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抓阄游戏》(LR/REO/90/93/HYUKEN)[14]

14
  
  
  
  晚上十点三十分,JF公司的练习室一切如常,没有通电,昏暗又空旷。但过了几分钟后,这间练习室充满了火药味,它的门被人用力踹开,又被用力关上,它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来人要这么粗暴地对待自己。与练习室一样充满疑问的,是一个名叫李在焕的青年。
  
  刚才的他,在演出完毕后习惯性对忙内韩相爀应付一句擦擦脸上的汗吧,忙内就话里带刺地回他关你什么事。这句话虽然没带脏,却让李在焕感受到什么叫“目无尊长”。他想,这个把月来这臭小子聊天打电话没停过,故意挑衅他,是时候教这小子什么叫尊重。
  
  他无视站在他面前的韩相爀,拿出纸巾递给旁边的金元植。这还不够,得拆开纸巾拿出一张擦对方的双鬓,金元植被李在焕这动作吓得直说谢谢让我自己来吧,他才满足地点头,回对方一句:“葛格照顾底迪是应该的嘛,你就不要客气啦!”
  
  但李在焕没想到,给人上课教别人怎么尊重却被学生报复了。韩相爀抬起手揪着李在焕,这个动作持续时间还很长,从演出完毕到回宿舍,李在焕觉得自己的手腕都是瘀血了,韩相爀这学生估计也要给他这老师上一课,所以把他带到这个空气不流通的破地方。
  
  “喂,韩相爀,赶紧松手,不然别怪我动粗了。”
  
  虽然是警告,可是李在焕一说完就立刻用力甩开对方的手,完全不给对方改正的机会。韩相爀看着自己的手,以身高压制李在焕,“哥,你适可而止一些。”
  
  “什么适可什么而止,”李在焕嘟囔着,视力不佳的他摸索着方向,想走到门边,“脑袋有毛病就去看心理医生,难不成你还想我给你开解心结?”
  
  韩相爀伫立在黑暗中,“既然你讨厌我,为什么要误导我?”
  
  “什么误导,你在说啥屁话?你啥也别说了,要干架就现在干一架,以后咱俩互不拖欠。”
  
  李在焕应该是找不到出路,所以也跟着愣在墙边,不过他不耐烦,所以开口就是方言,还像小混混一样。
  
  “在焕哥明明喜欢我却矢口否认,我不懂哥怎么这么懦弱,不敢正视自己的感情,”与充满压迫感的动作不同,韩相爀的语气带着灰心丧气:“即使是这样,我也会追逐哥……”
  
  他苦恼得说不下去,李在焕却侧过脸,噗哧一笑。
  
  “哥是觉得这样的我很可笑吗?”
  
  回答他的只有李在焕那几句笑声,这让韩相爀感到很上火,愤怒的他十分清楚,当自己迈开脚步追逐对方,对方也迈开脚步逃跑——只要见到了对方的背影,他就只会一直追逐下去。
  
  但对方真的对自己没有感觉吗?
  
  韩相爀走到李在焕面前,抬起手往对方耳边一拍,整间练习室亮堂起来,他迅速握住对方的手腕,把对方的衣袖扯开,那条旧手链就展露在两人面前。
  
  李在焕拧紧眉,转而盯着韩相爀,“你发什么神经?”
  
  “这条手链是我给你的,哥如果是讨厌我,为什么要一直戴着?”
  
  李在焕没有回答他,只是转头就走,却被韩相爀拦住,“我在问哥,请回答我。哥是成年人吧,无视别人很礼貌吗?”
  
  “要手链吧,还给你,”李在焕把手链扯下来递给韩相爀,韩相爀被眼前人这种态度惹烦了,他紧捏着手链,“在焕,别再逃了。”
  
  “哈?你说什么?”李在焕转过身,双手揪住韩相爀的衣领,怒瞪着他,“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直接叫我的名字?”
  
  “我已经不再逃避了,”韩相爀理顺了呼吸后坚定地望向李在焕,“所以在焕也别逃避了。”
  
  “逃避?你小子在说什么啊?”
  
  李在焕把韩相爀摔在地上,地板发出一声闷响,没等韩相爀坐直身子,李在焕迅速骑在他身上,按住他的手腕,“你想要面对?啊?现在这样就是面对是吗?”
  
