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较与量》[2](LR/啃爀/沇豆)

前情提要:*1*

  

  

2
  
  
  
  “泽运很累吗?”
  
  看见同伴勉为其难地睁开狐狸眼,摇摇头的样子,作为三人组的头目——穿着红色连帽卫衣的车学沇撇着嘴,以关心的语气再问:“为什么突然通知我们这个时间出来,却带着这样的表情?”
  
  银色跑车刚驶进高速公路,独坐后排的他还故意拍拍郑泽运的肩膀,没想到却惹怒了对方,对方甩开他的胳膊,不悦地回答:“我很烦躁。”
  
  “怎么烦躁了啊,今天不是好好地逛街吃饭了吗,看他的样子,也是听你意见的类型。”
  
  “对呀,泽运哥,现在已经是零点了,突然叫我们出来,我们也很为难的呀。”
  
  穿着黑西服的司机不识趣地搭了几句嘴,还空出右手握手机,“不过出来也好,我们仨呆在一起,总比跟那小子在一起舒服。”
  
  “泽运在闹别扭吗?”
  
  车学沇抓抓刺眼的额发,灯光照在他那颗圆圆的脑袋上,倒显出一种与“头目”不相符的可爱,他不顾安全地捻住西服司机的衣领,“对了,在焕,你是怎么弄到这台车的,还有这套衣服……你嘴巴怎么了?”
  
  “趁那魔王…小子睡了,穿他的衣服,开他的车,偷溜出来娱乐一把,这个答案满不满意?哥,快坐回去,前面路口有监控啊。”
  
  听见后辈李在焕故意回避伤口的问题,车学沇并没有安分地坐在后排,他转过头看向副驾驶座的郑泽运,对方昏昏欲睡的样子让他生疑,“哎,泽运,你叫我们出来,好歹也要给个解释。”
  
  “真吵,”对方果然被彻底激怒,转过头盯着他,“如果我们还是朋友的话,现在别说话。”
  
  这个瞌睡虫在转过头的一瞬间,高龄毛衣便盖不住那些灼眼的红印,车学沇不禁睁大双眼,他忽然明白了这两个同伴失常的理由。
  
  优雅的爵士乐在跑车内流转,三人组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车学沇揉揉鼻子,安静地坐在后排,车窗外的花草树木留下一个个掠影,他深呼吸了一口,手指不安分地敲着车座表面。
  
  “从现在开始,我们还有七个小时的自由时间,”车学沇的语气轻飘飘的,他偷偷按住自己的尾椎骨,让自己看起来更有精神,“要不我们去吃宵夜吧,我们兄弟三人很久没闲聊了,去平潭洞东的那家烧烤店,怎么样?”
  
  “好啊,”李司机沉着地踩下油门,“有时候我们出去吃顿饭也好,大哥们,坐稳了!”
  
  三人组不浪费青春的一分一秒,以最快速度到达平潭洞东,他们一下车,便闻到一股浓郁的肉香味,人来人往的街道十分热闹,不见丝毫属于半夜的寂静。
  
  “头儿”车学沇领着两人走进他最熟悉的小食街,在一家海鲜大排档坐下。三人胡乱点了一大桌小炒快炒,又扛了一箱水放在脚边。按规矩来说,三人组不允许彼此沾一点酒气,但可以胡吃海塞,最好把自己吃得胖乎乎的,揍人也方便一些。
  
  “太久没吃这么多了,”后辈李在焕顾不上西服外套,握起筷子就开吃,“现在必须强壮自己!”
  
  连打瞌睡的郑泽运也提起精神来动筷嚼炸鸡,车学沇满意地跟这两个同伴进行“筷子战争”,宵夜后,三人都揉着自己的饱腹,靠在椅背,像喝醉一样闲聊。
  
  最先发话的还是冲动的后辈:“我不懂那小子了,不仅查我手机,还会定期打印我的银行卡消费记录,哎,他还说自己非常聪明,他这个蠢货!到底知不知道,我只用学沇哥你开的卡,而且打游戏我也是故意让着他!”
  
  车学沇跟着微笑,听过后辈说话的郑泽运则是趴在桌上嘟囔:“今天,实际是,他带我到工作室,调音,剪辑,调音,剪辑,然后,回家,吃饭,嗯,他是傻瓜吧,果然,你们说对了……”
  
  “回家然后让泽运哥你做饭,说你做饭好吃是不是?”“你怎么知道?”“哈哈哈,我就知道!哥啊你刚才的程度可以去给我钱了吧!”
  
  “你们的都不怎么好笑,我要说一个最好笑的!”
  
  等高领毛衣和西服都把目光投向自己,车学沇才抬起手来,“他总是说他皮肤白特别帅,我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啊,可是今天,对,今天他又重复这种无脑操作,我就憋不住,说了一句,芭芭拉,的确美,很漂亮,他就,崩!”
  
  轮番笑话大赛过后,三人笑累了,便趴在桌子上抖肩,过了几分钟,车学沇却拍了拍木桌,正色说道:“我们现在做的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一段路,还很漫长。”
  
  “我真的受够了,”后辈舔舔受伤的下唇,脱下西服外套,大胆地扔进垃圾桶,“学沇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逆袭啊?”
  
  车学沇稍稍摇头,戴上连帽,“现在还没到时机,无论遇到什么,都要学会忍。”
  
  “我不想忍。我不会再忍了。”
  
  抢过话茬的却是一把清亮的好嗓音,郑泽运摔筷砸碗,坐在一边的李在焕却拦住那个冲动的家伙,“泽运哥你冷静一下!”
  
  “没有一起睡,三年,可是……”
  
  “不是吧!”
  
  即便是见惯风浪的车学沇,也像后辈一样惊讶,他深呼吸一口,揉揉同龄人的宽肩,从对方低下头并伤心的诉说里,他得知了传说中的某大PD犯的“罪”:工作狂魔,不看眼色,喜好捉弄清纯傲娇,今天还故意撩拨人还推开人……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
  
  李在焕将下巴放到桌沿,“怪不得泽运哥总是一副禁欲系的……别揍我嘛哥!电竞选手也是一样可恶的!”
  
  “那明晚再集合,再从长计议,我们一个周只集合一次,显然是没用的……”
  
  三人组“头儿”在深思熟虑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再次揉揉自己的腰,止痛药水被冒出的热汗冲开。他知道,如果再按那种“休假日宅在家”的不平等条例做事,自己会崩溃的。
  
  所以在失败之前,必须扭转乾坤!
  
  后辈不可置信地说:“哎,哥,你的意思是,我们夜半出逃,去锻炼……不会吧!”
  
  “没错,想不到这东西终于派上用场了。”
  
  一朵白花在夜空中绽放,“花瓣”飘到食物上,李在焕好奇地“摘下”,发现这竟然是全国所有健身馆的联系名片。
  
  “战争正式开始了,我想,你们都准备好了吧。”
  
  三人组头目耍帅地弹开手中的名片夹。
  

评论(11)
热度(25)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