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失真》(豆N?/R18/?)[上]

  
  
**现实向
大家好,我是喜欢VIXX 豆N的新人!୧(๑•̀⌄•́๑)૭(?
原名为《大婚礼》但因为改名无能所以改成这个!(?
抱歉!˚‧º·(˚ ˃̣̣̥᷄⌓˂̣̣̥᷅ )‧º·˚
今天凌晨绝对会把R18内容写出来的新人!(?
**

 
 
  *
 
 
  
  自从那该死的韩相爀在几年前说了那句无心的玩笑后,李弘彬总会在每个月的月底做一个相同却连续的噩梦。明明当时已经胖揍了韩相爀一顿,为什么还是会梦见车学沇跟自己挤在一张狭窄的单人床?
  
  “结婚这种事还是要跟喜欢的人一起……”
  
  “那么学沇哥跟弘彬哥结婚的话就可以了——”
  
  李弘彬拍拍自己的右脸,试图从打湿窗帘的春雨中寻找答案。
  
  噩梦中的车学沇穿着性感的豹纹连衣裙,成熟的红棕色波浪长卷发散在枕头边,古铜色的“女装丽人”毫无防备地搂着他的腰入眠,可是当他想转身推开对方的时候,他才发现对方的胸膛变得相当柔软,抱着他的手臂也似乎纤细一些。他还没接受“奇怪的哥哥变成女孩”的事实,房间外的其他成员竟然捧着一个诡异的婚礼蛋糕闯进他的房间,齐声欢呼庆祝他与身旁人结婚的喜事。
  
  湿润的春风吹进干燥的单人间内,李弘彬打了一个冷颤,回头看向紧闭的房门。今天这个噩梦已经是“进化”多次的版本,要说最初的版本,那就是HYDE时期的车学沇突然跟自己说要合住而自己马上拒绝了。为什么这个噩梦演变成今天的婚礼版本,他实在是没有一点头绪。
  
  即使再怎么样不爽,也要拿出专业的态度应对今天的MV拍摄。他用力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再次把噩梦的根因归咎在回归前的精神重压上。
  
  “弘彬啊,回归后你是不是要接几部剧的拍摄?这样的话必须注意身体健康啊。”
  
  或许是受到了噩梦的些微影响,坐在保姆车前排的李弘彬在车学沇嘱咐每个成员的时候盯着对方的胸膛。单薄的黑外套在他眼前晃了数回,没有莫名其妙的起伏阴影,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妙感。他的目光逐渐往下扫,土气的保暖紧身裤显出了舞者的小腿肌肉,他越看,双眉越皱,果然,车学沇感受到他那种不自然的注目后,便疑惑地拉上外套的拉链,问他是不是觉得自己的穿着有什么问题。
  
  并没有什么值得多看的地方啊。李弘彬转过头,敷衍了一句“没事”就戴上耳机。
  
  今天的MV拍摄出乎意料地顺利,所有成员的个人特写几乎都是一遍过,李弘彬瞧瞧爬到自己头上的蜥蜴,又瞟了队长车学沇一眼。站在导演旁看录像的队长没有保持绅士该有的仪态,而是像挑剔的主妇一样弯腰,边抱着蟒蛇,边跟工作人员闲聊哪个镜头灯光不足,哪个镜头路线跑偏了。
  
  “姨母”这个设定好像一直挂在这个唠叨的队长身上啊?
  
  MV拍摄结束,李弘彬以最快速度进入保姆车,想着挤出更多时间补眠,可惜的是,补眠并不顺利。因为短短的十五分钟里,噩梦再次缠身,这一次的“版本”更加过分,直接将他与长发飘飘的车学沇送到神圣的教堂里,两人站在韩相爀神父面前背所谓的誓言台词,他看着自己若无其事地说出“我愿意”,而穿着白婚纱的车学沇害羞地点头,伸出自己戴着白手套的左手。
  
  “你怎么满脸冷汗啊?”
  
  “……可能睡不好。”
  
  不得不说,李弘彬在看见身后那张担忧的脸后受到了第二次惊吓,梦中人的不同状态切换让他无所适从,他慢悠悠地端正坐姿,却听到坐在自己左侧的眯眯眼窃笑,久违的玩笑再度出现。
  
  “学沇哥跟弘彬哥真像夫妇一样啊。”
  
  “都下班了,这种玩笑适可而止啊!”
  
