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秋千复仇记》(豆N/中)

*昨天摸鱼儿,检讨,今晚不摸。
 
 
 

  
  
  
  夏日炎阳可以说是一种无言的折磨,每当要上体育课,车学沇总要拖拉到上课铃响才下楼。阳光晒到每个小孩稚嫩的手脚,而站在队伍中央的他总是最明显的存在,全因他那跟其他孩子完全不同的古铜色皮肤。
  
  不过,让车学沇不抗拒上体育课的唯一理由,便是能跟六年三班的青梅竹马一起上课。
  
  暖风吹过跑道附近的绿化树,两个班的孩子正进行着跑步训练,车学沇认真地绕着6号跑道迈步,一件白得发光的运动短袖衫引起了他的注意。
  
  竹马正撅着嘴喘气,脸颊红红的。他马上放慢脚步,变换跑道,忘了自己同手同脚的滑稽模样,笨拙地靠近这个竹马,“泽运呀,你怎么了?”
  
  “呼…学,学沇,我,我好累…”“那我陪你慢慢跑!”
  
  五分钟的两圈慢跑训练结束,车学沇又是最后一个回到终点的孩子。体育老师看了看这个晒黑的瘦小孩,圆圆的小脑袋耷拉着,他只好让对方在其他孩子面前再做五个俯卧撑,这已经是每周三下午体育课的“惯例”。
  
  对车学沇而言,五个俯卧撑算不上什么,重要的是,竹马泽运不会是训练的最后一名,那么,泽运就不会不开心了。
  
  好不容易熬过周三的最后一节体育课,午后阳光的威力在傍晚五点后减弱。放学后的车学沇无所事事地走出校门外,他瞧瞧天空,浅紫色与淡黄色混杂的霞光染白了自己的小书包,今天他还是一个人回家,所以他慢悠悠地数着自己的步伐。
  
  “学沇啊,学沇,等等我!”
  
  清亮高亢的嗓音从车学沇身后响起,他转过身,竹马双手握着肩带,快步跑向他的画面就在眼前,“今天,今天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呀?”
  
  这是竹马第一次邀请他一同走路回家。车学沇高兴得眯起双眼,“好呀好呀,反正泽运家离我家只有几百米而已!”
  
  一路上不少斑驳树影,两人聊了不少关于同学老师的话题。一谈及体育老师,“泽运”就不好意思地低头,向睁大了丹凤眼的车学沇道歉,“学沇一直陪我跑步,我真的…真的很谢谢你…对不起啊!”
  
  “泽运干嘛要说这些啊?”“因为真的不好意思……”
  
  车学沇瞧瞧竹马缩起来的双肩,他大胆地拍拍对方的肩膀,充满男子气概地说道:“哎,泽运,郑泽运!我们是朋友嘛,互相帮助很应该啊,这不算什么!”
  
  “是这样吗…?”“所以,为了补偿我,那今天你就陪我回家吧!”“这样的话…嗯!也好!”
  
  成功地“骗”到竹马陪自己放学,车学沇内心产生了翻倍的喜悦。
  
  两个大孩子穿过车水马龙,回到了高楼林立的小区,郑泽运静静地跟在车学沇的身后,准备把人送到公寓楼下再离开,而走在前方的车学沇则回绝了竹马的好意,让对方先回家。
  
  “把我送到这里就够啦,泽运快点回家!”“我…还是看你搭电梯再走吧。”
  
  “现在时间有些晚了呀。叔叔阿姨会担心吧……”“这里竟然有秋千!”
  
  被公园秋千吸取注意力的郑泽运跑向两座铁链秋千,他一屁股坐到木板上,“好久没玩啦,学沇!你也快来玩玩!”
  
  “今天的车笨蛋怎么带了另一个人来了呀!”
  
  公园花圃边忽然蹦出一个短发小男孩,他握住冰棒,瞧了瞧比自己高一些的两个大男孩,“你是这个笨蛋的同伴吗?”
  
  “你是谁啊?”“我?我就是笨蛋车学沇的主人!”
  
