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百无禁忌》(REO/LR)[上]


  
*本文关键词由 @吃碗面🍜 提供:这个要r18吗…
关于降妖除魔之知识并非专业科普,切勿对萌物使用。
QAQ原本想要在10点放出搞惊喜了啦结果…
  
  
  
  **
  
  
  “我家泽运能不能变回原形呀!”
  
  从被捕捉的那一天算起,已过了一整月,躺在床上的“泽运”翻过身,挠挠毛茸茸的右耳,不理站在床边的人。
  
  身为一只拥有千年道行的狐狸,却被一个学艺不精的天师设计陷害,脖颈还套了一个压制妖力的“破项圈”,郑泽运不止一次感到胸闷。
  
  即使他道行再高,也没法动用全身妖力摘除这只可恶的项圈,只得用残存的妖力维持半人形。
  
  “为什么泽运不恢复原形嘛!天这么冷,快把我冷死啦!师傅告诉我乾坤带只是克制妖物的大部分妖力而已啊,泽运爷爷应该可以变回原形的。”
  
  又来了,这个姓金的X崽子又发癫了。郑泽运背对那个说话的人,他深呼吸几口,冰凉的空气暂且安抚了他那燃烧的怒火。
  
  站在床边的人总是以“爷爷”的称呼调侃他,因为这个阴险狡诈的天师偏偏搞不清他的年龄,以为他是一只修行百年的小狐狸,所谓不知者无畏,传闻中的“九尾狐”就这么被揪住了。
  
  如今是寒冬腊月,隔着纸窗都能看见密集的雪影,竹床上铺着厚厚的被褥,床顶吊有一个灰白色帐幔,郑泽运不再回忆自己的过失,他闭上双眼,掀起棉被,强迫自己入眠。
  
  结果被窝没暖好,只穿薄睡袍的人就挤进来,双手抱住那只半人形狐狸的腰,脸则蹭着狐狸的耳朵,“不变就不变喽,还是这样抱着舒服。”
  
  低沉沙哑的嗓音在耳后响起,郑泽运暗暗用力,趁对方松懈,便一脚踢开那个天师,但这一脚没能把人踹到门边,只是让人“滚”到床边。
  
  卷着被子掉下床的天师有些发蒙,但他还是保持“紫菜包饭”的状态扑到狐狸身旁,“啊呀,泽运不会冷吗,床被都在我身上了!”
  
  “……”“今天呢,我帮朴姨母降服了一只大米虫,赚了一点,明天我们去逛集市吧!”
  
  天师张开双臂,跟狐狸分享被子,这一次,狐狸没有踢开天师,倒是弓背缩肩,默许了天师的第三十回挤床。
  
  两个身高相仿的男子睡在一张窄床上始终有些拥挤,被抱住的狐狸无法入眠,他抬眼望向纸窗。
  
  现在已是丑时,如果无法在寅时之前进入睡眠状态,妖力一定会在天亮之后锐减,影响一整天的活动。为了明天的计划,郑泽运只好选择恢复原形,看见九条白狐尾缠住天师的腿脚,他才合上蓝色的眼眸。
  
  按照郑泽运的计划,他要在辰时之前幻化为半人形,跟着阴险天师出门,趁对方逛集市的时候溜走,顺利的话,未时就可以回到霜林,回到自己生长的石洞之中继续修炼。
  
  可是连日来的疲惫腐蚀了他的神经,过了辰时,他还是缩在被窝里,准确来说,缩在天师的怀里。
  
  冬日晨光晒到天师的右脸,天师揉揉眼睛,感觉腿上有些毛绒绒的东西,他掀开被子一看,一团“雪球”窝在自己的腰侧,他坐起身来,好心地抱起那只酣睡的小狐狸,对着它说了好一会儿话才挠醒它。
  
  睡梦中的狐狸感到一阵抓挠便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察觉到那个剃了发鬓的人类盯着自己,它便蹬开对方,爬到木凳上摇摇尾巴,幻化成半人形的模样。
  
  “泽运哥终于醒了啊,”天师又换了一个称呼,“我们洗漱一下就出发,你穿我的衣服吧!”
  
