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思春期妄想》[上/中](Reo/LR)

《思春期妄想》
  
  
  

  
  
  
  蹲在酒吧后门等候的金元植准备干一票大的。
  
  他先是瞟了与身后的女同学一眼,女同学拨弄长发,浓妆艳抹,穿着性感,在微弱灯光下更是没有一丁点高中生的清纯。他跟着挠挠下巴,再看看靠在自己身旁的男同学两眼——这两个比自己小一届的好朋友也是参与这次行动的同伴,一个孔武有力,一个长相帅气,有助于增强他作为指挥兼军师的气势。
  
  “哎,元植,”长相帅气却背着双肩包的同伴说话了,“你今天穿的会不会太抢眼?”
  
  “你懂什么?你去相爀那边,给我空个位置,让我看看。”
  
  这可是夏威夷风格的衬衫,花大价钱的。金元植扯了扯自己那件花花绿绿的衬衫,又整理了镀金项链和墨镜的位置,活脱脱一副“大哥”的样子。
  
  根据成年人的理解,未成年的金元植就是在做“仙人跳”,他正寻找合适的目标对象。西装革履的啤酒肚工薪族和衣衫褴褛的脏家伙是必须被排除的,前者好占便宜耍太极,后者多金多情多要求,总而言之,神志不清还说话结巴的普通人就是终极目标。
  
  偏偏,今晚的X酒吧都是清一色的工薪族,而且没有落单的家伙从后门溜出,都是结伴同行的俄罗斯方块。等到凌晨一点半,金元植吐掉叼在嘴边的整支香烟,拍拍朋友们,准备收队。
  
  “闯空门”的情况一周会有三四次,四人早就习以为常。金元植揉揉鼻子,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最后的三张万圆。前一个“投资商”的“投资”只剩下这么点,只够他们吃一顿夜宵。他把钱分给同伴后就扔了钱包,走向便利店。
  
  没想到这个破钱包就砸到了人。
  
  “哎,你们!喂,这个钱包是不是你们丢的?”
  
  金元植走在“战队”的后排,偷偷回望身后。两个人,两个穿T恤短裤的布鞋,而且一个还咋咋呼呼的,另一个摇头晃脑。
  
  就你们了,小学生。金元植拍拍前面的女同学,沉默地举起大拇指,那女同学也识相地跟着他走,四人掉头回到昏暗的巷子,来到那两个学生模样的人跟前。带头的金指挥开口回答:“干嘛,那个钱包是我们不要的,没想到砸到你们。”
  
  “砸到人就应该道……”“哎,不好意思,行了吧,你们就……对了,敏娜,快来看看,是不是那个家伙?!”
  
  打断咋咋呼呼的A目标说话并集中火力到神志不清的B目标,这是金元植在零点一秒内想到的策略。名叫“敏娜”的女同学照例上前看了B目标一眼,“对,就是他,当初骗我的家伙,就是他!”
  
  当然,长相帅气的同伴和孔武有力的同伴要照例挡住A目标,不过A目标出乎意料地清醒,一脸没喝过酒的样子,使劲揪着小帅哥说话,什么“我们不会怕你们这群勒索的”,“你们滚开我跟泽运都没钱”,有点像麻雀。
  
  金元植灵机一动,直接推B目标的肩膀,“喂,那啥,崔李朴张……郑!你叫郑泽运吧,我可记得你的名字啊,就是你,别抵赖!”
  
  B目标果然抬头,微弱的灯光下还能看出喝高了的特征:脸色潮红,眼眸里有水汽氤氲,一个困倦的表情。金元植之所以这么注意这个B目标,不仅因为这家伙长得可以,更因为这家伙的钱包快从口袋里跑出来了。
  
  B目标一个踉跄,扑到金元植面前,盯着他,“我不认识她。”
  
  “不可能,就前天的事,别装……”“我不喜欢她。”“我管你喜不喜欢,反正你得负……”“我不喜欢她这种,我喜欢你,你这种,穿着海滩比基尼的。”
  
  B目标说过梦话就举起手,弹了金元植的额头。结果是“敏娜”爆笑,拦住A目标的两个同伴也跟着笑出声,只有金指挥尴尬地站在原地。他恼羞成怒,迅速撤退,边跑边脱下衬衫,以最快速度冲到学校栅栏边,翻过栏杆就摘下装豪气的墨镜。
  
  今天的失败只能归咎于自己摆款摆架子的决定!金指挥躺在宿舍床上,翻着手机,发现手机还在录音,他更是气愤地举起手机。不过,聪慧如指挥的他立刻终止录音,溜到宿舍阳台给同伴打了个电话。
  
  “喂,弘彬,你是不是录了视……”“嗨,比基尼,干嘛跑了呀?”“我靠,别说了成吗?我是问你有没有录视频。”
  
  电话那头的同伴弘彬大笑几声才回答,有啊,比基尼录得特别清楚。金元植握紧手机,随便打下招呼就挂机,调出自己手机那条录音反复听了几遍,编辑成几秒的录音后才松了口气。
  
  『你这种穿比基尼的,我喜欢。』
  
  这回还轮不到你不“投资”了!金元植对着手机屏幕锤空气,录音循环播放好几遍,那声清脆的“比基尼”就在夜空中回荡。
  
  
  

  
  
  
  充满荷尔蒙的高二学生总会以横冲直撞的方式解决任何问题。
  
  最近,金元植总是梦到那个酒醉的“投资商”,那醉汉偶尔以刚发育的中学生模样出现,偶尔以可爱的家庭主妇的形象出现。每次从“噩梦”中惊醒,他的裤子也总是湿了一块。
  
  好朋友弘彬管他这状况叫“思春期”,他则不爽地认为自己陷入了“缺钱期”。为免哪天被幻想搞疯,他拿着一张模糊的视频截图,费劲地搞清那个名叫“泽运”的投资商所住的大学;接着,他翘掉艺术课,单枪匹马地到几公里开外的I大学,抓准时机,在投资商上第一节课前到教室蹲点。
  
  不出所料,目标马上出现。金元植匆忙地戴起墨镜,拿着手机和伪造的相片,坐到还是穿着T恤短裤的目标旁边,“郑先生,你还记不记得上周的事?”
  
