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抓阄游戏》(LR/REO/90/93/HYUKEN)[HYUKEN-Extra]

*是爀啃的番外所以…
 
 
 
番外 - 赫啃篇-
-《偶像剧症候群》-
 
 
 
 
  谁真谁假,既真又假?
  
  -
  
  周六休假的今天,成员们都呆在宿舍睡觉,早起的车学沇如常地出门散个步,十点多回到宿舍的时候,却听到了类似鸡飞蛋打的声音,一打开宿舍门,看见李在焕低头搓着眼睛,韩相爀就站在他对面一脸茫然。
  
  “还以为你是认真的呢!结果只是我自以为是!”激动的李在焕忽然抬起头,指着韩相爀,“原来你是跟我玩玩儿的!”
  
  站在玄关的车学沇感到莫名其妙,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李在焕就迅速跑进韩相爀的房间,“韩相爀是混蛋!”
  
  站在客厅的韩相爀只是摇摇头,捏紧拳头,看见站在门外的车学沇后,一脸懊恼地打了个招呼,又揉了揉脸。
  
  而李在焕和韩相爀吵架这件事,就这么被人发现了,但为什么他们会吵架?
  
  率先看见这件事的结果似乎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而事件的开端和过程只能从其他成员口中得知。
  
  原来,首先发现韩相爀和李在焕在客厅里对峙的,是准备洗漱的成员郑泽运。根据他的简述,早上八点半,在他拉开房门到推开浴厕间门之前的那段时间里,漩涡中心那两个人就已经有些不对劲。
  
  “我说的话不会让其他成员知道的对吗?
  
  “好。原本,这两人好好坐着,可在焕忽然站起来,说了一句‘你不了解我的心吗?’后,相爀还是坐在沙发边不说话。”
  
  以为只是成员之间的互开玩笑,郑泽运并没有多在意,后来一想,才知道那是一条导火线。虽然郑泽运平时是个冷酷男子,但在这种时刻,他不禁担心起来。
  
  “感觉之前在焕就很不对劲……大概四天前,在焕跑来问我现在的流行是什么。我不知道。然后他就找其他成员了。
  
  “虽然在焕不对劲,可是相爀那种不管不顾的态度更糟糕。”
  
  -
  
  对于“李在焕在冲突爆发之前就不对劲”这个观点,刷着牙的成员金元植也点点头:
  
  “在焕哥这周确实有些不寻常,在两天前突然从背后抱住我问我这样有没有心动的感觉,我当那是哥哥的撒娇,没有理会。”
  
  金元植是今天第二个发现韩相爀和李在焕吵架闹翻这件事的成员。
  
  在郑泽运踏出房门洗漱后,过了三十分钟,金元植也跟着从郑泽运的房间里出来,只伸个懒腰打个呵欠的功夫,他的脑袋就被郑泽运敲了敲。
  
  “泽运哥那一敲我就清醒了,睁大眼睛却看到客厅里他俩坐着,不过他俩在对话。说了什么话我听不太清楚,但是爀儿是一脸苦笑地回答。”
  
  他说着便挠挠头,像要再现韩相爀当时的表情,提拉着自己的下垂眼,发现并不能生动地还原韩相爀的眯眼后叹了口气。
  
  “嗯?你问我为什么记得爀儿的表情?因为当时的我也很无奈。为什么无奈?昨晚,我和泽运哥聊天儿聊晚了,我想着回去睡吧,他却拦着我说太晚了干脆在他房间睡。我是个君子,所以就决定坐在椅子上睡了一整晚。
  
  “正因如此,今天凌晨两点的时候,我被在焕哥房间那些声响吵醒了。我准备起身开门出去看看情况,结果睡迷糊的泽运哥伸手拦住了我的腿,还嘟囔着让我别走,所以我就只好坐回去。这个声响大概持续了五分钟,是砸物品的声音,要形容吧,大概是乒乓的声音。”
  
  可能是嫌叙述过于干燥,金元植尝试再现他想象的场景,他拿起时装杂志砸到沙发边,试图发出响声。
  
  “后来我实在太困了,就靠着椅背睡着了,直到天亮我才醒过来,哎,果然不能坐着抱臂睡觉,现在浑身都很酸呢。”
  