  从韩相爀的角度来看,眼前这人有些神经质,因为这人处于逆光中,他看不清这人的表情。他听见这人问他这种感觉怎么样,他却不自觉地瞟到这人的脖颈,视线下移后还看见锁骨。韩相爀转过头,不再看李在焕,但对方立刻朝他脸上砸了一拳。
  
  李在焕皱起眉毛,笑了起来,眼神让韩相爀看不懂。接下李在焕说的这句话,却是两人斗争的导火线:
  
  “我做错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在最初的时候跟你说话。”
  
  现在开始就在做梦吗?李在焕边揪着韩相爀的衣领,边想。而他的衣领也被对方揪住,两个人开始毫无美感地打斗。他朝韩相爀的腹部砸了一拳,对方翻过身压住了他的右手腕,所以他挥起左拳砸向对方手腕。
  
  “把刚刚那句话收回去。” 韩相爀凶狠地盯着李在焕,擦了擦手臂的血痕,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以连敬语也忘了用。
  
  “你以为你是谁?别自以为是了,爀君,清醒点。”
  
  李在焕想,一定得有一个人先醒过来,把沉睡在一边的家伙唤醒,两个人才能脱离这个没有意义的梦境。
  
  可是在这场梦里,醒不过来的人似乎是我。
  
  偌大的练习室没预料到,两个青年的打斗竟然持续了这么久。刚刚李在焕朝韩相爀说出那句话后,韩相爀的拳头就砸了过来,虽然他迅速地躲过,但被对方推开,身子撞到镜子上。
  
  李在焕没顾及到被撞到的镜面,怒火让他迅速爬起,朝对方膝盖就是一脚。两人打起架来不如暴力美学电影中的动作流畅,但每个动作都在冒出火花。在最后,韩相爀顾不上红肿的左脸,紧紧地搂住李在焕的肩膀,这意味着青年李在焕的落败。
  
  “为什么哥不愿意相信我?”“你在说什么废话?”“我喜欢的是哥啊!”“闭嘴。”“我说了我喜欢的是你李在焕你明白吗?”“我让你闭嘴你这个疯子!”
  
  李在焕转而按住韩相爀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对方却费劲地掰下那只青筋暴起的右手,颤抖地重复:“我喜欢的是哥啊……我喜欢的是你……”
  
  窗外下着雨,怎么室内也开始下雨了?
  
  他感到脸上沾了些水滴,仔细一看,才知道韩相爀的双鬓都被热汗沾湿。他想继续说些难听的话,却感觉到酸涩在嘴边蔓延。
  
  这种事也化为考验吗?他苦笑着摇头,只好看着那几道热汗说话:“我知道啊,早就知道了。”
  
  “为什么哥要这么残忍地对我?”
  
  “我在想,你喜欢我又能怎么样,回应你的话,不能给你什么,现在也不能给你什么承诺,我总觉得,保持现状就……”
  
  保持现状就好,不去挑明,当作没事发生,假装风平浪静,这对你而言是残忍吗?
  
  难道不是我对自己残忍吗?你又怎么会明白……
  
  李在焕现在无法思考。全因为韩相爀那张在他眼前放大的脸。嘴唇的触感提醒他,眼前这个人已经踩过界线。惊讶让他忘记推开眼前的弟弟,但这个懂事的弟弟只是轻吻他后就松开双臂。
  
  “现在就算被哥拒绝也没关系了。哥就……拒绝我好了。”
  
  李在焕望向韩相爀,要说些什么,结果对方掀起他的刘海,“哥的眼睛不好,汗都快渗到眼睛了吧,”说着就拿出一根不知从哪儿变来的细橡皮筋,顺手给李在焕扎了个冲天辫,“这样就不会刺到眼睛了。”
  
  拒绝的话到嘴边又变成了开玩笑似的埋怨,“这样看着很笨,不用这么麻烦啦,”李在焕急忙要把橡皮筋摘下来,可是被对方握住了手腕。
  
  “所以这就是拒绝的信号吗?”“什么啊。”
  
  “有时候我分不清哥是在开玩笑,还是在认真地说话。请哥明白地告诉我吧。”“现在只是一根橡皮筋的小事,需要这么认真吗?”
  
  “因为我再也不想被哥的态度左右,我……”
  
  韩相爀还没说完,自己的手机铃声却不合时宜地响起来。他转身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忙内line李弘彬,他迅速接听,聊了一会儿后才想起身旁还有人,匆匆挂掉电话后,却看见李在焕顶着冲天辫玩着手机。没等他解释,李在焕先发问:
  
  “这几天你聊电话的对象是谁啊?”
  
