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跟前任相处的一百种方法》(豆N)[中]


  
  
  
  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在同居者车学沇请假后的第一天清晨,主持人李弘彬早起到某家珠宝店排队,买到了传说中的新款名牌手链。
  
  他坐到木椅上,俯视这个小盒,墨蓝色的正方体开始投射出车学沇惊喜万分的表情,那个表情有那么一点搞笑,但是接下来的幻象更有意思——车学沇抱住他,任凭他怎么踹,对方就是扒拉着,像一张竹炭面膜。
  
  这种可恶的幻想在李弘彬看来十分正常,他捂住嘴,将小盒推到饭桌中央,工作忙碌的他没有亲自给那个舞蹈老师戴上手链,而是放下小盒就出门。
  
  婚礼主持完毕后,已是晚上九点,李弘彬穿着一身黑礼服,马不停蹄地回家,为的就是一睹同居者手腕上的风采。忙活了一天,李弘彬回到客厅,发现那个老师一心只看杂志而懒得搭理小盒子时,他便焦急地催促:“喂,赶紧看看那个小盒子呀!”
  
  “万一我打开盖子喷我一脸墨汁呢,”车学沇继续翻杂志,保持波澜不惊,“我可不信,以前你经常这样啊,要开你自己开。”
  
  如果你不是哥,我一定要好好教育你一番,再扔掉盒子,让你哭着搜垃圾堆!李弘彬摆出笑脸,隐藏自己的心理活动,一天份的好话全说光了,现在只能吐槽,他抓起盒子,扔到车学沇怀里,“是我排队买的,看看!”
  
  “总觉得里面就是什么你吃过的口香糖。”“怎么可能!”
  
  车学沇半信半疑地打开礼盒,一条闪着光的手链映入他的眼帘,不过,他的反应却没有李弘彬意料之中的惊喜,他只是默默点头,合上礼盒,“哦”了一声,继续看杂志。
  
  “你对我送的手链怎么没有反应,”李弘彬拉开椅子,“我早上排队去买的。”
  
  车学沇放下杂志,从短睡衣口袋拿出一条扣子坏了的银手链,“你去买一条手链补回来,那是应该的,还能有什么反应?”
  
  “你怎么还没扔这破烂玩意儿!”“修一下就好了啊!”
  
  “不行,不准戴,车学沇,你到底是多没神经啊!”“再怎么没神经也不及你呀,我不跟你吵这些!反正我要拿这个去修!”
  
  两人没说几句又爆发出火药味,李弘彬抢过车学沇手中的旧手链,却迅速收进礼服口袋,再做一个投掷的假动作。果然,对方心急地拍他的腰和大腿,准备越过他走到垃圾桶边。
  
  “你!你怎么可以扔掉我的东西!”“就是扔掉了,扔掉了扔掉了怎么样?”“我不信,是不是你藏起来了,还给我呀!”
  
  李弘彬一手搂住车学沇的腰,柔软的感觉让他有点明白爱不释手的意思。精于舞蹈的人柔软度就是不一样,腰肢能做到有精瘦感而无硬感,虽然肤色跟自己差了几个度,不过换个想法,最近十分流行“美黑”,黑肤色配上光亮的防晒油……
  
  半躺在李弘彬怀里的车学沇感觉到背上的手掌正在游走,他拍着对方的大腿,大声叫嚷:“快点松手!我还没跟你算账呀!”
  
  “都给你买了手链了,还想着以前的干嘛,”李弘彬再次打开盒子,取出手链,扣在那人的左手腕,“哎,闪闪发光的,显得你的手更黑了啊。”
  
  原本稍稍平静的车学沇再一次激动地拍打他的西裤,“李弘彬!啊啊啊!你!你!”
  
