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尺码对照表》(REO/LR)[16]

*这次更新只有1500+,我检讨。🙇
早上9点起写十七章,再更新一个新短篇《秋千复仇记》。
 
 
 
  
十六
  
  
  
  隆重的高考在笔尖划过纸张的“唰唰”声结束,每个考生以各种各样的表情离开教室,唯独一个胖乎乎的男生坐在第二列第四排的座位,捏紧自己的笔袋。
  
  为什么这次考试的数学这么难?郑泽运咬着双唇,双脚不愿离开原地。
  
  毫无疑问,这是“考砸了”的反应,尽管他在上一个月里“恶补”许多高中知识,但做那份卷子时,他只会解三角函数,其他问题的答题框一概是无奈的空白。
  
  教师催促这个小胖子尽快离开考场,小胖子悻悻地握住笔袋离开,拉长的背影贴在教学楼的砖墙,他是最后一个离开考场的考生。
  
  郑泽运朝天空深呼吸一口,因为数学考砸了,所以外语也受了影响。这一次考试让他没法去地级市附近的志愿院校,最好的结果就是跑到另一个城市,在一个更陌生的学院读别的专业。
  
  “泽运怎么这么慢呀,”站在校门口边的车学沇等了一个小时,才等到穿着薄外套肥裤的的郑泽运,“我们终于解放了!肚子饿不饿?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郑泽运低着头,站在车学沇身后,却迈不出“欢快的步伐”。万里无云的天空泛着浅紫色,他鼓起勇气,向这个竹马坦白:“学沇,这次考试,我考砸了,可能我们没法读同一个大学了。”
  
  “怎么这么巧啊!泽运是不是在做数学的时候睡着了啊?”
  
  车学沇从背包拿出一包零食递给他,吹吹自己的刘海,“其实,我做数学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交了半张白卷,以为你会考得不错咧,这样看来,我们真的‘有难同当’啊!”
  
  “什么……”
  
  “这次也考砸了,不过人生嘛,还长。以后我们也得一起努力了!”
  
  郑泽运抿起双唇,不再言语,任由车学沇扣着他的胳膊。
  
  按照这完美竹马做任何事都会全力以赴的态度,怎么可能出现写卷子时打瞌睡的情况?稍稍一想,车学沇故意只写卷子A面的样子就在眼前浮现,郑泽运不知道要问什么,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吗,倒像明知故问。
  
  高考结束后的郑泽运似乎保持以往的“拖泥带水”。他想,既然考不上市区里的大学,那就没必要跟那个后辈有任何开展;当然,跟竹马踏进另一段关系里会有不痛快。
  
  说是解放,也没有多少解放的感觉,郑泽运眯着眼摇摇头,快遮住耳垂的鬓发刺得他不舒服,下学期以来,他就没修剪过头发,短发长长了也不知道。
  
  “庆祝泽运哥高考成功!”
  
  一束满天星突然“撞”进郑泽运怀里,他抬起头,穿着校服的金元植正对他微笑,旁边还有另一个后辈李在焕。两个后辈各捧一束花送给两个前辈,仿佛这里就是毕业典礼现场。
  
  一个月没注意,金元植不但没有长胖,而且肩膀还变厚,一看就是多吃多运动的结果。郑泽运捏捏自己的右上臂,晃动的白肉就像是一块软糕。
  
  “元植总说要给前辈们一个鼓励,没想到今天交通不便,回到学校都下午了,”李在焕同样微笑着解释,“希望学沇前辈不要介意。”
  
  车学沇偷瞄了旁边的人一眼,“哈哈,没关系,谢谢你们呀!要不我们一起去庆功吧,当然,后辈……”
  
  “嗯,没问题,我跟元植当然要请哥哥们吃饭。”
  
  左边的前后辈自然地闲聊,右边的前后辈则是独角戏状态,郑泽运除了一句“谢谢”之外再也没说什么,只用姿势手势回答,送花者金元植试图给那前辈做鬼脸,但每次靠近后就是被轻轻一推,两人保持三寸距离。
  
  “哥最近怎么样?”“……”
  
  “我推荐哥吃一个脆片,因为它太好吃了!”“……”
  
  四人抵达一家烤肉店,坐在后辈们对面的车学沇主动拿起菜单点菜,蔬菜和肉分别占据桌子的一半,后辈金元植却不客气地扫光了桌上的饭菜,要把肚皮撑破一样胡吃海塞。
  
  结果可想而知,这个刚吃半熟烤肉便灌可乐的后辈在饭局结束后出现腹痛。
  
  “呀,好疼,”金元植拧着眉,揉揉肚皮,“我先坐一会儿,如果哥哥们有事要忙,就先走吧……”
  
  李在焕坐在他旁边,帮他擦擦药油,“你真的没事儿吗?”
  