  “弘彬。”“我知道。”“哥为什么明知故问?”“嫉妒,不行吗?”
  
  韩相爀瞪大眼睛,怀疑自己听错了。李在焕却收起手机,抬眼望向对方,“朋友之间也会有嫉妒,不是吗?”
  
  “哥也经常跟92line的珍哥聊天吧?”“我跟他聊天没吵着你,我跟他聊还是有分寸的。”“我也会嫉妒啊……”“你要是在意,那下次我不跟他聊这么多了。”“什么叫‘我在意就不跟他聊’的……”“迁就你啊!”
  
  韩相爀一听,把李在焕拉到自己怀里拥住,“哥的意思是接受我了吗?哥!”
  
  李在焕哈哈大笑起来,韩相爀抬起手捂住对方的嘴,可是对方依旧笑得身子都颤抖了,他有些郁闷。每次他说一些话,李在焕总是笑眯眯地听着,像在否定他,又像在肯定他。看着那双眼泪都笑出来的眼睛,他松开手,“哥快回答我啊!”
  
  “哎,好脏啊你的手!”李在焕嫌弃地翻了个白眼,但没急着擦脸,“算了,真拿你没办法。从开始就这样,真拿你没办法……
  
  “刚刚我发现,我在嫉妒你和弘彬关系很好。”
  
  李在焕说着,习惯性地轻笑,“可是,这是因为我不够了解你才会产生这些负面情绪。我想,我们都需要时间去互相了解……”
  
  要让对方明白你的想法。这是郑泽运对他说的话,而他也灵活运用了:“能先保持现状吗?”
  
  他终于明白,命运的交叠让心中衡量一切的天秤开始失衡,无法计较得与失是否对等。
  
  “在焕哥啊……”
  
  韩相爀被对方的笑容感染,想抱紧对方,却发现腰间传来一阵紧缚感,他眼前的这个哥正用力地回抱他。
  
  事情发展得太快,就连脑筋转得快的韩相爀也搞不懂,为什么前一秒还在抱着他的李在焕,现在转而拉着他的手腕走到走到练习室门边,可是一想到这哥总是跳脱的状态,这也不足为奇了。
  
  “现在就回去吧。”“什么?”
  
  “走吧,”李在焕悠悠地说,“太晚了,不回宿舍了,还是外宿一晚吧。”
  
  韩相爀想握着李在焕的手,但被对方拨开了。不过他发现,刚刚丢在一边的那条旧手链,不知何时重新系在对方手上。
  
  四年前,韩相爀把随手买的便宜手链送给李在焕,作为高中生的他品味确实不怎么样,花花绿绿的,按现在的他来看就是一条黑历史,不过他没想到李在焕时常把它带在身边,直至一个月前他才发现对方这个习惯。
  
  “在焕哥,手链太旧了,”韩相爀摩挲着那条链子,“不如换一条吧?”
  
  “不用。”“我再送你一条吧。”“可以,但送之前我还是会戴着这条。”
  
  发现韩相爀愣在原地,李在焕转过身,朝对方露出释怀一般的笑容,“快点,你要跟着我走,傻瓜。”
  
  这个笑容可以理解为两人心意相通吗?韩相爀此刻看不懂那人的笑容,只是随着那人的步伐,目光追踪着那人的背影。
  
  李在焕终于接受自己了吗?韩相爀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是两个感情观相反的人碰到一起了。在焕哥认为保持现状就好,他却想要更靠近对方。
  
  他揉了揉头发,刚刚说的“依旧会追逐你”这番话会不会被对方记住?现在要不要说些补救的话?
  
  “刚刚爀儿说的‘会依旧追逐哥’,意思就是爀儿愿意耐心等我对吗?”李在焕转过脸,果然说出了韩相爀一直担心的话。
  
  韩相爀顿了顿,“怎么说呢……这个也要看哥……”
  
  “不会让你等太久的,”李在焕又夸张地笑了起来,“你这小子还在我旁边嘛,是不是?”
  
  “在焕哥……?”“感动吗?快抱住我呀!”
  
  韩相爀以为对方会热情地张开双臂等待他的拥抱,结果当他想强势地搂住对方时,对方只是敲了他的头,“都是成年人了,搂搂抱抱什么,走啦!”
  
  “哥不喜欢我啊……”“喜欢,不过喜欢也要有限度。”“那就还是不喜欢我啊……”
  
  看着韩相爀一脸沮丧,李在焕咂咂嘴,叽里咕噜了一会儿,又冒出方言来:“忒欢喜咧,你懂啥啊?”
  
