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西西弗斯神话》(Reo/LR)[R18/上]


  
*这个修改真的不是修改了,简直是RESET
(原文不建议观看
注意:吸烟有害健康。
  
  

  
 
 
  
  “当一件事荒谬绝伦到一种程度,这件事就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今天下午六点,郑泽运穿好西装革履,跟着青龙会的“龙头”走出堂门。蝉鸣在傍晚后仍然扰人,夏日热浪拂过公路,一辆崭新的银灰跑车停在两人面前,郑泽运看看跑车颜色,又瞧了旁边的老大一眼。
  
  这年轻的青龙会龙头昨天刚染了一头夺目的银发,虽然也穿着黑西装白衬衫,但完全不像一个斯文人。至于所作所为,更不像一个风度翩翩的绅士,因为一上车,他就开始猛踢司机的座位。
  
  “怎么回事儿,晚点了买家走了,你负责是不是?”
  
  “我也是按照元植哥你的要求去取这台车而已。”
  
  坐在副驾驶座的郑泽运沉默地扣好安全带,他瞟了司机一眼,又拍拍方向盘,示意赶路。跑车转了一个弯,驶回公路,成群结队的路灯化作一缕金线,跑车急速穿过一条条漆黑的隧道,在光暗切换的缝隙内,郑泽运擦了擦自己的额汗,点燃一根香烟。
  
  他等得太久了。
  
  五年前,缉毒队派往青龙会的朴情报员因病退出,刚成为警察的新手郑泽运便被上司安排接手朴情报员的工作,以小混混身份进入青龙会,想方设法获得这个社团的“交易证据”。
  
  怕自己的嗓音会被混混们取笑,他干脆选择寡言少语,在行动上更像一个混混。街头斗殴拼命次数多了,让当时的龙头赏识,前年被提携为现任龙头的左右手,现在终于等到一笔可观的“大买卖”。
  
  这一刻真的等太久了。
  
  “哎,我被你勾起烟瘾来了,泽运哥,你怎么负责啊?”
  
  现任青龙会龙头金元植,年仅26岁就坐上这个位置,是前任龙头是提拔上位的狠家伙,性格古怪,不过感觉到这老大重视下属的一面。郑泽运转过头,从口袋拿出烟盒火机,给老大点烟。
  
  “那我给你点一支。”“不用了。”
  
  这个老大抽走他叼着的香烟,“怎么味道甜甜的,哥吃什么了?”
  
  “这支是爆珠,换口味。”“原来如此。”
  
  差点儿就露馅了。
  
  郑泽运收起烟盒,车后镜内的老大平静地吞云吐雾,仿佛没发现什么。烟盒里只有三支特制的“叶子烟”,其他都是普通的“爆珠烟”,之所以要留三支特制烟,是为了应付刚才这种突发情况。
  
  但也用不上,因为那家伙没发现不对劲。
  
  跑车停在货仓码头的石墩边,郑泽运率先下车,环视一周,买家从东南向的灌木丛出现,手提一个十寸手提箱。坐在车后座的金元植推开车门,弹开烟蒂,跟买家友好地握手,正当他拍拍后备箱准备交货时,警车的鸣笛声从码头的某一角响起。
  
  买家质问那个黑社会龙头,“怎么会有条子?”
  
  “妈的,真倒霉!交易取消!泽运哥,爀儿,我们走!”
  
  买家登上早已准备好的快艇逃跑,而银发龙头与司机转身溜进车厢,郑泽运跟着龙头坐在车后排,千钧一发之际,司机却怎么也没法点燃引擎,眼看一群穿避弹衣的条子靠近,司机决定弃车,握起手枪逃向灌木丛。
  
  新手警察为了破获大案而蛰伏五年,变成一个不苟言笑的混混,这对穿着避弹衣的警察同僚来说,是不可置信的事吧?
  
