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一事无成》(HYUKEN/爀啃)[下]

*我反省!我错了!😭
  
 
 
 
 

  
  
  
  等韩相爀反应过来,自己在三天前说的话有多么奇怪,那时已经是周六下班后了。撒谎说自己跟前任复合,很正常;四个人出来吃饭聊天,聊什么,聊你的现任是我的前任吗?
  
  覆水难收,他决定厚脸皮地给前任郑泽运拨了一个电话,问对方现在有没有时间,出来吃一顿饭,我请客。对方想了一会儿,回答他,可以,在哪儿?
  
  傍晚六点半,韩相爀先抵达西餐厅,挑了一个靠窗位置坐下,无聊地等了几分钟,同样穿着西服的郑泽运坐到对座,擦擦汗,点了一杯果汁,一口气喝光。
  
  “找我这么急,到底什么事?”“其实,泽运哥啊……”
  
  这提议还没说出口,另一个“前任”跟着出现,背着双肩包的李在焕“单枪匹马”地来到“现场”,瞟了坐在左右座的两人一眼,便靠在韩相爀那边坐下,他挠挠头,棕发刘海便被揉乱,“百闻不如一见,今天终于见到泽运哥了,你好!”
  
  郑泽运歪着头看这个陌生人,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是谁,“你是?”
  
  “我是爀儿的朋友啦,你一定就是他的……”“先点菜吧,元植哥来了就刚好上菜,你说是吗,在焕哥?”
  
  差点就坏事儿了,韩相爀想,他把菜单推到李在焕面前,给郑泽运的杯子倒水,在点菜的时候忙活了一会儿,终于定下四份不同的套餐。
  
  韩相爀看了看时钟,时间走得太快,过了二十分钟,快到七点,另一个哥哥还没出现,三个不互相认识的人坐在窗边,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等四份套餐全端上来了,郑泽运旁边还有一个空位,韩相爀忍不住望着那份完整的芝士鸡扒问道:“元植哥不来吗,菜凉了可不好吃了,要不在焕哥再给他挂个电话吧?”
  
  “他应该到了吧,”李在焕低头卷着意粉,撇起嘴,又放下餐叉,“我出去找找他,你们小情侣先吃吧,待会儿见!”
  
  卡座只剩下相看的两人,韩相爀继续咀嚼意粉,郑泽运倒是盯着这个弟弟,“刚才那个人说我们是情侣,意思是我们复合了吗?”
  
  “呃,他乱说的,哥别介意,我只是觉得单独跟他们吃饭有些尴尬,所以想叫您来,大家都是朋友,一起吃一顿饭。”
  
  “为什么突然跟我说敬语?”“因为……太久不见,要注重一下礼貌这些。”
  
  “爀儿,你变了。”郑泽运放下刀叉,就像他给前任下结论一样干脆,“我以为你叫我来是想谈复合的事,但是你现在却优柔寡断,真不像你。刚才那家伙到底是谁?”
  
  众所周知,韩相爀个性直爽,有时还会想什么就说什么,可是出门工作,说的话总要拐一些弯,不然会吃亏,这是他工作三年后明白的道理。
  
  “泽运哥,我没变,你问我想不想复合,我拒绝你了,可是不代表我们不再联系,现在这样只是朋友聚餐,你也不用想太多。”
  
  “你干脆一些。”
  
  郑泽运不打算含糊过去,他绕到韩相爀的身旁,没有把人挤到玻璃窗上,只是自顾自地倒茶,“当初我甩掉你,是因为我觉得,你不喜欢我。”
  
  “分手这些事是自然而然地……”“你喜欢的,其实是刚才那个大眼厚唇的家伙,对吧。”“不……我对他没感觉,他也有其他人。”“当初为什么跟他分手?”
  