  “什么?”“没什么,只是随便说的废话而已。”
  
**
  
  6th Goon Khart Kpop Award演出前,金元植如常目光追踪郑泽运,不过与他设想的并不同,对方正检查车学沇的麦克风是否运转正常,这种平常的动作在他眼里看来有些暧昧的意思。
  
  检查耳麦罢了,不需要环抱吧?金元植皱眉,看见郑泽运快要把车学沇整个人抱住。他想走近故作不经意地推开这两人,但郑泽运适时放开车学沇,拍拍对方肩膀,又揉揉对方的脖子。
  
  让金元植更不解的是,郑泽运靠近车学沇耳边说悄悄话,后者一听立刻笑了起来,也朝前者的耳朵回了几句话,两人的互动频繁紧密,有说有笑,直到上台准备队形,车学沇的视线才肯从郑泽运身上拽下来。
  
  私事不会影响公事,面对观众与摄像机,成员们发挥出该有的水准,尽情把热汗挥洒到舞台上。一场演出完美地结束,成员们又匆匆地回到后台,在后台走廊,金元植抬起手想拉过郑泽运,却被车学沇笑着勾过肩膀,“我们拉比今天的rap发挥得真好啊,我也想唱rap!”
  
  “哥还是好好当lead vocal吧。”“哎呀,真小气!”
  
  瞧车学沇要重新拉郑泽运的手,金元植再次勾起他的肩膀,把车学沇扯到一边儿就开始压低嗓子说话:“队长你到底在想什么?”“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
  
  车学沇厌恶地推开金元植的胳膊,“既然都选了弘彬,就不要再纠缠泽运了吧?”
  
  “什么‘选了弘彬’,你说什么啊?”“你就别对我用这套,泽运吃你这套不代表我吃,装傻也要看是对谁。”
  
  车学沇的视线瞟向别处,似乎在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他用力地揪住金元植的衣领,“真有你的,我不得不佩服你呢!是不是写情歌歌词写多了,rap唱多了,嘴皮子就能溜一些呢?”
  
  “放手,衣服捏皱了我可不负责。”
  
  车学沇用力推开了金元植,“泽运已经放弃你了,你还要说什么?还嫌说得不够吗?你就别再烦他了。”
  
  “泽运哥真的这么说的吗?还是说只是你一厢情愿的理解……”“少来了,那天你扔下弘彬一个人在宿舍,我和泽运回到宿舍也看见他不对劲了,只是没想到你这么糟糕而已……”
  
  “我跟弘彬已经说清楚了,”金元植咬牙切齿地瞪着眼前的车学沇,手不自觉地捏起拳头,“我的选择是……”
  
  车学沇噗哧一声,抬手打断对方的话,“你说什么也没用,我跟泽运已经在一起了。我也说过,我不像你,我没有选择,只要有机会,我就会抓住。”
  
  “泽运哥没说吧?”“至少在他最无助的时候,站在他旁边的人就是我。我跟他干嘛去了,也不用向你报告啊。”
  
  金元植忽然觉得,眼前这人变得面目可憎,他甚至过分地想:这家伙就是一只笑面虎,用温和的笑容来掩饰自己的内心。他想撕开这家伙的假面,平时充满犹豫的他在这一刻竟然冲动起来,抬起拳头准备砸向对方,却被人拦住了:
  
  “学沇哥说了什么让元植这么生气?”
  
  李弘彬拉过金元植的胳膊,把人护在身后,车学沇见这阵势,舒了一口气:“没有,只是想让元植教我唱rap,可是他好小气,不愿意理我……”
  
  “你他〇的……”“你看!他又说脏话了,哎,幸亏不是放送中,不然得剪掉。”
  
  “你们在干什么?”
  
  刚脱下演出服的郑泽运穿起一件厚外套,察觉在化妆室内只剩下李在焕和韩相爀两人后,他开始出门寻找车学沇。
  
  却看见最不愿面对的人就在车学沇旁边。他快步走向车学沇,握住对方的手,“聊天也不是现在,赶紧回去换衣服。”
  
  “好啊,”车学沇冲郑泽运笑笑,转过身朝金元植做了个鬼脸。
  
  看见李弘彬和金元植站在一起的画面,郑泽运总觉得不舒服,刚好瞥见车学沇眼角的眼线要渗到眼珠去了,他急忙拿出纸巾,“别动,眼妆都掉了,还戴着美瞳,注意点。”
  
  “啊?”车学沇看着郑泽运仔细且温柔地给他擦着眼角,他笑了笑,“谢谢我们家贤惠的泽运儿啦!”
  