  郑泽运跟在两个黑道身后,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他打出的几发子弹只是伤及“条子”的四肢。
  
  三人躲到红货仓后,司机的左手在枪战中不幸受伤,龙头脱下外套,给这手下简单包扎,郑泽运靠在货仓边缘,听见警察高呼“放下武器马上投降”后又盲打几枪,弹匣也就在这关键时刻空了。
  
  “你们赶紧走!”
  
  他扔掉手枪,不刻意压低声线地朝旁边的龙头和司机大喊,清亮的嗓音无疑是枪林弹雨的引子,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后背有子弹擦过的烧痕。
  
  “不行,要走一起走!爀儿,你先去联络!”
  
  龙头把自己的武器抛给司机,踢了司机一脚,趁司机先行走远之后勾住了郑泽运的肩膀,“哥啊,别担心,这种状况该来一口烟!”
  
  “都这个时候了……”“帮个忙嘛,泽运儿。”
  
  “那边的嫌疑人!请速速放下武器投降!”
  
  淡红色的层层晚霞逐渐转变成紫色,啪嗒一声,打火机窜出橘黄色的火苗,一支白色的薄荷爆珠烟头星点闪了又闪,烟雾拉近了两人脸颊之间的距离,朦胧中,郑泽运却看清了龙头那双锐利的眼睛。
  
  “这次的烟味道有些不同,一点也不甜了。”
  
  “是吗?”“要不你抽一口,我再抽?”
  
  “我不抽叶子。”
  
  郑泽运抬起左手,给手枪上膛,枪口直指眼前这个龙头的太阳穴,“青龙会龙头,金元植,因涉嫌跨※国※毒※品交易等重大犯※罪被捕。”
  
  燃烧到一半的烟蒂摔在水泥地上,郑泽运按住了这个龙头的肩膀,干净的名牌西装沾了许多泥浆,被他按住的龙头仿佛产生了幻觉,不仅没有愤怒,在戴上手铐以后还盯着他哈哈大笑。
  
  **
  
  带上警员证的郑泽运走进警务大楼的某一间办公室,办公桌旁的前任上司早已换成了与他同期的同僚。这个同僚一见他便用力鼓掌,嘉奖他的英勇之举。
  
  “泽运啊,我们抓住了一个买卖毒品的跨国集团,上头特地让我转告你,这一次你做得很不错,一定连升四级!”
  
  “是吗?”“别苦着脸嘛,笑一下。下班后我们要不去喝一杯!”
  
  郑泽运的脸上终于恢复了一些微笑,他整理了自己的警服衣领,向昔日同僚敬礼,上司跟着笑笑,像老师一样,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这让他想起那个混账黑社会常对他做出的称赞。
  
  “对了,学沇,金元植这家伙呢,判决如何?”
  
  提起“金元植”,上司的脸色骤变,“噢,他嘛,也被关进去了呗。”
  
  “多久?”“泽运你就别担心这个,我们一定会保证情报员们的安全,你可以选择升迁留在警队做文职,也可以光荣退休啊。”
  
  “他脱罪了吗?”
  
  怀着最后一丝希望,他望向顾左右而言他的上司,结果,上司默许似的点点头,“那天我们搜了很久,车后箱只有十公斤——面粉而已,加上他没有武器,只能以扰乱治安为名拘留他一会儿。”
  
  “你说什么?”
  
  郑泽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周前,他第一次被那家伙带往“工厂”取货,整个过程中,那家伙验了两次货,确定之后才把十公斤的真“冰”放在行李箱里,他也有嗅过自己手上的粉末,的确就是“冰”。
  
  那为什么没留下任何证据?
  
  “泽运,你不需要自责,你的职责就是缉毒,掀翻青龙会不是你的任务,会有刑侦队的其他同僚帮忙的,别担心。要不,你试试去做文职,怎么样?”
  