  -
  
  金元植的长篇论述并非无可取之处,在这段话中,可以得知在周六的爆发前,李在焕已经埋下了爆发的种子,且于周六凌晨愤怒地砸物品发泄情绪。
  
  光听两个人的叙述似乎并不能还原事实的全貌,到底今天凌晨这两人发生了什么,才导致早上的冲突?我们从其他成员口中得知,组合内通常最晚睡的成员是李弘彬。
  
  开始,他并不愿意说一句话,只是戴着耳机听歌,直到队长充满威严地问起他,他才摘下耳机,整理情绪,眼神却不自然地飘向别处。
  
  “你要问我他俩今早为什么吵架了,我真的不知道。不过凌晨的时候,我在玩手机却听见周围很吵。那时候应该是……三点左右?
  
  “打开门缝就看见,一个人把另一个人按在墙边。为什么没有立刻开门?一般听到怪声,都会提起警惕先开点儿门缝看看吧。”
  
  李弘彬的手指不自觉地点着膝盖,飘忽的目光终于聚焦在自己的手背上。
  
  “因为没开灯,看不清楚他们在做什么,过一会儿,似乎是扭在一块了,好像在泽运哥房间附近。
  
  “然后这两人好像撞到些什么东西,应该是门,因为看到他们摔了一跤。而且他们在用气音说话,所以我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但你现在一问,我可以确定那两个人就是在焕哥和韩相爀了。
  
  “哈?为什么当时不冲出去看个究竟?我以为自己只是睡眠不足产生幻觉而已!当时,我转眼就想到自己有耳机,我就回到床上,戴个耳机继续玩游戏,玩着就睡着了,早上十一点多才醒过来。”
  
  -
  
  听过李弘彬的叙述,我们得知凌晨三点左右,李在焕和韩相爀两人才起的冲突,这与金元植所说的“凌晨两点”有所出入。
  
  我们再看看,李弘彬所说的“两人撞到门所以摔了一跤”,这个声音应该不小,所以在郑泽运房间的金元植能够听见,这并不奇怪,可是为什么他先提出“在焕哥的房间有些吵”才把他吵醒呢?到底是什么让他下意识判断为是李在焕的房间而不是其他成员的房间呢?
  
  对此,我们尝试对他提出疑问,可是他却拒绝了解释,并有些慌张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个过程有了疑点,如果毫无头绪,倒不如让我们返回起点,看看事情的本身,似乎有了新进展——
  
  十一点半,刚刚和韩相爀吵翻的李在焕忽然打开紧闭的房门,朝站着的韩相爀说:“我是这么地相信你,没想到你竟然会欺骗我!”
  
  “在焕哥,别闹了……”
  
  “我是这么地相信你,没想到你竟然会欺骗我!原来你和我只是玩玩儿的对不对!我是这么地相信你,没想到你竟然会欺骗我!”
  
  李在焕重复着这句话,表情像一只受伤的野兽,眼眶盛着泪水。但韩相爀的表情像在做一个重要的决定:“我并没有欺骗你,你要相信我,我只有你了。”
  
  说完这段话后,韩相爀觉得自己的灵魂被抽去一半一样愣在原地,他对面的李在焕却立刻收起表情,回到房间。
  
  站在他俩旁边的车学沇陷入迷惑,而李弘彬戴起耳机不再说话。
  
  
  -
  
  事情的发展过于扑朔迷离,现在只好听一听当事人之一的叙述来了解清楚了。
  
  “也不是特别的事……只是生活的小摩擦而已,你也不要太过关心吧?我知道了……哥哥们都很关心我,尤其是在焕哥。就是周一的时候,我跟他聊天,聊着就聊到电视剧上了。”
  
  韩相爀揪着自己睡衣的衣角,完全不像他平时对生活游刃有余的模样。
  
  作为组合内的忙内,他时常有“忙内ontop”的抱负,为了培养艺能感,他也看过不少电视剧,想象力破表的他更自认为是组合内的名品编剧。
  
  “在焕哥看过许多电视剧,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电视剧。我说还是喜欢看爱情校园类型,哥就说年龄果然产生隔阂,他喜欢情景剧或严肃类型。
  
