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心上人》(REO)[R18/上]


*联动《杯中仙》的实验
 
 
  

   
   
   
  “你这混蛋识趣的话,就马上解开我手上的枷锁!”
   
  自新学期开学以来,大二生金元植就被一个特殊的大一生骚※扰了一周。
   
  这名大一生随时在金元植身处的任何一个地方出现,但他却不愿意给这家伙解开所谓的枷锁,九月末的今天也是如此。他坐在露天咖啡厅,挠挠刚染的红发,不耐烦地翻看书本,“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把手链给了相爀,他怎么用是他的选择,您找我没用。”
   
  “怎么,现在是神的化身做我才干的勾当,还给我演正义使者?”
  
  大一生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他拉开藤织椅,坐到大二生的对面。金元植抬眼便见新生那“伤痕累累”的脖颈,他不禁笑了笑,“看来您吃了不少‘甜头’啊。果然,我没看错人,相爀真不错。”
   
  “你最好笑到明天,”大一生推开对方手臂旁的空咖啡杯,“你不给我解开就算了,我还是会有办法的!”
   
  “在焕哥,我想,你应该知道,恶魔在人间逗留得越久,魔性就会越发降低。”
   
  金元植合上书本,语气没有开始的诚恳,他朝对方的脸打了一个响指,那条金光粗手链换了轻薄的时尚线款,“相爀为了靠近你,甚至连命也不要,他不会被你同化的,省省吧。”
   
  “我可不在乎他这个白痴!”
   
  大一生“在焕”不悦地起身,圆领T恤遮盖的锁骨同样布满瘀痕,“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想借我来爬上去?你才该省省啦!”
   
  大一生转眼间便消失无踪,金元植揉揉眼睑,他怀疑自己的眼角是因为最近的骚※扰才变得下垂,即便如此,这张脸还是人类眼中的“帅气”,不一会儿,一个漂亮的女生坐在他的对面,问他要人类最近流行kaotalk账号。
   
  有时候,金元植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是错误的。
   
  一年前,为了履行上级交付自己的“物色潜力股”任务,作为能天使的他选择一副好皮囊来到人间,以为这样就能一眼分辨出人类的本质,谁知人类偏偏可以做到心口不一,实在是没法选出一个可上天界的好对象。
   
  期限即将到来,这次任务如果失败,职阶便会直降一级,身后的翅膀数也会减少,到时候就会跟那群资历浅的大天使一起做杂务。金元植实在不想再回忆做粗重活的经历,他决定另辟蹊径,以降服地狱的一只恶魔作为谈判资本。
   
  “我的kaotalk账号吗,就是这个……”
   
  金元植回过神来,朝陌生女孩笑笑,从卫衣口袋拿出手机递给对方,但手机被人一把抽掉,他顺着那只修长的手往上望,认识的人类就站在自己旁边。
   
  “你认识她吗?”
   
  “…啊?不是,泽运哥,她问我要,所以我给她,这没什么吧?”
   
  “你……那就不要无缘无故跟陌生人搭讪。”
   
  拉起天使就离开的人类名叫“郑泽运”,大三学生,身长一米八三,容貌端正且过人,被称为“难得一遇的冰山校草”,体育社前社长,是能天使一直在留意的“预备可选对象”。
   
  之所以这名“校草”是金元植心中的“预备役”,是因为一年前就认识了这个人类。刚开始,“校草”的表现还算不错,但随着时间推移,这个校草表现得越来越一般,偶尔还会出现说谎、暴怒,以及嫉妒人的情况。
   
  现在就是“预备役”暴露嫉妒的时刻。金元植捏着下巴,观察这个人类,开始对他下评语:因为自己的风头盖住这个校草的威风,所以校草感到嫉妒了。
   
  从考95分的优等生滑落成考70分的中等生,金元植不得不为郑泽运感到可惜,预备役的嫉妒行为在他心中被扣了0.5分。他顺手搓搓预备役的后脑勺,以示对方应该再接再厉,结果郑泽运转头就瞪了他一眼,往他额头弹了一记,70分就变成了69分。
  
  去年初春,暂时化为人类的金元植初到大学,为了让自己更像一个人类,他模仿其他新生,拉着一个行李箱,穿着加大码的T恤长裤,顶着一头白发在校园里穿梭,寻找可选的幸运对象。
  
  人来人往,他穿梭于校道操场,终于在这一天的下午找到了一个满意的对象。金元植在炫目的阳光下看出那个幸运儿身上的“神光”,他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挤开几个围在幸运儿身边的女孩,像小孩一样问对方D栋宿舍楼在哪。
  
  “我带你去吧,我住在那里。”
  
  幸运儿虽然怕生,但脾气好;说话声音小,但胜在有条理。性格颇为善良,因为这幸运儿知道后辈与自己同住一个宿舍后,会帮忙整理书桌行李。
  
  安顿下来后,金元植马上勾着这幸运儿的肩膀,提议两人一起去喝杯东西,他不懂人间规矩,只是保留在天界时的行事习惯,所以,他不知道这幸运儿为什么马上拒绝自己。
  
  “我说不必了。”“为什么?噢,哥是觉得要付钱吗?我请你。”
  
  “我们才刚刚认识。”“原来如此,我都忘了,抱歉啊,前辈叫什么名字啊?”
  