  李弘彬终于收获怀中人的“主动拥抱”,不过他并不满足。
  
  虽说看起来像是车学沇在这段恋爱中处于主动位置,实际上却是他先主动。在学生时期,李弘彬主动跟着这个“黑武士”,替这个前辈处理事情时又会故意吸取对方注意似的,从暗笑对方的愚蠢演变到肆无忌惮地吐槽,连对方有过的两段恋爱过程都清楚得很。
  
  这个现任做饭难吃爱逞强还喜欢碎碎念一生气就摆臭脸吓人可是!那种重视前任、与前任做朋友的态度,还是让李弘彬不爽。
  
  他压住车学沇的双手,对方手掌上的茧磨到他的掌心。
  
  “我我我,我什么?就知道威胁别人,还说算账,学沇‘哥’啊你先反省一下你自己!”“我不管!不准再说我黑了!这不是黑!怎么这么烦人呀你这个五短身材……”
  
  “前天带前任泽运哥送的饭菜回家,大前天就跟前前任在焕哥去吃泰国菜,一个月前跟后辈相爀一起去逛街,你还抵赖!最气的就是今年情人节,哇,还敢说我没有资格拿你送的礼物……”
  
  “你不是要我跟你做了吗!”
  
  车学沇一个翻身,坐到李弘彬的胯上,他捏住对方的肩膀,原本吵嘴的气氛变得暧昧,“那明明是气话,是你先不记得我们在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李弘彬有意不去看那人向自己敞开的胸膛,“谁不记得,那天你做的便当真的难吃,紫菜包饭真的,怎么可以这么酸!”
  
  “那是因为你小气吃什么都酸!”车学沇朝那张帅脸吼道,同时掰着对方的脸,“我是哥,不准顶嘴!你还敢不正视我!”
  
  换作是平时,贵公子李弘彬听见这种命令句就跟这个哥大声开吵了,可是现在,他看见对方始终没摘下自己送的手链,也没多想,就往那双抿着的小嘴亲一口。
  
  从生气到惊愕,从惊愕到委屈,充满被欺负的不满,李弘彬目睹了车学沇的表情变化。这个哥的脸颊仿佛受晒伤一样红红的,他转转大眼,看这个健康的家伙有没有头顶冒烟,但耳朵却被对方猛地揪住。
  
  要不是顾及到这家伙的右脚背,李弘彬发誓一定要将车学沇压在餐桌上教训一番,即使身上这哥一直蹭着他结实似伟岸的胸膛,扭腰做WAVE讨好他,他也不会改变。
  
  “吃到”之后他也不会改变要扔掉那个储物柜的决心。
  
  “学沇哥,”李弘彬躲开密集雨点一般的轻吻,“现在可以扔掉那个储物柜了没?”
  
  “你说什么啊……”“我说,扔了那个破柜子,我们再做,可以吗?不然我真的没心情。”
  
  车学沇不耐烦地回答“不要”,是他意料之中的事,倒是这哥手脚并用缠住他的腰,不让他起身,这就是意料之外了。
  
  “我扔掉啦!”
  
  车学沇涨红了脸,低头掐着李弘彬的腰背,又松手拉起滑下的上衣,“你出门后我就扔掉那个柜子了,搬下去很累啊,而且你怎么一直记着,原来你真的是弘豆呀,小心眼!”
  
  那个哥哥的衣袖再次被拉下,在客厅做,对李弘彬来说是第一次,他把人压到饭桌边,心想,这蓝白条纹睡衣太俗气了,暴露出傻瓜的窄肩缺点。下次得换个深黑色的,显出傻瓜脖子的天鹅颈优点……不了,黑色的话,搞不好车学沇会抓起来遮脸,到时候怎么看他哭的表情?
  
  毫无疑问,李弘彬在这一次情事里感到痛快,碍眼的柜子消失,自己在现任爱人心中地位的上升,以后不用担心跟这哥哥做的时候看见那个木柜,简直大快人心。
  
  但当他抱着衣衫不整的现任到卧室准备换下弄脏的礼服时,痛快消失,一阵痛苦来袭。
  
  “喂,学沇哥,你不是说柜子扔掉了吗……”“对啊。”
  
  李弘彬把人放到床边,指着一个突兀的麻袋。“那为什么还有一袋衣服放在那里?”
  
  “你说会给我买新的柜子啊,而且,而且你嫌弃我穿不好看!这些衣服我可以让给你穿啊,干嘛要扔掉?”
  
  一种无法以言语表达的愤怒体现在李弘彬那火红的双耳上,“……后天我休息,我们一起去逛街,怎么样?”
  
  “可是后天我要上班了,跟主任说好了……”“再请一天假!”
  
  李弘彬用力扑倒床上的人,纠结地捏了捏对方的右脚。
 
 

评论(3)
热度(35)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