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已接电话》(Reo/LR)[5\6]

  
  
  
5
  
  
  
  临近期末考试,今年的郑泽运格外紧张,先是跟损友车学沇隔断联系,扮演失踪者;然后,双休日都躲在公寓里复习。
  
  与他相反,大一学生金元植对成绩学分毫无关心关心,即使快考试也是天天往学校外跑,甚至到了考试前一周才想起有这回事。
  
  “泽运哥快帮我复习!”
  
  “我跟你主修专业都不一样……”“一样啦!都是音乐!”
  
  说是要对方帮自己复习,实际上,金元植在这一周里却是帮郑泽运复习,给前辈的书划了许多重点。
  
  每天起床一翻书就看见荧光笔划好的句子,这件事让郑泽运充满疑惑。
  
  离考试还有一天,早起的他才找对方问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对方只是笑笑说每天去旁听,所以知道老师在说什么。
  
  “为什么我不知道元植去旁听了?”“因为哥总是在前排打瞌睡。”
  
  金元植弹了郑泽运的额头,可是对方最近啃书啃得太累,没有反击,只是颓然地趴在茶几上,脸还垫着教科书。
  
  “哥,别睡了,说了早起,现在是早上八点。”
  
  “就让我歇一……”
  
  话都说不完,郑泽运又闭上双眼。金元植开始注意那张睡颜,原本看教科书的心思都被勾走了,他合上书,低下头,准备靠近那双唇。
  
  门铃却打断了他的动作。
  
  金元植有些不耐烦地起身,抱着一种“车学沇真烦”的心态去打开门,可是他没想过,会有门外人不是车学沇的情况。
  
  “泽运哥住这里对吧?”“……你是?”
  
  “啊,你是前辈的朋友吧。”来访者热情地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书,“是这样啦,我来还泽运哥借我的书,因为之前他还拜托我写一些重点,我就整理出讲义。”
  
  金元植面无表情地接过,“这样啊?我帮你转交就好了。”
  
  “啊,对了,”来访者拍拍脑袋,“那请问你是前辈还是……后辈呢?”
  
  “大一。”“干嘛用平语啊你这小子……”
  
  “没别的事要说了吗?”“哎,有听我说话吗?小子你用什么平语啊,我可是大二的前辈啦!你……”
  
  止住来访者话语的是金元植的眼神。来访者察觉对方盯着自己,要把自己杀了一样,不像在开玩笑。他想说些缓解气氛的话,却猛地吃了一个闭门羹。
  
  
**
  
  
  “唔……是谁……”“他说,是哥认识的一个前辈。”
  
  郑泽运揉揉惺忪睡眼,意识没清醒过来,“是在焕吗?”
  
  “原来那家伙的名字叫在焕。”
  
  金元植把书本扔到茶几上,“砰”的一声让郑泽运彻底清醒,他迅速收起那本书,“就是……上次他问我课程才认识的,也有在聊天,我忘了今天他要来找我。”
  
  “哥有我不就够了吗?”
  
  “在焕是朋友……元植你在干什么!手机!还给我……”
  
  郑泽运扑到金元植身上,想把手机抢回来。因为他看见那人拿起他的手机解锁,准备删除某个联系人。
  
  手机已经跳转到是否删除的咨询界面,郑泽运双手握着对方的手腕,“不要这样!”
  
  金元植的眉头皱得越紧,“哥很在意这个人呢。”
  
  “元植明明是我的手机通讯录首位,为什么要……”
  
  在意我的朋友?
  
  郑泽运还没问完,嘴唇便传来柔软的触感。
  
  “哥真的很笨啊,只是开开玩笑而已。”
  
  金元植抱住扑到自己身上的人,把手机还给对方,“傻瓜,我只是准备把我自己的号码删除,没想到哥这么紧张,对不起。”
  
  “元植总是这样,总是在捉弄我……”
  
  郑泽运也紧紧地回抱对方,“不可以删除,不行,不行……”
  
  “嗯,好,不删除,”金元植把人拉开,又亲了那人一口,“哥要继续看书,我去扔垃圾。”
  
  郑泽运看见那个背影被门掩盖,他立刻翻看手机,确定联系人里的“李在焕”没被删除后,松一口气,开始翻阅那大二后辈还的书,翻着翻着,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在焕也冒失得没有写教授平时说的重点吗?
  