  “郑泽运。”“泽运哥啊,我叫……我姓,姓什么,对,我姓金,名叫,就叫元植吧。”
  
  匆匆下凡的能天使在回答对方的名字问题时差点露出了马脚,这偏偏戳中了幸运儿的笑点。郑泽运笑得弯了腰,头顶软发跟着晃动,金元植尴尬地吐了一口气,把人的肩膀捞上来,两人便出门了。
  
  这是神的化身与人类第一次接触,彼此留下的印象尚算不错。
  
  “为什么你被女生搭讪也没反应啊?”
  
  看吧,现在就是从嫉妒转化为愤怒的表现。金元植看看这幸运儿的手臂,对方正扯住自己的薄外套,刚才他只顾着回忆,连跟着人回到宿舍这一点都没适应过来。
  
  “给反应了啊,我不是把kaotalk账号给了她吗?”“你这么随便就把社交账号给别人啊!”
  
  “这个,因为我觉得大家都很可爱啊,所以多一个朋友也没什么,毕竟我不像哥那样会挑嘛!”
  
  一年多的积累经验过程让金元植学会了说话圆滑,他坐到自己的座位,拿出一本小说就翻,结果手中的小说书被人再度抽走,他仰视站在自己身后的郑泽运,“哎,泽运哥,我刚看到男主角良心发现……”
  
  “你对我,跟对其他人一样吗?”
  
  幸运儿最近总会问奇怪的问题。金元植用食指敲敲太阳穴,思考了一会儿,他点点头,仿佛在肯定自己的答案:“肯定不一样啊。”
  
  “那么,为什么你最近总跟在焕在一起呢?”
  
  秋季的午后阳光总是偏橘色的,郑泽运扔开书本,从西裤口袋抽出一包纸巾擦汗,今天,他提前放弃歌唱比赛的评委工作,为了眼前的后辈,他特地跑到露天咖啡厅,结果却碰到后辈们交谈的画面。
  
  “这个,我不能说。”“为什么?”
  
  “泽运哥明天有一场跨级篮球赛吧,我会翘课来给你应援!”
  
  糟糕!金元植的内心闪过一丝慌张,他站起身来,掌心贴住那道脖颈,“哥不要想太多,好好准备明天的比赛吧。”
  
  “你还没……”“我先出去一趟,足球部好像有些事,社长让我去看一下。”
  
  幸运儿没有问出完整的问句,宿舍门便发出清脆的一声“嗙”,金元植走向楼梯间,回望自己的宿舍一眼,又摇摇头下楼。
  
  为什么幸运儿会知道恶魔来找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到底知道多少?螺旋楼梯绕了又绕,金元植也没想出这些问题的答案,刚才他想动用圣光消除幸运儿的记忆,但他收住了手。
  
  如果这么做,幸运儿就会永远失去资格,没办法去往天界。
  
  这个时间点再找一个观察对象,无疑是浪费时间,只能先抓住恶魔,再让上级接受这个预备役。
  
  他在学校里游荡了一晚,直到宿舍门禁才回去。
  
  第二天下午,宽广的操场充满午后阳光,一束束金橘色映照着周围的树木,金元植坐在一群体育社社员的旁边,观看这一场大三对大一的篮球赛。
  
  代表大三的红队与代表大一的蓝队上演龙争虎斗,互不相让,金元植一边嚼口香糖,一边观察红队的2号选手,那个白得发光的人正挥洒汗水,要把蓝队的所有人都击败一般拼命抢球。他眨眨眼,在“郑泽运成绩表”上多加2分。
  
  “你也看这些的吗?”
  
  身旁忽然多了一个穿背心短裤的恶魔,金元植当然知道来者是何许人也,“我还是体育社的篮球部部长,在焕哥看来是忘了。”
  
  “我看你在看别人所以我才问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想把他送上去是不是?你帮我解开这个,我也帮你一把喽!”
  
  联想到昨天的事,金元植揪住了身旁“人”的衣领,“我警告你,别搞小动作,不然就不是手链的事了。”
  
  恶魔皱着眉地甩开那只手,“你说什么啊!我说你帮我解开手链,我就帮你解开那个2号的心魔!”
  
  “你敢说没动过他?”“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
  
  不等天使与恶魔争论出一个结果,篮球场上忽然发生一个肢体冲突的状况:红队的2号选手被蓝队的5号选手撞倒在地,右手摔得脱臼,比赛也在一阵哨声中暂停。
  
  金元植立刻跑到那个2号选手跟前,但对方却拧过头不理他。观赛的女生像蜜蜂一样围着这个冰山校草嘘寒问暖,金元植叹了一口气,挤进这群人里。
  
  “泽运哥,我跟你去保健室!”
  
  他扯着嗓子高呼,脖根和耳朵都发红了,这才盖住女生的问候,而校草终于肯转过脸,朝他抬起左手。他刚把人扶起,那只制造麻烦的恶魔也在他俩身边出现了。
  
  “不好意思啊,各位美人,请让一让。”
  
  恶魔的眼眸中闪过红光,当金元植意识到不对劲后,他身旁的幸运儿早已与恶魔视线相触。
  
  完了。
  
  预备役的71分变成0分了。
 
 

评论(10)
热度(33)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