  韩相爀认为自己早已解释过这个原因,自然而然,觉得应该分手就分手,不需要留恋,真的要问为什么,什么都是分手的理由,比如,对方的做的发型很难看,再比如……
  
  对方性格太开朗,自己不能从对方身上找到一种安全感。
  
  “不适合啊,”韩相爀开始感到久违的尴尬,“没有理由。”
  
  郑泽运了然地回答“好”,终止这个话题,两人沉默地吃着饭,一个人趴在桌边补眠,另一个人划着手机,当然,玩手机的就是韩相爀。
  
  时间忽然变慢,一分一秒流走的声音他都听得清楚,只好以看新闻和玩游戏来杀时间,等到店铺快打烊了,服务员提醒了,他才从激战中抬头,坐在对面的人早已离开,空荡荡的座位仿佛在说,一开始你就是一个人,现在你也是一个人。
  
  他问了账单,服务员却不耐烦地说已经付了,催促他这个最后的客人赶紧离开。韩相爀收起没电的手机,想起一直没回复的客户,现在估计找同事处理业务了,也懒得计算到嘴的鸭子又飞走了多少遍,他现在只想回家,买半打啤酒,边喝边通宵看情景剧。
  
  走出玻璃门外,他径直走向电梯,胶囊船似的电梯升起,舱门一开,另外一名乘客缩在角落,见他进来便站直身子,笑着说道:“对不起呀爀儿,他不来嘛,我也不好意思再回去,想着说你们两人世界……”
  
  “嗯。”
  
  韩相爀按了底层按钮,舱门缓缓关闭,他转过身,终于肯正视眼前这个前前任,“哥怎么还在商场晃悠?”
  
  这个前前任也抬起头,努着嘴,“这不是等你嘛,我才发现我们住的地方挺近的,回家有个照应还是好的。”
  
  “元植哥呢?”“都说了他不愿意来嘛。”“你等一下。”
  
  电梯门一开,韩相爀又按下关门键,“泽运哥送我的礼物还没拿,我得先回去拿。”
  
  前前任的语气突然变得恶劣,“什么礼物,很贵重吗?”
  
  “一只手表。”“既然贵重那当时干嘛不塞进包里?”“忘了。”“会不会是你带了自己不记得呀,快打开手提包看一下。”“不必了,还是去店里确认一下吧。”
  
  “泽运哥根本没有给你留下什么礼物吧!”
  
  气急败坏说出的话都是真话,李在焕抿起唇,变得沉默。
  
  为什么他会知道?因为他躲在店外观察,足足看了餐厅那两人好几个小时,才知道餐桌上除了碗碟杯子以外什么也没有。为什么他要站在店外观察?因为他根本没通知金前任来餐厅吃饭,厚着脸皮撒谎,是为了让自己不那么难堪,另一方面,他很想确认一些事,确认某个人是不是真的跟那个陌生人复合。
  
  而某个人隐约地猜到,之所以这个前前任会这么做,是因为……
  
  他把这个前前任堵到墙角,看着对方无言以对,便摆着臭脸问道,明知道我跟泽运哥没有复合,为什么要问我他会不会来?是不是忘不了我?刚才不是很会说吗,现在回答我啊,李在焕。
  
  那人不甘示弱地瞪着大眼,是啊,我忘不了你这个混账小孩,为什么六年前会甩掉我,为什么我要为了你去改染发色,我就是想看你没办法跟别人交往的样子而已,你真的很烦啊韩相……!
  
  不让对方呼唤自己的名字,韩相爀按着那个人的脸颊,制止那双不停张合的厚唇,他低头啃咬那双唇,没有用力,六年来积累的思念像这两道交叠的气息,轻缓,节制。
  
  轻吻过后,他搂住眼前人,感受对方稍稍升高的体温,他却说不出“我们复合吧”这句话。人活着就得有原则,复合跟谈新恋爱不一样,复合是消磨彼此的耐性,谈新恋爱是互相试探,复合干嘛,不复合。
  
  “我还是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
  
  说出这句话的人是他怀里的李在焕,韩相爀松开双手,看着对方认真的表情,他稍微思考一下,“在一起”算不上复合,“在一起”算是告白,不算复合。既然不算复合,那“在一起”就没有问题。
  
  “好,”韩相爀揉着对方后脑勺,“在焕哥的头发很干燥呀,别染了。”
  
  “今天才染的,我喜欢你呀,我喜欢你!”“我也喜欢哥啊!哥为我做出的改变我都很喜欢啊!”
  
  真是失败者才会用的思考方式,韩相爀既无奈,又暗爽地想。
 
 
 

评论(3)
热度(20)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