  跟上次面对摄像机录制花絮不同,李弘彬突然抓住韩相爀的衣领,累积的情绪使得他双眼迸出了愤怒的火花,他准备抬起膝盖,但手被后座的人一把扯开,不需要思考也知道手的主人是谁。
  
  “对啊,爀儿,适可而止啊。”
  
  不同于李弘彬的暴躁,车学沇的劝说显得有些温柔。软硬兼施下,被吓到的忙内爀连忙圆场,“我也就是随口一说而已嘛,以后不说了!对了,最近在焕哥有没有再作曲的打算……”
  
  引发噩梦的根源应该完全消除了?李弘彬别过脸,看着车窗倒映的自己,反正只不过是韩相爀一句玩笑。非要说一些间接原因,那就是车学沇的“设定”。
  
  “弘彬呀,我们快要回归了,像刚才那种举动,我不希望再看到喔。”
  
  这个可恶的照顾人的队长妈妈“设定”。
  
  作为男人而言,车学沇先生有时会不会温柔得不像话?会不会温柔得像……
  
  “哦,知道了。”
  
  为了掩饰噩梦带来的情绪不稳定,李弘彬收起没必要的遐想,他始终没有回头正视后座的车学沇,但他的脑海忽然清晰地浮现出对方的容貌,黑肤色,圆脸,单眼皮,一点儿也不可爱反倒显英气的鼻子,唇色又不浅,完全是普通男人的长相。
  
  莫非是体格问题?
  
  “所以你们跟对方说一声‘对不起’,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来,爀儿先说!”
  
  没想到坐在后座的车学沇十分“多事”,似乎是见他心情不好才提出让忙内line互相体谅的建议,李弘彬勉为其难地转过身,再次望向想钻进两座位之间的队长。队长的天鹅颈缩了缩,肩宽的长度也跟着变化。
  
  “抱歉,弘彬哥,我以后会注意的。”“噢,抱歉,我也太激……”
  
  路过十字路口时,经纪人司机一个急刹,原本要挤进两个座位的车学沇差点撞到右侧活动车门,他庆幸地揉了揉额头,然而李弘彬就直勾勾地看着队长的上半身窝在自己的怀里。
  
  “幸好啊,不然我的眉骨要遭殃了。”
  
  真的没有办法不去做这个噩梦啊。
 
 
  *
 
 
  李弘彬想,他大概不会再接近车学沇了。
  
  随着噩梦的升级,他已经不是守护宝嘉康蒂的王子大人了,而是野蛮酋长手下的战俘。“梦中的婚礼”过后,黑美人变着法子折磨他这个少爷,先是裸上半身出入宿舍,其次是如现实一样使唤他整理宿舍,最后就是……
  
  李弘彬朝大厅的抽湿机翻了一个白眼,春天的湿气蔓延到宿舍的书架衣柜,他在整理衣服的时候才发现搁置在书柜里的几个耳机出现了失真的状况。
  
  前天导演说MV的刀群舞有相当大可改进的地方,今天也必须到布景现场再拍摄素材。啊,为什么MV拍摄不是一镜到底?这样就可以省下很多时间补眠了。
  
  “不是要拍摄吗,怎么还不去洗漱?”
  
  标准的黑短发,脸也是再熟悉不过的“臭脸”,这家伙在梦里怎么就成了女人呢!李弘彬开始跟自己较劲,他没有回答队长车学沇的问题,反而朝队长身后的韩相爀打招呼。
  
  “噢,爀儿也起床了吗?你们都快些洗漱,要去拍摄啦!”
  