  “没事,就是吃多了呀。”“那你休息一会儿吧,如果还是不舒服,我一会儿陪你去医院。”
  
  对于李在焕的提议,金元植摇摇头,不同意,坚持说在餐厅坐一会儿,他不是没看见某个前辈故意回避的眼神,与其说想吃东西,倒不如是为了吸引对方注意才胡乱吃喝。
  
  那个前辈刚才却只吃蔬菜水果,完全不沾肉,尤其不理他夹起来的肉。在这饭局中,他跑了好几趟卫生间,站在隔间给前辈发消息,前辈连一条也不回复。
  
  今天下午,金元植还在幻想,高考结束后,泽运哥一定会快步离开吧,会去哪个学院呢,学习得这么辛苦,一定成绩不错,可以留在市内吧。
  
  如果他能考上M大,那我的志愿一定是M大。
  
  “元植要是不舒服就先休息一下,我们还是坐着聊一会儿吧,你可不要怪哥我不近人情啊。”
  
  车学沇继续刚才的话题,三人问答环节循环,直至金元植额头冒冷汗,李在焕转过身探热,谈话才勉强结束。
  
  “额头不烫啊,要不我先带你去……”
  
  “我自己去好啦!”
  
  被无视的感觉让金元植心生不满,他握起账单,准备猛地冲出餐厅,但账单一角被郑泽运按住,“你不舒服,这次就由我们付吧。”
  
  “哥终于跟我说一句话了……”
  
  金元植的语气虚弱得像在撒娇,郑泽运缩回了按账单的左手,“你先解决自己的肚子问题。”
  
  “现在高考已经结束了啊,已经结束了……我想问的是,泽运哥要去哪个学院?”
  
  “我……不准备升学。”
  
  郑泽运别过脸,开始面壁解释,“高中毕业后,我想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那怎么行!”
  
  这话一出,金元植与车学沇异口同声地反驳,但郑泽运倔强地捏拳,以沉默对抗劝说。上次歌唱比赛的无疾而终,却在他心里埋下了“成为歌手”的梦想,坐在酒吧里驻唱学习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更重要的是……
  
  如果留在这里,应该每天都能抽空回学校看看。搭乘公交,十个站口左右,下车右转,走进学校南门,宿舍楼旁边的篮球场上总会有后辈练球。
  
  每天都能见他一面,哪怕他不知道。
  
  “前辈们刚考完试,应该挺累的,泽运哥也是这样吧。”
  
  后辈李在焕显示出沉稳的一面,他笑了笑,夹起快焦的烤肉,“还是先别考虑升学这些事,好好享受现在的轻松才对。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跟元植回去。”   
  
  他拉起吵闹的弟弟走出餐厅,两人各怀心思地走向公交站点,公车引擎声在两人的耳边擦过,李在焕望向站在自己左侧的弟弟,对方不发一言,只是看着路边发呆,两人错过了一班车。   
  
  “啊,我要说什么呢,元植呀,你……对泽运哥的关心是不是太过了?”
  
  晚秋带来的凉风吹起路边的落叶,他缩缩肩膀,拉紧校服外套。那个弟弟回过神来,摇摇头答道:“也不是啊,就是觉得泽运前辈太可惜了。”
  
  “泽运哥快毕业啦,而且我们也帮他减肥了,”李在焕往左侧迈了一小步,那个弟弟还是眼看前方,他干脆碰碰对方的肩膀,“接下来的路,还是要他自己考虑的。”
  
  “我知道,只是……”“话说,你最近的成绩不错咧,听你的同学说,你是不是想考上M大?”
  
  他不顾车水马龙,特地绕到那个弟弟的前方,站在沥青路边,“我也想考M大,元植啊,能不能告诉我,你要选什么系?”
  
  喇叭声不时响起,金元植眨眨眼,一道道夺目的车灯光闪了又闪,他想张嘴回答,又一班公交车在眼前人的后背擦过,他下意识把人扯到自己身旁。
  
  “我想考音乐系,不过按照在焕哥你的成绩来看,哥应该是R大的保送生吧,也没必要考M大那种普通的艺术学院……”
  
  金元植松开了手,手臂却被对方勾住。他转身瞧了瞧对方,眼前的哥哥似乎故意逗他开心,撅着双唇,一双杏眼还挤成两条粗线。
  
  “公车来了,我们还是回家再聊好了!”
  
  晚上9点的105号车有些空旷,金元植径直走向车尾,挑了一个右排的靠窗座位,他刚坐下,那个哥哥就挤到他的身旁,“这个时间点真好,车里好空呀,就像上次我们约会一样。”
  
  他不由自主地看向窗外,“是吗?”
  
