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Canaria》(LR/Reo)(慎)[中]


  
  
  
  炎热的七月过去,又是酷热的八月,一个月的试用期让金元植学会了许多布艺,不仅掌握缝纫布偶的窍门,还开始兼任修补旧衣,有时还会跟“郑先生”一起制作人体模特。
  
  说起制作人体模特这件事,金元植不止一次认为老板在做徒劳功,明明可以上网或到实体店购买的东西,为什么一定要自己买一堆材料回工作室做呢?
  
  “泽运哥,为什么我们非要自己制作模特呢?明明买的模特身材更标准呀,我们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今天与试用期的每一天无异,他被老板唤去帮忙压缩棉花,从凉爽的大客厅走进闷热的房间,他压着抽气泵,汗如雨下,不禁有些怨言。
  
  “哥呀,我还要打气打多久,要不我们再买个电……”
  
  身为老板的郑泽运则是安静地捏棉花材料,无视他的怨言,感觉压缩棉花的软硬度,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站起身,“你过了试用期了吧?”
  
  “是的!”“那你出去坐一下吧,我要考核。”
  
  实际上,金元植在缝纫机旁坐了一刻钟才等到满头大汗的郑泽运,这个老板捧起一堆碎布,要求他利用碎布去制作一个布人偶。他挑了一块肉色碎布察看,余光却扫到按在桌旁的白手,“哥要盯着我做吗?”
  
  “嗯。”“有没有限时呀?”“30分钟。”“这么少啊!”“现在开始计时。”
  
  熟悉的双手按在缝纫机前,金元植抬头瞧了瞧郑泽运,晶莹的汗珠黏在光洁的下巴边缘,他忽然有了灵感,立刻拿起剪刀剪布。
  
  计时器响起之前的十秒钟,人偶只差后背装饰就完工。金元植抓紧时间,拇指却不慎被细针刺伤。顾不得血沾到人偶翅膀,他继续缝合人偶背部的衣服,终于在闹铃响起的同时结束缝纫。
  
  “你看,这个布偶像不像哥!”
  
  他举起一个白衣红发的小“天使”,抖动布偶后背的厚翅膀,“当然,不是讨好,我只是看见哥的双手,突发奇想去做出一个翅膀,身体比例可能不好。”
  
  郑泽运接过掌心大小的布偶,“翅膀”与身体的比例非常不平衡,但五官倒是花了心思的,狭长的双眼并不是两条无聊的曲线。他转过身,捏住布偶,沾着血斑的白翼跟着变皱,“合格,继续,回去压缩棉花。”
  
  得知考核成功,金元植高兴得勾住郑泽运的肩膀,这一瞬间让他忘了上司与下属的关系,被他勾住肩膀的上司稍稍皱了眉头,与平时的面无表情有所出入。
  
  “那么,泽运哥告诉我,为什么我们要制作人体模特嘛!”
  
  而且是全身模特,制作一个要花上一周时间,房间里有五六个身高不同的男模特,为什么还要做差不多的男模特呢?
  
  郑泽运没有甩开下属的手,“因为我在做男装。”
  
  一进闷热的房间,金元植便热得捏住郑泽运的左肩,见老板不抗拒肢体接触,更是双手搭在对方双肩,无缘无故给对方按摩,“哥能不能开一会儿房间的空调,真的很热呀!”
  
  老板却没有回应他的要求,自顾自地解释:“之所以用压缩棉花,是想要一种比塑料要软的质感。”
  
  “那哥可以换一种轻便的泡沫塑料……”“我尝试过,太轻了,没有实感。”
  
  可是你也让我捉摸不透呀。金元植想了想,再看那堆模特一眼,又一个奇思妙想冲进他的脑海,“是不是我做一个泽运哥满意的模特,哥就会给我开空调呀?”
  
  郑泽运再转过身,开始打量他,“你可以吗?”
  
  “当然可以。”
  
  考核成功带来的情绪高涨没有受到高温影响,金元植从口袋里抽出卷尺,直接围住自己的腰和胸膛,“我试一下以我为模型制作,哥不介意吧?”
  
  金元植记下量度出的尺寸,走近钢材,组作基本骨骼架时,他做得起劲,汗渍蔓延到后背。他想用袖口擦汗,后背却有一点蚂蚁乱窜的痒,一动肩胛骨,便明白那是指尖的触感。
  
  “哥在帮我擦汗吗?”“不是……”
  
  他转过身,郑泽运拿着卷尺的模样有些慌张。
  
  金元植笑了笑,这还是头一次看到老板慌张的样子,有些可爱。他握住刻刀,大胆地站起身去拥抱对方,“泽运哥想知道我的肩有多宽,抱抱就能感觉到了啊。”
  
  但这个拥抱只持续了1秒。郑泽运推开了轻浮的他,恢复成以往“冷冰冰”的状态。
  
  “这种事不能有下一次。”“我只是告诉哥一个土办法而已啊。”“……”
  
  “哥这么冷淡,是因为之前那个辞职的学徒吗?”
  
  空气过于干燥,热风穿过窗口迎面扑来,一块块压缩棉花被阳光晒得发烫,金元植搓了搓棉花表面,忽然明白老板要求制作人体模特的理由。
  
  郑泽运明显是因他的问题而皱眉抿唇,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新刻刀,“以后你就只修衣……”
  
  “原来泽运哥是想要模特有温度才不开空调,我明白了。”
  
  金元植开始适应这种高温。见对方没什么回应,他以为对方像刚才一样等待成品,“啊,我现在先做一个半成形让哥看一看……”
  
  为求方便,金元植将卷尺缠到脖子上,开始挑选棉花块。花了一个下午,他才做出一个“棉花躯干”,在他专注于将其他棉花切割成人头状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脖颈被轻轻勒住,“哥……?”
  
  “小心点,切片容易卷到带子。”
  
  不知何时,郑泽运站到金元植的身后,他拉住那条卷尺末端,切割机因棉花材料脱落而自动停电,金元植愣在一旁,任由对方扯着卷尺。
  
  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涌上他的心头。
  
  郑泽运弯着腰,想观察下属的制作成果,下属便抬起头仰视他,盯着他的双唇,“那个学徒会像我一样做这些工作吗?”
  
  “会。”
  
  “哥当时很喜欢他吗?”“与你无关。”“我做得比他好吗?”“嗯……”
  
  卷尺保持一种缠绕脖颈的状态,金元植开始感到呼吸不畅,他抬起右臂,贴着创可贴的拇指碰到那张干净细腻的脸,“哥觉得…我做的这个…人偶雏形,怎么样?”
  
  郑泽运抬眼看了那个基本骨架,只缺头部的躯干印有汗渍斑点,“很一般。”
  
  “那我明天…再改一下?”“明天你还会来吗?”
  
  每一次下班之前,郑泽运总会问金元植,明天你会不会来?事实上,那个下属风雨无阻,准时上下班。金元植认为,一定是前几个学徒没熬过考核期就跑了。
  
  包括那个“爱徒”。
  
  “哥怎么总问这个呢,以后每天…都会来啊,在这里除了热…一些也没什么不好,因为泽运哥教会我很多事,我很喜欢哥啊,要不,哥先松……”
  
  放大的双唇让金元植失语。
  
  “明天,还有以后,都要早到一些,元植。”
  
  意料之外的轻吻过后,郑泽运第二次呼唤他的名字,同时拉紧了卷尺带,“我在等你。”
  
  “好…啊。”
  
  金元植松开挣脱的双臂。
 
 

评论(4)
热度(20)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