  对大学生郑泽运而言,突然冒出一个室内墨镜问自己记不记得喝酒的事,他也是有些莫名其妙,“你是谁?”
  
  “想装不记得啊,你看。”
  
  金元植丢下相片,还打开手机录音。一听清那句酒后胡言,郑泽运马上抓起对方的手机,删除录音,幸亏现在是预备上课的时间,没人听见那段录音,但对方在他旁边握着MP3,那洋洋得意的表情让他气得咬牙。
  
  “你想怎么样?”“给钱呀,不对,掩口费。”“这段录音,是你伪造的吧。”“是不是真的,就问一下你的其他同学试试看,你就是喜欢海滩比基……”
  
  郑泽运睁大双眼,以最快速度按住对方的嘴唇,“……要多少?”“十万吧。”“你!”
  
  阳光晒到郑泽运的侧脸,坐在最后排的他一直怒视那个嚣张的陌生人。他努力平复心情,从挎包拿出钱包,岂料钱包被对方一手抢去,“谢谢偶吧,我也是守信的,MP3归你了。”
  
  “把钱包还给我。”
  
  辛苦钱哪有给别人的道理?金元植当然不屑地摇头,把钱包塞进运动服口袋,要爬出窗口溜之大吉,没爬到一半,就觉得奇怪:这投资商怎么没来挣扎一番,没抓自己呢?他好奇地转过头,见郑泽运僵硬地坐在座位上,低着头,身后有一个站着的帅家伙。
  
  竟然跟弘彬差不多的帅啊。金元植暗自感叹,那个染着金发,大眼睛,高鼻子,厚嘴唇的帅哥开口了:
  
  “哥为什么把自己的东西全搬走了?为什么留一张分手的纸条就走?”“……”
  
  “原来这就是你喜欢的比基尼啊。”
  
  意识到自己的感叹从嘴里蹦出来,坐在窗上的金元植不淡定地“下窗”,还是熟悉的尴尬,还是轻浮的态度,他走近郑投资商,对方抬头望向他,他似乎看见对方湿润的双眸,那双眼又像在说,帮我,拜托你。他感觉到,心跳随着那一根根睫毛的微动而变化,但这并不正常。
  
  不是吧……
  
  金发帅哥显然不满于坐着的人的反应,他瞟了墨镜一眼,“我在跟泽运哥说话,你这高中生又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什么?”“我只是陪在泽运身边的某个人。”“哈?”
  
  不管了,豁出去了,为了拿这钱包无后顾之忧,出卖放下一些色相也是无可奈何的,反正这没人认识我。金元植决定放下刚才的疑虑,专心赚钱,搂着投资商的肩膀,这肩倒是宽得很,他干脆搂对方的脖子。当他瞧见对方捏紧的拳头,他便明白了一些事。
  
  这边的郑泽运没想太多,直接朝金发说:“我不认识他。”
  
  上课铃响了一声,他继续对金发说道:“我不认识他,可是,我现在就要忘记你,忘记李在焕,尝试去记住他。”
  
  课室里的其他同学都坐在座位上,只有那个金发帅哥是站着的,坐在讲台上的教授提了提眼镜,想看清这个发呆的学生到底是谁。气氛变得安静,金发帅哥选择了翘课离开,闭门的教室开始授课。
  
  深感与这里格格不入的金元植一张嘴就是适宜的安慰:“你没事吧,刚刚帮你分手得收……”
  
  “今晚跟我做。”“什么?”
  
  金元植的脑袋里忽然浮现出眼前人穿围裙的样子。
  
  “跟我做。”“不是,你等等,你说什么?”“我要你跟我做※爱,今晚,X酒吧旁边的酒店,懂吗?”
  
  眼前人还脱光所有衣服,只穿着围裙躺在床上,白皙得不自然的皮肤像带着一层柔光,最重要的还是表情,那种欲拒还迎,泪眼婆娑的模样……怎么想都有些异常啊!
  
  不会是“同行”吧?
  
  “神经病,你这钱我不赚了啊。”
  
  今天,金元植依旧选择落荒而逃窗,他用尽最后一丝理智,把口袋里的钱包抛给眼前人。
  
  但这不是败北宣言。俗语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丈夫能屈能伸,好汉不吃眼前亏,如果眼前这人跟自己一样是“同行”,那他到了酒店就一定被抓包;如果现在的失恋狗血情节是眼前这人跟朋友的蹩脚演技,那就一定还有更大的阴谋等着他,比如什么“我是仙人跳猎人”,“警察别动”。
  
  做人做事,都不能冒太大的险,尤其在“缺钱期”,人最容易受诱惑。金元植跑出大学,看看刚才手快抽出的两万圆,他想了又想,决定把这钱放进鞋底。
  
  

评论(4)
热度(16)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