  眼看蹲在自己身后的队长终于站起身来,李弘彬也站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前还听见队长那绵长的嘱咐:“弘彬呀,你听到我说话吗?形象管理是很重要的啊……”
  
  “行了,听见了。”
  
  落地镜映出自己赤裸的上身,李弘彬拽下刚扣好的的皮带,啪地一声,皮带扣撞上落地镜支架,镜中只有歪斜的被褥。他从衣柜的抽屉里抓起另一条黑皮带,皮带却怎么都扣不住,他决定不穿什么流行的破洞牛仔裤,转而套上一条宽松款七分裤。
  
  刀群舞的拍摄需要所有成员统一服饰风格,而在拍摄前化妆师要根据每个成员的样貌来设计不同的舞台妆容,以达到“一人一色”的最佳效果。作为视觉的车学沇虽然明白这一点,但每次要等其他成员化妆结束,这让他有些不耐烦。
  
  自然而然,他的目光投射到坐在旁边的队长,这个亲切的队长正耐心地给造型师解释自己今天不戴戒指的理由。
  
  “因为MV拍摄手部动作很多,戴戒指反而会碍事咧。”
  
  “原来是这样啊……”
  
  “不是因为你减肥过度才戴不进以前的戒指吗?”
  
  李弘彬下意识的回嘴引来车学沇尴尬的笑容,几秒过后,车学沇干脆咧开嘴角,以开朗的表情回答:“什么减肥过度啊,不要乱说啊,万一姐姐觉得我精神不好打很多腮红怎么办?”
  
  “不打腮红才奇怪啊,脸跟手的颜色很不一致。”
  
  本以为队长会被他的毒舌气到表情扭曲,结果队长没跟他计较,倒是把自己的左手伸给他的胸前,修长的手指不知何时戴上一只男款戒指,“我能戴进以前的戒指,喏,事实胜于雄辩,我就是专业的模特儿。”
  
  李弘彬一个激灵,倏地站起身来,“差不多要拍摄了吧,走了。”
  
  “什么啊,拉比的眉毛还没画好……”“我去看中心胶带。”
  
  又不是出道一年的新人偶像,这个看中心的借口未免太烂了。李弘彬握住拳头,尽量保持镇定,因为队长无名指上的戒指已经让他浮想联翩。
  
  时间不是最好的安眠药,噩梦的最后就是充满情色的亲密接触,再这样下去,真的得疯掉。
  
  抱着下班出去喝一杯的心态,李弘彬极其认真地完成舞蹈,避免碰撞事故的同时保持表情管理。
  
  不过,这次的拍摄并不太顺利,他在第二段副歌走位时发现了领舞的队长动作快了半拍,没等他说些什么,队长便了然地举手中止拍摄。
  
  “抱歉,我快了一点点,可以的话就从副歌再开始吧!”
  
  伴随着导演的指示,所有成员都打起精神,再次踩准每个节奏点,可是副歌刚响起不过五秒,队长又向拍摄人员道歉。
  
  “对不起,可能我有些体力不支,刚才头比较晕。现在没事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我会做好的。”
  
  换作平时,李弘彬一定会悄悄跟其他成员调侃队长一句,今天,他却犹豫了。他沉默地弯下腰,双手压住膝盖。身处春天,穿着一整套西装还是会闷热。
  
  为什么要偷偷看我?余光瞥向我,所以才会罕见地出错两次?啊,靠,车学沇你疯了吗?
  
  意识到队长出错是因为自己,李弘彬变得心不在焉,之后刀群舞的拍摄恍如梦境,他只记得结束拍摄后,大家一起搭上保姆车,他连下车到酒吧喝一杯的事儿都忘了,一整个下午都没跟成员们聊天。
 
 
  *
 
 
  傍晚六时,宿舍大厅的窗外泛起斑驳的雨雾,李弘彬坐在沙发边整理耳机线,他也在尝试整理自己的思绪。比起队长无缘无故关心自己,他情愿相信是队长想要早些下班,所以才会忙中出错。
  
  “这个时间点还在这里,不像你啊。不是要去谈剧本了吗?”
  
  两个小时前出去的队长突然打开宿舍门回来,让李弘彬手中的耳机线结团,他匆忙地戴上耳塞,换了坐姿,背对玄关,“公司已经谈好了,几个月后应该去剧组拍摄了。”
  
  “我刚才也接到了一个剧组邀约,终于可以再展我的演技啦!”
  
  “原来如此。”“噢?元植儿是肯定不在这里啦,可是泽运呢,还有在焕呢?怎么爀儿都不见了?”
  