  车学沇当然认识这个口出狂言的小屁孩,他拉开了郑泽运。
  
  但郑泽运的好奇心有增无减,他转过身瞧瞧自己的朋友,“这是学沇你的弟弟吗?长得好可爱啊。”
  
  “不是不是!就是一个麻烦的邻居……”“我说了我是他的主人,你又是哪根葱呀?”
  
  虽然小屁孩身长比这两个一米六的六年级学生还要矮上一截,但他却不害怕眼前的“小大人”,他拍拍自己衣裤上的泥沙,模仿连续剧台词:“哎,不管你是谁,现在他归我管了,你可以回去了。”
  
  郑泽运就这么被这个小屁孩给逗笑了。
  
  车学沇羞恼地推开那个恶童,他的竹马反而弯着腰,拉过差点摔倒的小孩,“我是学沇的朋友,他比你年长,你该叫他‘哥’。”
  
  “我才不跟你这种长得像狐狸的家伙说话,走开啦你,我要找车学沇算……”
  
  “啊,泽运你先回去,我来收拾这个小混账!”
  
  趁郑泽运的脸色变青之前,车学沇轻轻地拍拍竹马的肩膀,让竹马先行离开。
  
  见竹马快步走出公园,他才对那个小屁孩露出凶巴巴的表情:“你快点从我眼前消失!”
  
  “凭什么!”“就凭你今天又是一个人,来啊!要不我们单挑,怎么样!”
  
  不知是不是被车学沇的态度激怒,短发大眼的小男孩也跟着“耍横”,“好啊!兄弟们,别躲啦,他现在可没救兵了!”
  
  另外几个躲在灌木丛后的小屁孩像潮水一般涌出来,四五个低年级小孩压住车学沇的后背,把他带到公寓的后门附近,恶童首领扯开这个大孩子的书包。
  
  当这恶童首领发现自己的绘画杰作被那个傻瓜故意修改后,他气得扔掉冰棒,直接走到傻瓜面前,“你怎么能把我画的人脸变成鬼脸啊!”
  
  车学沇不失气势地怒吼道:“书包是我自己的,跟你没关系!而且,你现在的样子就是凶神恶煞的鬼脸啊!”
  
  恶童首领一听,跟着提高音量,“你再说一遍!车学沇!”
  
  “你就是一个可恶的小屁孩!亏你还叫“弘彬”,结果却不像洪吉童,就只会做这种欺负人的事!”
  
  低着头的车学沇硬是摆出一副要打架的气势,结果,那恶童首领“弘彬”竟然没有反驳,只是悄悄指挥一群小屁孩先是把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塞进黄书包里,然后就把书包还给对方。
  
  “哼,我,我跟我的兄弟们才不跟大笨蛋计较呢!”
  
  一群小屁孩像雁过无痕一样消失,仿佛刚才对别人的欺负不存在,车学沇灰溜溜地背上脏兮兮的书包,如常回到家中。
  
  “我们学沇怎么这么脏呀?下次玩闹要注意一些喔!”
  
  绑着围裙的母亲匆匆接过自家小孩的书包,书包夹缝却掉了一个折叠的纸团,气不过的孩子马上捡起这块纸团,扔进垃圾桶。
  
  “学沇怎么耍脾气呢!该不会是扔掉成绩单了吧!让妈妈看看……”
  
  “才不是!”
  
  小脸跟着皱成一团的孩子不得不捡出纸团,一溜烟儿地跑回自己的房间。今天在竹马面前丢了脸,这让车学沇感到十分的委屈,他边用手背擦脸,边打开纸团。
  
  折叠的作业纸上画了一张写实的人脸,钢笔勾勒的圆脸型和五官被铅笔薄涂的阴影覆盖,人脸底下就是一句潦草的“学沇啊学沇…对不起呀!你 你 很好啊><”。
  
  他紧紧握住这张作业纸,甚至把这张破纸贴在胸前。
  
  幸亏没有真的丢掉这张纸,不然竹马的心意就要被糟蹋了。车学沇再看了作业纸一眼,“好啊”这个词似乎擦写了许多遍。
  
  难道是“喜欢”的意思吗?
 
 

评论(2)
热度(16)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