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心上人》(REO)[R18/中]

*元植日快乐啦
明天继续🙋(春节不打烊
 
 
 

  
  
  
  金元植丝毫没有感受到秋天的凉意,或许是校道两侧的树荫太茂密,遮阳挡风,他穿的格子薄外套才会浮现出一大片汗渍。这个天使扶着那受伤的幸运儿,抄了近路,快步走向校南的保健室,路程并不算远,可是他搀扶的家伙一脸的不好受。
  
  “泽运哥,你没事吧?”“很痛……”
  
  “坚持一下,还有两分钟就到了。”
  
  树影斑驳,凉风却透不进来,金元植深呼吸一口气,忽然,右耳发痒,他转头一看,才知道幸运儿凑过脸来,用鼻尖蹭着他的耳廓。似乎察觉到自己这么做十分失礼,幸运儿半睁开眼,缓缓转过红脸,视线转移到自己的右手。
  
  怎么回事啊!
  
  金元植没有说话,内心却给幸运儿打了一个-10分。普通人不能抵住恶魔的诱惑,无可厚非;可是幸运儿就不应该犯这种低级错误,如果再这么下去,预备役的位置就要再考虑了。
  
  他烦躁地推开那个前辈的手臂,对方怔怔地站在一旁,不等对方开口问“怎么了”,他就背向那人,单膝下蹲,压下自己无来由的愤怒:“这样走太久了,我背你去!”
  
  外套像一张贴纸一样粘住自己的后背,另一种体温燃烧着金元植的神经,他却不能对这个幸运儿做些什么,毕竟,这些困难都需要背上的家伙自己克服。
  
  走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把人送到保健室门口。圈住自己脖颈的手臂开始变凉,身上人的体温逐渐恢复正常,金元植才愿意放下对方,换回平时的语气:“到了,泽运哥进去找保健医就好。”
  
  他没想到自己的下巴会被幸运儿的嘴唇轻碰。
  
  “元植陪我进去……”
  
  保健室的附近倒有些荒凉,种类繁多的植物伸展枝叶,快要盖住歇息用的石墩。金元植眨眨眼,看出幸运儿瞳孔里的红色,他摇摇头,“哥可以自己去看。”
  
  “为什么啊?”“我在外面等你。”“我不要!”
  
  幸运儿的双眸冒出怒火,他揪住金元植的衣袖,又感觉纠结地放开手,他低下头,干净白皙的脖颈开始泛红,“我,我想要元植,元植,为什么总是……”
  
  这一次算得上失去资格了。
  
  在金元植眼中,这个幸运儿快要被恶魔彻底蛊惑心智,浑身散发出一种极其危险的红光,他眯起双眼,决定动用圣光,消除幸运儿的所有记忆。
  
  但他停住了手。
  
  眼前人穿了素衣,以十分纯净的目光观察他,像是好奇,又像在渴望什么,身后的白翅膀抖了抖,细细的羽毛在空中漂浮。
  
  “元植不愿意跟我待在一起,是,是因为什么啊?”
  
  被一瞬而过的美景掠夺心神,金元植揉揉鼻子,将双手收在背后,回答也变得磕巴,“没有,啊,泽运哥,不是,因为我进去会打扰到医生。”
  
  “什么打扰……是你陪我来的。”
  
  幸运儿郑泽运握住他的手腕,用脚踢了保健室的门。金元植目睹了医生给幸运儿正骨擦药的过程,幸运儿一声不吭,只是呆呆地看着站在门边的他。
  
  离开保健室后,幸运儿的右肩缠了一团纱布,他倒是看着那团纱布出神了。因为,这抹雪白让他想起那一瞬间。
  
  被选为幸运儿的人类往往是通过考验才具有“神性”,才会拥有“神形”,可是那一幕没法用这种程序来解释,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们先回宿舍吧。”
  
  平时,多半是热情的天使先提出这种共同行动的要求,而这一次是冰山幸运儿提议要回宿舍,金元植反应过来后便环视周围,确定没有其他人路过这里才开口:“哥不回去观战吗?”
  
  “不回去。”“好吧。”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在校道上,金元植满怀心事,路过的后辈们被走在前头的郑泽运吸引目光,跟在后头的他便挥挥手,让身边的人们清醒。
  
  一路无言地走进宿舍,金元植率先给伤员开门,就在这一刻,更为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原本穿着素衣的天使竟然变成长出犄角的赤身恶魔,那条尖尖的红尾巴差些甩到金元植的脸庞。
  
  他试图抓住尾端,却一个踉跄,扑住“幸运儿”的后背。
  
  “啊!”
  
  郑泽运惊讶地回过头来,肩上多了一颗毛茸茸的红脑袋,他紧张地站直身子,“元植,你怎么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即便是与恶魔交锋多次的能天使,也不能马上明白现在这种状况。人类为什么时而是天使,时而是恶魔?金元植粗鲁地嗅了嗅眼前的幸运儿,却没闻出什么邪恶的味道,他尝试着慢慢抱住眼前人的腰,期待着怪奇现象的第三次出现。
  
  “元植……是在回应我吗?”
  
  幸运儿的语气夹杂着高兴,但金元植的眼神却变得凌厉。
  
  他不是不知道幸运儿对自己的感觉。
  
  但作为天使,应当对所有人都抱以和蔼可亲的态度,神爱世人,天使也不例外,这一点,在幸运儿通过考验以后也要清晰地说明。
  
  “哥啊,我想问,如果,也就是假设,我不能接受哥一直以来对我的好意,你会怎么办?”
  
  “什么?”
  
  “泽运哥,我说,我不能喜欢你。”
  
  随着呼吸声的加重,气氛变得尴尬,金元植抬起头来,发现那道宽肩在微微颤抖。感觉肩上的重量消失后,郑泽运更是一把推开他,跑进卫浴间,哗啦啦的水声传到宿舍,他跟着走进,敲敲隔间门,“抱歉,泽运哥,我不是故意的。”
  
  “我……你……你果然,果然就是喜欢,喜欢在焕,对吧?”
  
  清澈的嗓音被水声打得断断续续的,靠在门边的金元植一听,笑着摇头,“不是。”
  
  “那,那为什么啊?”“没有为什么,我知道泽运哥对我很好,可是,我不可以喜欢你。”
  
  “为什么?”
  
  隔间门猛地被拉开,金元植差些就摔到瓷砖地板上,花洒喷出的热水浇湿了他的薄外套,无数朵水花在他的布鞋边绽放枯萎,他拨开湿刘海,看见那个幸运儿只穿一条遮盖的内裤。
  
  “为什么不可以?”
  
  “负一百分。”
  
  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金元植不知道自己开始失去耐性,他伸手扭了开关,“泽运哥的这种行为,我不喜欢。”
  
  “什么啊…不喜欢我,那,那当初要对我这么好?”“对人好,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可是……”“哥还是先冷静一下吧。”
  
  “什么啊!”
  
  这一次,郑泽运眼里闪烁着泪光,他痛苦地捂住眼睛,“元植一直在对我隐藏自己,为什么啊,我已经,已经这么努力……”
  
  “因为哥是被我选中的‘幸运儿’。”
  
  水雾缭绕之间,他握住那个预备役的手腕,忍不住说出了真话,“只差一步而已,哥就可以跟我一样成为神,可是看到你这么伤心,现在,你……”
  
  幸运儿不觉得他说的话有多夸张,反而倾身吻住他,回以更坚定的眼神。
  
  “我不需要!
  
  “我只想跟你,跟你在一起啊……”
  

评论(8)
热度(25)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