  李弘彬察觉到身后人有些异动,他按着对方的肩膀,摇摇头。直至郑泽运拉着车学沇回化妆室,他才松开捏着对方的手。
  
  “你干嘛拦着我,你不拦着我我就直接把他揍……”“你看清楚,这里是哪儿。”
  
  李弘彬伸手弹了金元植的额头,“在宿舍随便你,可是这儿是后台,注意点。而且,他对你说什么了?”
  
  “……”“当作我没问。”
  
  踏入化妆室前一刻,李弘彬转过身对站在原地的金元植说:“我说过,之所以现在才回应元植,是因为我想弄清自己对你的感情再做决定,只是没想到时间太长,元植已经要放弃我了。
  
  “可是我不会放弃元植。”
  
  坐在李在焕和韩相爀中间的金元植再一次思考着人生问题:车学沇和泽运哥确定关系了吗?是不是车学沇主动然后泽运哥默许了,怎么可能?弘彬对自己这么执着,应该是真的喜欢自己吧?我在干什么?坐在车上又像坐在飞机上一样……
  
  他回忆起刚刚的画面,郑泽运缓缓地擦着车学沇的眼睛,眼神温柔,还带有“喜欢”的情绪在其中。可是郑泽运没有这样看过他,现在想起来,似乎只有自己缠着对方的时候——与车学沇一样的方式,他的泽运哥才会应答他。
  
  如此看来,那晚郑泽运说的“选择学沇”并非随便乱说。
  
  金元植按着太阳穴,最近事儿太多,不单要准备的个人live,还得整理这些凌乱的感情线。他不耐烦地把手搭到李在焕的肩膀上,靠着椅背,摆出制作人的范儿。
  
  “咦,这是什么?”他身旁的李在焕翻着手机,又推了推他的手臂,“嘿,拉比,你看看。”
  
  映入他眼帘的是各式各样的饭拍,习以为常的他对图片没有多少兴趣,倒是李在焕滑动着屏幕,“哎呀,怎么会有这么多双人合照?拉比,我给你发发一些好看的双人合照,拍得挺不错的。”
  
  金元植有些不耐烦地拿出一直震动的手机,一开屏幕就看见聊天应用的消息。
  
  『是不是陷入两难的抉择中!哦kkkk』『hhhh金梦龙啊要遵从你的心郑春香等着你啊[图片]』『还是说你喜欢李真伊喔?好花心呀kkkk[图片]』『难不成你爱的是葛格我?噢不[图片]』
  
  金元植捏着手机,额冒青筋,不知要说旁边这哥的调侃是要搞笑还是取笑自己。这哥分别发送了LR分队时期的两人照,以前他和李弘彬的合照,最后故意附上自己和他的合照。
  
  他捏紧左拳,硬是用手机回复了李在焕:『哥你是不是疯了?』『葛格关怀弟弟这是一片爱心啊♡快告诉我你要选谁!啊啊啊是不是李真伊!』
  
  “哥我们出去单聊一下。”
  
  趁成员下车,金元植勾着李在焕的肩膀走到一边,“哥发那些信息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关心一下你啊!”
  
  “什么关心一下……”“我就跟你说实在的吧。”
  
  李在焕抬头看了一眼周围,确定其他成员先上楼后,手掌遮住自己的嘴和对方的耳朵:“你是不是准备对弘彬一心一意了?”
  
  “怎么你也这样……”“车姨母告诉我他跟泽运哥的关系不只是挚友了啊。”
  
  李在焕捏着下巴,“好像SGA那一晚后,泽运哥主动亲了他,车姨母当然意外,而且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看我干嘛,我跟车姨母一直都有话要聊。”
  
  “在焕哥你把刚刚那番话再说一遍。”
  
  金元植的表情变得狰狞可怕,识趣的李在焕当然不会再重复一次刺激对方的话语,他慢慢地后退。
  
  “这很平常嘛,可能是友谊之吻而已,朋友也会互相亲亲嘴的,照我看,是车姨母想太多,其实泽运哥没有那个意思也说不定是吧……其实没这回事,我开玩笑的!”
  
