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发色》[中](REO/R18/?)

*只要一H就会地球爆炸的设定…?
明天再写全H好了…

前情提要:[上]
  
  
  
  
  整整三天,金元植才理清状况:现在回归的概念是锁链,而不是香水;概念照早已拍摄完成,MV也在后期制作,只剩下宣传打歌的环节。
  
  根据他对坠落的回忆,三天前应该是因为在取悦恋人时,恋人说出了“要爆炸”的危险话语,从而引爆了某些奇怪的开关,他不得不顺着黑暗漂流来到了这个超现实世界,重复三年前做的事。
  
  要怎么才能回去三年后的美发屋继续做没做完的事啊!会不会每次跟泽运哥做的时候就碰到地球爆炸啊!
  
  “…你怎么了?”
  
  在回归舞台的彩排上,郑泽运发现金元植表情凝重。和往常一样,他问了对方是不是睡眠不足,但对方只顾练习走位,努力展示自己的舞姿,根本不理会他的询问。彩排过后,郑泽运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休息室,而那个认真的弟弟正研究白胶带的效用,比划自己锁骨上的纹身。
  
  “啊,泽运哥,您好!”“……”
  
  趁其他成员不在,郑泽运故意坐在金元植的对面,想起这个笨蛋弟弟主动哀求自己的画面,他不禁有些得意。自MV拍摄前,黑发弟弟每天都会给自己弯腰鞠躬,提出要在狭窄的杂物间做那种事的要求,而自己翘着腿,理所当然地拒绝了他的哀求。
  
  可是好景不长,黑发弟弟在三天前似乎放弃了“野战”的念头,投身打歌宣传,忘记了被撩拨得躁动的金发哥哥。
  
  “…拉比呀,你在干什么?”
  
  “在想《锁链》的舞步,哥跳得很好,我也要向哥学习了。”
  
  金元植不着痕迹地回避郑泽运的问题。
  
  其实,金元植非常清楚今天要发生的“野战事件”,为了修正历史,他决定忍痛割爱,走出休息室。
  
  “我总觉得自己退步了,成员们也快回来了,哥休息一下吧,我再去练习。”
  
  “你,你在捉弄我吗!”
  
  令他意外的是,郑泽运红着脸,穿着演出的白色西服就把他拉进休息室的后门。
  
  按照历史的轨道,原本是由金元植本人拉着害羞的郑泽运走进后门杂物间,再由金元植本人解开两人衣物,但历史出现了些微错误,主动褪下衣物的人竟然是一直被动的郑泽运。
  
  赤身裸体的人摆出不惧寒冷的姿势,在狭窄的空间里尽力挺胸,红色的颈圈充满了情色的味道,那个人不适地拉着颈圈,“…我,我答应你好了!就一次!快点…呀!”
  
  金元植勉为其难地给眼前人披上外套。
  
  “哥不能跟我做这些事!”
  
  “啊?为什么!你……!”
  
  “可能哥没有记忆了,上一次我们要做的时候地球就爆炸了,我就莫名其妙地来到这里,也就是回到过去了!”
  
  听了这番解释,郑泽运的表情从惊愕到恼羞成怒,显然不相信金元植的随口胡诌,一种“他就是要我主动邀约吗”的想法从他的脑海中掠过,他恼怒地咬住下唇,还是选择主动抱住混蛋的脖颈。
  
  “我已经做出让步了,为什么元植还要这么过分……”
  
  “不是,泽运哥,我说的是真……”
  
  “你根本不明白我的心情!”
  
  郑泽运干脆将身子贴到眼前这个混蛋的胸膛,双手探进混蛋的西裤,一边揉搓逐渐发烫的部位,一边咬混蛋的左肩。
  
  “我……我就是太喜欢,太喜欢你才愿意……元植太过分了!”
  
  还没来得及欣赏恋人那张泫然欲泣的脸,休息室的后门就被一阵猛风吹开,巨大的噪音从广播传来,金元植下意识将人抱在怀中,不料刺目的光芒开始灼烧他的眼睛,他不得不抬手遮眼。
  
  “不会吧!”
  
  强光渐渐,世界恢复了平静,金元植小心地睁开双眼,怀中人消失不见,而自己依然站在休息室后门,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看见发色保持乌黑后才敢松一口气。
  
  果然穿越时空这种事可一不可再,一做十九禁的事就会引爆地球真的太荒谬了。金元植拎起西服外套,拉开后门,“我的泽运哥在哪儿呀?”
  
  “嗯?你从哪里找来这套白西装…还不快去换了?”
  