  “我觉得聊天氛围很轻松,所以我就说了一句‘还是喜欢那种校园设定,以恋爱为主线的剧情’,没想到在焕哥记在心里了。
  
  “然后第二天,也就是周二,我们活动结束后,他就忽然不理我了,我问哥怎么了,哥只是鼓着包子脸,虽然很可爱……但突然就朝我说一些奇怪的话。”
  
  韩相爀深呼吸了一下。
  
  “他对我说:‘韩相爀是大白痴!我不搭理你了!哪有你这种家伙!’
  
  “我问哥怎么了,他就一直重复那句话,无论我说什么话他都听不进去。忽然,我急中生智,想起这是之前放送完毕的金土剧中,女主角生气时说的台词。
  
  “难道他是要我对上台词吗?所以我尝试回了一句男主角的台词,他才恢复正常,给我买了牛小肠。你要问我当时回了什么?不,太肉麻了,现在说不出来。
  
  “自从那次之后,在焕哥就变着法子折磨我……也不是折磨,就是捉弄。经常朝我说一些肉麻的台词,让我对上去,不然就一整天不搭理我。今天凌晨那会儿,弘彬看见的,那是在焕哥突然想到一个场景,抓我来做实验。”
  
  他边说边搓眉头,非常苦恼的样子,等情绪安定后,他又强撑起精神。
  
  “为什么在今天凌晨吵起来?原本,昨晚十一点左右,我跟在焕哥两个躲在房间玩游戏,可能是我没让着他,他一直输。哎,我认真起来就是不顾一切的……
  
  “在焕哥可能因为输多了,就生气了,不单砸游戏机,还把我揍一顿。我作为弟弟,不可能对哥还手对吧?所以我挨了好几下。”
  
  似乎怕别人不相信,韩相爀卷起衣袖,手臂上确实有几道不规则红印,甚至有一处还发青。
  
  “没想到在焕哥气还没消,我跟他好好躺床上睡着,半夜他就突然按着我的手腕,骑在我身上要我演偶像剧男主角……嗯?下面这些话不可以详细说?好的,我注意些。反正,我觉得不能纵容在焕哥了。
  
  “但在焕哥……他真的太任性了,他把我拉出门外,企图以其他成员来施压,一定要我演一个叛逆的富二代少爷。没办法,我只好顺了他的意,他开始得寸进尺,说很喜欢我这样之类的,哎……也不知道哥是不是太没有安全感了。
  
  “结果到今早,他还继续发难,我再也受不了了。”
  
  等等,韩相爀的发言可以先放在一边。因为在这时,事件又有了一个迅猛的进展。
  
  -
  
  十二点整,李在焕穿着短裤赤裸着上身,绑起头巾,趿拉着那弟弟的拖鞋出现,朝正坐在客厅的韩相爀激动地说:
  
  “相爀,你不爱我了吗,我卖房干农活,好不容易给你买了车子,你不爱我了吗?!”
  
  而韩相爀扶着额头:“够了在焕哥别再演了……”
  
  结果李在焕换成一种生无可恋的表情,毫无感情地重复:“哦。你不爱我了吗好不容易给你买了车子你不爱我了吗。”
  
  “……”
  
  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刚刚的冲突,其他成员压根没注意他。直至敏锐的韩相爀想起些什么,他迅速抄起一件衣服给对方套上,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这场冲突才算真正地告一段落。
  
  -
  
  虽然作为当事人韩相爀的发言戛然而止,但现在可以听听另外一名当事人李在焕的发言。
  
  “这些话韩相爀是听不见的吧?
  