  “哈,泽运哥是彻底放弃我了,”金元植的笑容透着说不出的诡异,这让李在焕更惊慌,他没想过这弟弟竟然不知道这件事。他开始在心里拍着自己的嘴:让你说有的没的,就应该说别的好笑的。
  
  不过在金元植的视角里,有那么一瞬间,他浮现出一个疯狂的想法:让一切恢复原状。
  
  泽运哥和学沇哥在一起,而自己和弘彬在一起。现在要做的是紧紧抱住弘彬,对他坦白自己之前只是想太多,现在终于想明白了,要跟他在一起。
  
  没什么不好!
  
  可惜郑泽运抱住车学沇的画面在金元植脑海里回放无数次,重复的画面变得扭曲,混杂着郑泽运的笑脸、怒容,直到最后,他看见那人沉默地瞟了他一眼,像是回到了两人并不熟悉的起点。
  
  “拉比啊,元植,你不用想这么多……”“我知道了,哥,我没事。”
  
  急促的步伐毫无说服力,按照金元植的个性,估计那家伙现在就是冲上楼找郑泽运问清楚吧。李在焕想了想,耸耸肩便走去便利店。不出他所料,他喝着香蕉牛奶打开门,就看见金元植站在郑泽运旁边,郑泽运坐在沙发上翘腿。
  
  让李在焕疑惑的是,车学沇却不知道去哪儿了。
  
  偶像剧拍摄行程基本结束的李弘彬,应该和韩相爀坐在房间里打游戏机——他看见一个房门紧闭时就迅速得出这个推论。
  
  客厅只剩下金元植和郑泽运,站着的人急躁地问坐着的人:“哥跟学沇哥在一起了吗?”
  
  站在玄关边偷看的听众惊讶于这记直球,但另一人的防守也十分漂亮:“是的,现在才知道吗?”
  
  接下来,他只听见金元植问“为什么”,郑泽运答“没什么”。他故意把饮料瓶扔到垃圾桶,厅内两人还是没有听见休战提示。
  
  “我不懂哥为什么要选择和学沇哥在一起。”“那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没错,可是,我不能关心哥吗……”“兄弟爱还是适可而止吧,这些事不是弟弟应该关心的。”
  
  “兄弟爱?”“是啊,跟在焕对你一样,兄弟情。”“那学沇哥对你而言是……”“我想要珍惜他。”
  
  该说这场无硝烟的战争精彩还是残忍呢?
  
  听众李在焕明白这场战争胜负已分,他用力把鞋子扔到一边,突然冲到客厅沙发旁,“哎哟,你们在聊什么?”
  
  “没什么,”郑泽运把遥控器递到他面前,“有什么好看的连续剧,你应该看挺多的,你选吧。”
  
  李在焕接过遥控器,余光瞥见站在一边的金元植。刚刚的对话里郑泽运应该是一直背对那小子,所以那小子才会露出那种糟糕的表情。
  
  他瞄了金元植一眼,那家伙擦了擦眼睛,声音有些沙哑,或许是刚刚演出过于用力:“哥,我,我先去练习我的曲子,我要,就,我要准备我的live……”
  
  李在焕有些看不过眼,走到那小子旁边拍拍他肩膀,“哎,金大制作人加油啊!”
  
  可是郑泽运就是不愿意转过身看那家伙一眼,直到门再一次被关上,李在焕才回到沙发旁坐下,但他没说什么,只是跟着郑泽运优哉游哉地看电视剧。倒是郑泽运盯着他发问,有些出奇:
  
  “刚刚听见什么了?”“你觉得呢?”
  
  郑泽运甩了一记眼刀,“你是不是觉得,我对元植太恶劣了?”
  
  李在焕想,何止恶劣,简直疯狂!“我倒觉得,这些事说清楚对双方都好。”
  
  “是吗?”郑泽运的身子往后仰,脸上尽是疲倦,“说清楚,也不用说双方都觉得累,这样很好。”
  
  李在焕不置可否:“可能吧,”说完又突然正襟危坐,认真地观察了郑泽运的表情。被那种审视的目光扫射,郑泽运不悦地侧过脸,“干嘛?”
  
  “没事,就是想看看哥素颜。”
  
  刚刚那场战争胜负已分,只是有一个疑惑——
  
  为什么元植会选择泽运哥你呢?
  
  是哥的性格吗,可是哥的个性又不是温柔可爱型……是哥的样貌吗?可实际上弘彬是门面……到底是什么?
  
  李在焕收回目光,再这样看下去也不会得出可靠的答案,他转而看起情景剧,手机却响了起来。
  
  
  

评论(1)
热度(16)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