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较与量》[3](LR/啃爀/沇豆)

前情提要:*1*    *2*

 
 
 
3
  
  
  
  位于天罗北道西的V健身馆可谓“物美价廉”,有如酒吧的营业时间,24小时全开放,设施齐全,适合全年龄层的健身男女,可惜的是,离平潭洞足有60公里;青尚东道中心的X健身馆虽离平潭洞只有5公里,方便快捷,但价格在相比之下不那么“值”,零时后每四小时十万圆的价格,在逆袭三人组看来就是天价。
  
  逆袭健身计划在第一天颇有“触礁”之势,头目车学沇冷静地搜索附近的健身馆,再三考虑后,指挥司机李在焕驶向灯火通明的X健身馆。
  
  跟两个同伴相比,车学沇没有任何银行卡消费的顾忌,可是赤字带来的麻烦还是让这个头目露出皱眉咬牙的表情。
  
  前台握着那张印有签名“李弘彬”的银行卡,在POS机刷了三遍,入会仪式没有黑〇会那么麻烦,三人组就拿着会员专属的毛巾,像模特走秀一样走近设施。
  
  从今天的一时整开始,他们有四小时的自由时间去挥洒汗水,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他们每天都必须挤出这四个小时的自由时间,如期到达这个魔术桃源境,以便完成计划的第一步。
  
  “兄弟们,看好这个手表,这个秒针分针时针。”
  
  “什么呀什么……”“嗯?”
  
  车学沇揽过两个同伴的肩膀,三颗脑袋挤在一块,三双眼睛盯着那个自转的手表,秒针绕过一圈后,三人当即原地解散,跑步的跑步,俯卧撑的俯卧撑,引体向上的就撑着手臂。
  
  以这个冲劲,三人组“废寝忘食”地锻炼了一周,偏偏在肱二头肌长出之后,就毫无征兆地出现状况。
  
  “最近,泽运哥好像,胖了不少呀……”
  
  同样是周日的下午,某个宅在家里的音乐制作人对着郑泽运的背影端详起来,“哎,哥是不是吃零食吃多了?”
  
  往常,郑泽运会以眼刀加反问句来应付这些这种气人的直球,现在,他却有些心虚,为了保护计划,他开始转转脑筋,“有吗,是不是你看错了?”
  
  “不对,”音乐制作人倒是来劲儿了,放下手机,走向厨房,朝他摇头晃脑,“以前,哥你的宽肩不是这个长度,难道哥有青春痛吗?”
  
  郑泽运吸吸鼻子,转过身端出烤鸡,顺带转移话题:“你在说啥啊?不知道你这个傻子说什么……”
  
  “手臂也不一样啊,怎么有肌肉线条啊?”“……光线问题吧,我看你反而瘦了。”
  
  切烤鸡的时候,郑泽运紧握小刀,聚精会神地把鸡腿切成八小份,额上的冷汗他也不擦,生怕对方看出他的动摇,他只好把注意力放在烤鸡的外观上。
  
  “是吗,我是真的瘦了,不过哥是真的,强壮了还是丰腴了一些吧?”
  
  音乐制作人打算穷追猛打,不过,他其实没什么想法,只是有一个对方胖了的直觉,所以,对方接下来的举动让他睁大了惺忪睡眼。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烦……你看一下……哎?”
  
  郑泽运放下小刀,不顾满手酱汁,直接卷起衣角,瞬间脱下白T恤,衣料底下的瘦削身材暴※露无遗,但没有任何肌肉。
  
  而且他没能利落地扯开衣服,衣领似乎卡在脖子边,迷糊的他有些困扰地扯着衣袖,快要弄脏一整件T恤。
  
  “好吧好吧,”坐在对面的音乐制作人站起身来,按住对方的腰,又耐心地帮对方套好T恤,“是我错了,哥,对不起。”
  
  经过一番没意义的折腾,郑泽运的双耳开始泛红,他只是抬眼盯了音乐制作人一会儿,看对方疑惑地与自己对视,便转过脸,对着烤鸡发呆。
  
  “哥想吃就动筷呀。”“不熟。”“哈?哥说什么?”
  
  “我说这个不熟,要再烤一会儿。”“哦……”
  
  郑泽运顶着一件脏T恤,把烤鸡端回厨房,玻璃拉门刚拉上,他才敢松一口气。同伴们教给自己的招数全用完了,刚才脱※衣服也是无可奈何的下策,如果不遮住自己的上身,肩膀强壮的秘密一定被揭穿。
  
  到时“遭殃”可不是自己。
  
  说起严重的后果,郑泽运总是无法想像。
  
  他把烤鸡再次放进烤箱,边看满是油污的内壁,边回忆前年的状况——前年的夏天,逆袭三人组成立的第二年,他与车学沇在吃饭的时候都被“抓包”了,可结果不过是门外人的一句“哥不开心吗”。
  
  以为会被音乐制作人质问一整天,但是对方只是问了他一句话,他强装镇定地回答“也不是这么说”,对方便点头,这件事就这么平淡地过去了。
  
  不同的是,从那开始,哪怕两个人多亲近也好,音乐制作人总是先推开他,先准时进书房睡觉,就是不跟他躺在一张床上而已。
  
  那小子总是一副我们不熟悉的样子,分明就是在无言地抗拒啊。
  
  但这种无声的抗拒也算不上多严重,顶多让人有些不爽而已。
  
  烤箱的提示音响起,郑泽运戴上手套,取出烤鸡,在端出去之前,他想起自己兼任“闹钟”职责,要给其他两个同伴发送一条今晚记得准时的提醒信息。
  
  信息还没编辑好,玻璃拉门却先被拉开。
  
  “算了,即使哥不喜欢……”
  
  音乐制作人跨步到那个料理人面前,握住对方的手腕,“泽运哥啊,现在先不要管烤鸡怎么样了,行吗?”
  
  “……为什么?”“我想跟哥做啊。”
  
  郑泽运刚要回答什么,突然放大的脸颊和柔软的双唇让他暂时失语,他皱着眉,想抬手发送手机信息,可是手腕却被眼前人压住。
  
  比自己锻炼七天还强一倍的力量,加上脖子传来的毛茸茸感觉,正提醒他眼前这人又要“赢”过他。
  
  在这一刻,借着夕阳,他终于知道,这才是真正的考验,也开始去尝试理解后辈的心情。
  

评论(1)
热度(23)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