  “哎,也不知道你在为这小事忙活什么。其他成员说我这周神经兮兮的,我没关系,如果连韩相爀也这么说的话,那可不行。
  
  “周一下班的时候我问韩相爀喜欢什么类型的电视剧,只是随口一问,结果他跟我说了一大堆想法,就是关于理想中的爱情。”
  
  不同于刚刚的疯狂,李在焕套着韩相爀的短袖罩衫,一脸平静地拨弄手机。
  
  “他以一种‘如果哥能够做到我说的这些就真的太好了’的眼神盯着我,就这么瞅着我一宿。所以周二早上醒来,我就立刻找泽运哥问怎么应付麻烦的恋爱对象。
  
  “当时泽运哥也苦恼了一阵子,我当然知道原因——因为最近元植也是不黏着他玩,两个人似乎在上个月闹了点矛盾。
  
  “为什么我这么推测?在上个月的哪天来着,反正那天元植的房间特别吵,我还看到泽运哥半夜溜进对方房间,我一提,泽运哥就揍了我一顿。所以就知道他们闹矛盾了。
  
  “我对泽运哥的答案没抱什么期望,所以我就问队长车姨母了,嗯,他说,先顺着对方意,只要对方不过分要求的话。
  
  “可是那小子越来越过分,要我念白痴台词也就算了,还开始玩角色扮演,让我演老师,他演学生,类似于设定情景对白然后演戏似的,哎,就在昨晚啦在昨晚!
  
  “我觉得这样太他妈的……对不起,太不知所谓了。不过见他一直缠着我,所以我就由着他,陪他演了一会儿戏,可把我累惨了。
  
  李在焕挠着脖颈,这个动作掀起了圆衣领,或许是春日的蚊虫太多,他的脖子和锁骨上有些红疹。
  
  “但一想到,我跟他都有同床共枕之谊了,好歹他也得明白我一些吧?我越想越气不过,就在今天凌晨,我把他揪出去,跟他说这够了,他以为我在逗他玩儿。
  
  “我心想,你是这么喜欢玩儿是吧,成!我不搭理他,就推开他,他还以为我进入某个情景某个角色,一直纠缠着我。我也不是吃素的,就跟他打起来呗。”
  
  李在焕忽然举起拳头,锤着空气,表情有些凶狠。
  
  “可能是我俩打架打得起兴,引得周围有些吵,扭打之中刚好撞到了泽运哥房间的门,才发现那门是虚掩着的。所以,也就刚好看到个有意思的——可以说出来吗?下面这些话可以说出来吗?”
  
  出于对事件的深入理解,我们还是允许当事人说一些有助事件水落石出的话。下面这番话到底有没有用,要听过想过才知道。
  
  “我看见元植搂着泽运哥睡!天呐……我还看见泽运哥蜷着身子就往元植的怀里缩,没想到泽运哥也有这种时候!哇……看得我和韩相爀都愣住了,所以我俩也就休战了。”
  
  “什么?元植跟你说两点的时候听到我的房间吵?开什么玩笑!肯定是因为上次泽运哥溜进他的房间,这次他想报仇,溜进泽运哥的房间吧?还忘记关门,真让人着急!”
  
  李在焕捂着嘴,似乎在忍笑,整理好了表情后,他又严肃地拍拍后脑勺。
  
  “说回正题,虽然休战,可是今天我就跟韩相爀杠上了,对,就是你刚刚看到的这样。这小子真讨厌,不过他晾一会儿就好了,虽然他烦人,但某种程度上抗压力很高。
  
  “不过今晚估计我也睡不好觉就是了……”
  
  至此,所有成员的叙述都听过了一遍,或许对于事件的真相,我们有所了解了。
  
  -
  
  什么?你问队长车学沇的发言?他似乎不愿意对这件事多作解释或评论。
  
  他去了哪里?在目睹了整个过程后,貌似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开始翻来覆去地找什么,终于找到了被扔在一边的笔记本电脑。
  
  他看了看手表,中午十二点半,没吃午饭的他翻开笔记本盖子,开始对着屏幕敲击键盘。
  
  『观察报告
  
  最近发现仅存于年轻人一种的新型精神疾病,具体表现为沉浸于偶像剧剧本中不能自已,没想到本组合成员也不能幸免。
  
  我认为这种病应该有个名字,所以我将其命名为:偶像剧症候群。
  
  具体描述如下:
  
  
-END-
  

评论
热度(12)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