  “我再考虑看看。”
  
  郑泽运轻轻带上办公室门,冗长的走廊回响着他的脚步声,他走进更衣室,想换下警服,可是手颤抖得很,怎么也解不开脖颈前的那颗纽扣,他掰开柜门,从便服的口袋里拿出一盒烟来,坐到木凳上就点烟。
  
  那家伙一定得杀了自己,可能下个路口转角处的垃圾桶里就装着自己。郑泽运踩灭了一支烟,又点燃另一支,这是他做混混时养成的习惯。
  
  “为什么你躲在树荫下?”
  
  还没成为龙头的“少爷”金元植碰到刚进帮会的郑泽运,当时的郑泽运苦于没有任何门路,没法获取更多有用情报,为了让自己更像一个混混,他学着其他人一样点烟。
  
  “跟你没关系。”“真冷酷啊,我喜欢。”
  
  金少爷干脆坐到他的旁边,跟他抬头望天,阵阵凉风吹过,热汗浸湿的T恤被吹得没有褶皱,他摇摇头,站起身来踩灭香烟。
  
  “你叫什么名字啊,要不以后我罩你?”
  
  坐在一旁的金少爷抬起头,颇为天真地说道。他没搭理这个莫名其妙的人,转身想走,却被这少爷说的一句“我叫金元植,以后我们是兄弟了啊”拦住了。
  
  “我比你年长。”“那我叫你哥不就好了,泽运哥!”
  
  这回他惊讶了,“你怎么知道?”
  
  “老头子昨天告诉我,有个小伙子帮他挡子弹,我就想是什么样的叔叔大伯呢,没想到,是个帅哥。”
  
  金少爷捡起那个扁烟蒂,“别把烟头扔进草坪里,很容易着火。”
  
  “哦。”“留个号码嘛,以后我们一起出去玩。”
  
  一来二往,他便跟这少爷熟悉了,快速上位后,获得情报和收集证据也变得容易了。
  
  掐灭了烟盒里最后的一根烟后,郑泽运换好了白T恤牛仔裤,将警服塞进柜子里,带着警员证便走出更衣室,前往地下停车场。
  
  连升四级,也就是普通巡警变成警卫,这种晋升机会绝非常有,如果把握不住,将来一定会后悔。郑泽运走向自己的摩托车,发动引擎后,他仍然思考这个问题。
  
  万一呢?
  
  白色摩托车在公路上飞驰,不一会儿,公寓楼影开始浮现,他握住离合,试图减速,右侧却被一辆红色跑车碰撞,摩托车顿时失衡,他整个人便摔在一个街角的拐弯处。
  
  右胳膊被蜡青路面刮了一层皮,郑泽运咬咬牙,勉强自己站直身来,停靠在他附近的红色跑车不断鸣笛,戴着头盔的他摇摇晃晃地走向那台红车,不等他喊“下车”,车窗便自动降下,坐在驾驶座的那个人朝他露出一个笑容。
  
  “抱歉啊,你跟他长得真的,太,像,了。”
  
  跑车司机甚至伸长了脖子,郑泽运才从昏暗的灯光中看清这个人。这个跑车司机嘴边叼着一口烟,说话时还不忘往他的头盔镜片吹气。
  
  “这边飞车党很多,我是管这里的,有时候很头疼啊,要是我认识的那个人能回来就好了。”
    
  “……”“可惜啊,他选择跟我完全相反的一条路,我就来这边碰碰运气。”
  
  跑车司机吐开嘴边的烟蒂,伸手抬起郑泽运的头盔镜片,他感觉到自己上扬的左眼角边落下一道血流。
  
  “真的,你太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猫抓老鼠的追逐游戏好不好玩啊,泽运哥?”
  
  “我是警察,你是混混,我抓你,他妈的没错……”
  
  说完这句话后,郑泽运便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晕眩,不是因为眉骨被撞破了,而是因为刚才的一盒烟。
  
  那盒混了特制烟的烟盒,他忘记扔了。
  

评论(14)
热度(36)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