  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郑泽运,金元植马上反应过来,他挤到这个想散发热气的哥哥旁边,给对方擦干被汗濡湿的短发,“怎么不见其他成员呢,对了,哥怎么流这么多的汗啊?”
  
  “……好像是你把他们赶出去的。”
  
  凌乱的黑发下,那狭长的双眼氤氲着水汽,左耳上的银耳坠闪着别样的光芒,金元植觉得头皮发痒,他下意识地挠后脑勺,这个动作却被郑泽运解读成其他意思。
  
  “不行,刚才已经做过一次了,还有半个小时我们就要演出了,我很累。”
  
  没有什么比恋人慵懒的姿态更有诱惑性了,金元植握住对方的手,不断地看向时钟,像要做一个艰难的决定。
  
  泽运哥对我说的“太喜欢了”是不是一条导火线呢?怎么我又从锁链时期跳到炸药时期呢,虽然哥现在跟我发色一致也很高兴,可是每次看到却吃不到实在太烦了啊!
  
  “不管了,哥啊,我们再做一次好了!”
  
  “什么啊,不是说了不要了吗?”
  
  行动永远比话语要快,金元植将郑泽运推倒在沙发上,扯开对方的黑T恤,掰开身下人的双腿。
  
  “说了不要啊…快走开啊……”
  
  或许是考虑到演出,郑泽运一直推搡逼近自己的双肩,直至那道炙热顶住自己的双臀,他才缓缓地别过脸,收回抗拒的双手,准备承受第二次冲击。
  
  这在历史轨道里是没有发生的事件,金元植已然被情欲控制,顾不上修正还是改变的事,他将抬头的炙热挤进身下人的体内。
  
  “唔嗯……”
  
  身下人咬住自己的手指,尽量不发出呻吟声,见那张汗津津的脸庞泛起微红,金元植握住了对方的手腕,希望对方说出那句咒语。
  
  “哥快说喜欢我吧。”“不说……”
  
  “喜欢到接纳我的任性,哥不是很喜欢我的吗?”“才没有!”
  
  身下人忽然收紧双臀,这让金元植差些投降,他按住那个傲娇恋人的双手,慢慢引导对方,胯下的动作却变本加厉,“…噢,原来是我一直单恋泽运哥啊,我明白了。”
  
  “你放开我……”
  
  身上的热汗滴到自己的嘴唇,郑泽运马上抿起嘴来,而金元植握起他修长的手指,轻吻他的手背后又咬住他的指尖,“嗯,是我太喜欢哥了,我知道。”
  
  两人本该享受这种浪漫表白的时间,可是休息室的天花板浮现出巨大的裂纹,这回反而是郑泽运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他紧紧抱住自己身上的人,尝试翻过身来,可惜从天花板掉落的一捆捆电线砸中他的额头,他迅速失去了意识。
 
 
  *
 
 
  “泽运哥,泽运哥…!”
  
  听见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郑泽运睁开疲惫的双眼,后现代设计的白色圆桌横在他的面前,他抬头望了望,阳光被百叶窗分割成整齐的十六等分,西北角的落地盆栽枝叶旺盛,而自己则坐在会议室里发呆。
  
  “刚才哥在会议结束后睡着了,是不是因为音乐剧的收尾加上要回归的事,所以还没恢复过来?”
  
  坐在他身旁的金元植敲了敲手指,他迷茫地点点头,“《玛塔哈丽》还没有结束公映不是吗,我还要继续……”
  
  “不是吧,哥在开我不了解你的玩笑吗?那已经是前年的事情了,最近你不是忙《最后的吻》吗?”
  
  《最后的吻》?那是什么?前年的事?昨天我不是还在上班吗?
  
  郑泽运瞥了石英钟一眼,“今天是几月几日?”
  
  “今天是三月十日啊。”
  
  “怎么可能……现在是2016年吗?”“哥怎么还在开玩笑,我们快出道六周年了,现在是2018年啊。”
  
  穿越到未来新世界的可能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郑泽运不可置信地看着顶灯摇头,刚才与金元植一同经历生死的体验仿佛全是虚构的,他沉默地推开椅子,走出会议室。
  
  “哎,泽运哥,你要去哪儿?”
  
  金元植匆匆跟上他的步伐,他却摆出不耐烦的神色,让对方尴尬地站在楼梯间。
  
  再气也不应该气恋人,郑泽运转过身,仰视跟在身后的人,“我想回家睡一会儿。”
  
  “那么,哥不要忘了下周我们一起去做造型的约定啊!”
  
  “再说吧。”
  
  他加快步伐,层层螺旋的阶梯隐去了他的身影。
  
  
  

评论(18)
热度(66)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