  “明天休息,所以他们出去放松了。”
  
  “也对,大家有单人间,而且现在也算下班了嘛。”“嗯。”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至关门声将其掩盖,李弘彬才愿意回头望向空无一人的餐桌。安静的氛围更容易令人胡思乱想,他开始以背诵专辑其他歌曲的歌词的方式转移注意力。
  
  “摆脱既定的规则 你令这熟悉的关系充满紧张感 my va…”
  
  这种时候就不要唱奇怪的情歌了!
  
  “砰”的一声,李弘彬将珍藏的耳机砸到餐桌上,一瞬间恢复理智后,他又盯上关着门的单间。
  
  队长没有开门指责他。
  
  他收起耳机,如往常一样回到自己的单间,昏暗的单人床上没有躺着一个卷发黑美人,她也不会扯着内裤边缘问“我最爱的弘彬偶吧回来了吗?”
  
  活生生的“真人”就在这附近,“幻想”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出来。
  
  李弘彬对着床头踢了一脚,花了几分钟才下定决心到酒吧喝上好几杯。刚打开房门,他就听见卫生间的水声,顾不上对人影打一声招呼,他冲到玄关的鞋柜旁,穿好皮鞋便握住门把手使劲,可是门锁毫无反应,不管他扭了多少次反锁。
  
  “吵死了。”
  
  冷冰冰的语气与之前那种温暖的体贴形成强烈对比,李弘彬深呼一口气才反应过来,宿舍的门锁早就换成更保险的指纹锁。
  
  “抱歉,哥啊,我出去了!”
  
  “对我有什么不满就说出来啊。”
  
  与冷淡的语气形成对比的还有湿答答的脚步声。
  
  “也不是这么说,我对哥没有不满。”
  
  李弘彬抬头望向宿舍的天花板,他突然捡起抛弃已久的礼貌,尽量不管只围了一条浴巾的哥哥。
  
  梦见跟性感漂亮的长发哥哥结婚这种事怎么说得出口?哪怕以开玩笑的语气说出来,对方也会觉得荒谬,甚至还会说什么“你的女装比我更可爱”来作无休止的辩驳。
  
  况且噩梦的内容越来越过火,多说无益。
  
  “讨厌跟其他成员一起住吗?”“没有。”
  
  “讨厌我吗?”“……不是。”
  
  “不想再做组合吗?”“……也不是,别问了。”
  
  “交女朋友了吗?”
  
  李弘彬一听,终于回过神来,而车学沇完全捕捉到他诧异的目光,语气更为凛冽,“果然,不过你出去要注意点儿,出了问题我可不放过你。”
  
  问题就在你这家伙的身上!
  
  李弘彬刚要说出实情,眼珠一转,又抿起双唇,以一种惯有的“没大没小”态度逼近眼前的哥哥。
  
  湿漉漉的黑发粘在那张巧克力色的小脸上,还真的比红棕长卷发更合适。微卷的刘海遮住凤眼,注意力好像只能转移到湿润的双唇上。
  
  没救了,真的没救了。
  
  “噢,原来你知道我有女朋友啊,没想到队长这么关心我私生活。”
  
  “哈?你在说什么?!我只是……”“我只是开玩笑而已,所以我现在可以去找我的女朋友了吗?”
  
  “……与我无关,随便你!”“好啊。”
  
  玄关的鞋堆一动不动,李弘彬象征性地转过头,确定没有其他人闯进宿舍便伸手搂过车学沇的肩膀,平坦的胸膛和结实的肱二头肌提醒他,眼前的哥哥是与自己没什么不同的男人。
  
  “什么啊!走开……”“我没有‘女朋友’啊,但是最近总是梦见你,所以我们抱一下好了。”
  
  “梦到我所以抱一下我是什么意思啊!啊西,李弘彬你这个疯子!放开!”“呀你别揍我行不行?”
  
  “竟然敢说‘呀’!”
  
  激烈的推搡中,李弘彬感觉自己的皮带扣勾住了某些东西,他用力一扯,一条白色的浴巾就掉在地板上。
 
 
  *
 
 
  “弘彬啊,在吗!我买了好多东西……啊!”
  
  提着三袋零食的成员李在焕在进入宿舍后被地板上的水渍滑倒,他揉着后背,还想抱怨弟弟的不卫生,却看见左手肘压着一条浴巾。
  
  这条浴巾……应该是学沇哥的吧?
  
  
  
  

评论(11)
热度(46)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