  “是啊,那天你很晚才回家,我也挺担心你的。”“因为坐过站了,加上走错路了。”
  
  “这样啊……对了,你还留着那个黑发小玩偶吗?”“有,不过不知道放哪里了。”
  
  那个玩偶躺在我的枕边。金元植心不在焉地在心中回答,眼神有些飘忽,车窗外的街灯与建筑搅拌到一块,一缕缕颜色让他感到眼花缭乱。
  
  尽管曾经暗恋过的哥哥坐在自己身边,可现在却对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为什么?金元植捏住膝盖,试图回忆过去,偏偏那张可爱的笑脸融化成小胖子羞涩的模样,他摇摇头,望着自己的膝盖发呆。
  
  高考以后,就没有机会见他了吧?因为他身边有另一个前辈,说不定,那前辈真的跟他回村里,做普通的公职人员……
  
  “哎,我们元植在想什么啊?”
  
  “没什么。”“可是我总觉得你在想谁啊。”
  
  感觉自己的右耳被揉了好几回,金元植转过头,迎上那个哥哥的视线。忽然,公交车一个猛刹,两人往前倾身,一直歪着脖子逗弟弟开心的李在焕碰到了额头,他捂住额头,小声嘟囔着“痛”。
  
  “哥没事吧,让我看看!”
  
  金元植试图拨开那个哥哥的左手,不料下巴碰到一片湿润柔软的触感,他立刻后退,对方却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是不是额头有瘀血呀?”
  
  “刚才,我刚才不小心碰到哥的嘴巴……”
  
  “什么嘛,还以为是我的额头伤得很严重……亲到也没什么吧,我们不是在交往吗?”
  
  105号车恢复了车速,按照这个行车,只需过五个站,坐在后排的两个高中生就会抵达家门,从站点到小区北门口的小路又窄又暗,尚未安装路灯。
  
  金元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深呼吸一口,再次看向那个头靠前排椅背的哥哥,“哥的额头没什么,就是有些红而已,一会儿就会散了。”
  
  “是这样吗?”“嗯……”“那,元植是在跟我赌气吗,因为我之前不想先给你回应,所以在生我的气?”
  
  不是!
  
  他想这么直截了当地回答,可是手背上的那股炽热提醒着他,眼前人不想听这样的回答。他握起拳头,“在焕哥,你当初让我帮泽运哥减肥,是因为你从他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对吧?”
  
  “我在说我跟你之间的事情啊,为什么你总是提别人?”
  
  李在焕猛地靠近那个弟弟,却克制语气。金元植被这种忽然的靠近弄得心神慌乱,“我,只是觉得,有时候,在焕哥对我来说,遥不可及。”
  
  “我现在就在你面前啊。”“那为什么,在焕哥你从来不对我说你的经历呢?”
  
  “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啊!”“比如哥曾经很胖的事,从没跟我提过,是因为不相信我吗?”
  
  一问到这个,李在焕却有长达十秒的沉默,公交车站点提示恰好拯救了诡异的气氛——原来105号车已抵达两人居住的小区附近。
  
  金元植想率先下车,右手却被紧紧握住,两人匆匆下车,踏进杂草丛生的小路。李在焕走在前头,用力踩下枯黄的杂草,靠着发出霓虹灯光的大楼路标,他们找到了公寓楼群。
  
  “元植,这件事,包括我读初中的所有事,我都可以告诉你,但我觉得,今天你的情绪被泽运前辈牵引了,所以,我不想说。”
  
  “在焕哥,其实我挺喜欢……”“其实我答应了元植啊,只是最近我太忙,忘了我们在交往的事。”
  
  昏暗之中,金元植看见眼前的人影转过身,这个比自己矮一点的哥哥仰着脖子,亲了亲自己的嘴角。
  
  “我会考上M大音乐系的,不过,可能跟元植的专业不一样,因为你说过我唱歌好听,所以,我会选声乐。”
  
  温暖的手臂挂在金元植的脖颈边,他却没有心思回答对方,只是缓缓地推开手臂,任由对方牵着自己的手。
  
  安静的一片草地里响了几声手机铃声,金元植以为是那个人给自己发短信了,结果却是那个哥哥的手机在响。
  
  这个电话不止响了一次,在第三次响起以后,李在焕干脆设定静音,再握住金元植的右手。
  
  『李在焕啊 为什么你会甩了我 给我个正式的理由啊 真的是因为你身边那个「弟弟」吗?如果你再不回我信息 那我会再到你的学校找你』
  
  不全是。
  
  李在焕的脑海闪过对短信的回答,他捏住身旁的弟弟的手,改正了“不全是”这个回答。
  
  是。
  
  不甘心。
  
 

评论(2)
热度(18)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