  出门洗漱之前,天师转身揉揉那双狐狸耳,不过一会儿,毛茸茸的耳朵变成人类双耳的形状,脖子上的“破项圈”也消失不见。
  
  郑泽运以为阴险天师终于良心发现,他抬手摸摸自己的脖颈,手指却被烫了一把,天师大声笑了笑,“这些是障眼法,哥要记得跟着我,集市人很多,走散会很麻烦的。”
  
  洗漱过后,那个天师穿上厚厚的御寒棉衣,见郑泽运只穿一件紫色长袍,便脱下身上的棉袄,披在那狐狸身上,“这么冷的天气,穿多一些嘛!”
  
  这个半吊子不仅阴险,还十分自大啊。郑泽运想,自己本来不怕冷,身上也有天然的御寒护罩,用不着像人类一样保暖。不过,他任由天师给自己穿好衣服,因为到人群之中,像个人类的话,多少都有些好处。
  
  一推开屋门,飞雪迅速粘到两人的脸颊,与天师不同的是,郑泽运的脸颊没有被冻得通红,倒是天师冷得眼睛也睁不开。两人离开村庄,走了十五里路,在斑驳陆离的雪景之中抵达集市。
  
  穿过城门,与村庄不同的热闹景象呈现在眼前,石板路被扫得干净,建筑和帐篷顶上的积雪只有薄薄一层。天师高兴地跑到一家包子摊旁,买了三个热乎乎的肉包子,转身塞给身后人。
  
  “泽运哥饿了吧,快吃!”
  
  郑泽运瞧了瞧天师,又瞧瞧手中冒着热气的包子。修炼上百年之后,郑泽运的食欲骤降,一来是凡间食物有“俗气”,不可多吃;二来是环境恶劣带来的习惯。
  
  “这个月我做的菜你都不吃,一定是嫌我做的不好吃,所以,哥快吃吧!”
  
  天师戴着绒帽,围了一条围脖,下垂的双目炯炯有神,郑泽运犹豫了一会儿,伸出自己的右手,“你也吃。”
  
  天师还是笑了笑,抬手回绝。闻到凡间食物的香味,郑泽运本能地咬咬包子,他一边咀嚼,一边跟着对方穿梭街道,对方转了好一会儿,碰到一些小食摊就买一些零食。
  
  见那只狐狸埋头吃着烤肉,天师摸摸下巴,“我才发现,哥吃东西的模样,好像西域才有的银狐。”
  
  郑泽运自然听不懂这天师说的什么,“银狐?”
  
  “没什么,”天师保持一种无所谓的笑容,拉着狐狸的右臂,“我们去看那边的武戏!”
  
  两人挤进围观戏台的人群之中,被挤的郑泽运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怀有一个趁乱逃出“魔掌”的目的。他擦擦嘴唇,稍稍缩了右手,准备一点一点退后。
  
  “别挤了!有人倒下啦!”
  
  戏台南面传来妇女的喊叫声,天师猛地转身,人群的凹陷弥漫着一阵黑气,他自然从棉袄里抽出一张灵符,借助鼓架作支点,纵身一跃,跳到那个散发黑气的“人”身旁,贴上那道灵符,倒地的“人”瞬间化成一滩浓墨,黑气也飘向天空。
  
  “各位稍安勿躁,这只是墨水成精,切勿恐慌。在下还有要事,先走了。”
  
  天师向村民们抱拳道别,一蹬脚,使上轻功,便在那只狐狸面前落地。
  
  “哥是不是怕有危险,所以才到包子摊等我呀?”
  
  郑泽运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半吊子的轻功好得不像话,虽然降妖除魔的能力低下,但速度是快的,现在被克制妖力的他确实很难战胜半吊子。
  
  “嗯。”“也对,哥只练了一百年,刚成为‘人’嘛,不过你逃是对的,刚才的黑气,我觉得不是那么简单。”
  
  天师握住他那双脏兮兮的手,“哥不要随便乱跑,这里很危险,我来保护你。”
  
  谁需要你的保护!郑泽运在心里不屑地答道。
  

评论(4)
热度(35)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