  当郑泽运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他立刻丢开那本教科书,把其他教科书放到桌上。
  
  金元植搓着手回来,看见那本书扔到一边,立刻弯腰捡起,“哥怎么还随便乱扔书啊……”
  
  “没有重点,看着烦死了……”
  
  郑泽运活动脖子,目光乱飘。
  
  “这门课我也有旁听,那我帮哥划一下重点吧。”
  
  金元植坐在郑泽运的对面,拿着钢笔,专心地划着讲解段落和题目,还会在难点上写解释。
  
  正因为郑泽运刚刚目光乱飘,才能瞥见那个人穿着蓝色的短裤。而短裤的口袋里,粘着有墨迹的小纸屑。
  
  原来在焕不是没有写重点,只是写了,却可笑地“突然”消失。
  
  “哥有认真看书吗?”
  
  即使在划重点,金元植也不忘督促对方。等了几分钟发现没有回答,他要抬起头唠叨两句,却发现那只修长的手覆上自己的手腕。
  
  “哥不要撒娇……”
  
  他还是抬头。那个人又趴在茶几上,睡了。
  
  “真拿你没办法。”
  
  金元植的左手握住那只手,继续低头划书。
  
  对啊,真拿你没办法,这么可怕的你。
  
  
  
6
  
   
  
  期末考试结束后,郑泽运卸下全部负担,准备收拾行李回老家一趟,在叠衣服的时候,他收到金元植的信息,说是明晚接了一场演出。
  
  他只好放下衣服,躺倒在床上,看着手机。
  
  『因为有别的事要忙,所以只能麻烦哥明天自己来了,地址是……四点要到。』
  
  『没问题。会准时。』
  
  郑泽运答应的事一般都能做到,除了出点意外。
  
  意外就是准备演出的第二天中午,车学沇发来的那条信息。
  
  郑泽运握住手机,四处察看屋子,确定金元植不在,才敢打开信息界面。
  
  这是他最近养成的习惯。
  
  『泽运啊!我现在在烧烤店里吃东西发现没带钱包啊 快来帮我ㅠㅠ 我被老板围攻了...』
  
  跟车学沇相识三年,知道对方有时候就是犯丢三落四的毛病。郑泽运迅速穿好衣服,赶往对方说的地址。
  
  一进门,就被撒了一身彩纸,耳边还有小礼炮声。郑泽运看了朝自己撒彩纸的车学沇一眼,也看了旁边开礼炮的李在焕,“什么啊……”
  
  “期末考试结束难道就不可以庆祝吗?这回我还叫上学弟咧,还有店铺老板娘的倾情赞助……”
  
  车学沇把整蛊对象拉到桌旁,“来,吃蛋糕,我跟在焕合买的黑森林,很贵的,你得吃完。”
  
  三个人围着一个蛋糕,边吃边玩。最后,李在焕揉着肚子,开始打开话匣子。聊到金元植,车学沇便朝李在焕挥了挥手,端正坐姿看向郑泽运。
  
  “泽运啊,我觉得你还是赶紧甩掉那家伙比较好。对了,昨天我给你发了信息,你没收到吗?”
  
  车学沇敲敲桌面,看郑泽运一脸迷茫的样子就拍额头,“就知道那家伙动了手脚……我不管了,赶紧甩掉他,你真的……怎么会惹到那种人?”
  
  “如果前辈在说上次瞪我的家伙,那我同意前辈说的,泽运哥,注意一下吧。”
  
  郑泽运感觉自己被双方夹击,他低着头,“元植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差劲,他这么开朗,又受欢迎……开始他还热情地找我当乐队主唱,只是有时候,他情绪不好而已……”
  
  之后,无论是那两人怎么劝说,郑泽运都是以低头摇头来应对。尽管那两人把他驾到KTV房间里轮番唱歌轰炸,他都不为所动。
  
  郑泽运拉开KTV房间的门,先行离开。出了门,他才想起今天要赶往演出场地,自责的同时拿出手机一看,下午三点四十五分。
  
  当然还有那来自同一人的未接来电提示:
  
  『植儿 未接来电 5』
  
  糟糕!郑泽运慌张地拦了一辆计程车,好不容易赶到演出场地,已经比约好的时间晚了一刻钟。
  
 
** 
  
  
  “泽运哥怎么这么早来,离排练过场还早呢?”
  
  吉他手看到匆忙赶来的郑泽运,给他递了纸巾,他匆忙地接过擦汗,“元植呢?”
  
  “那小子说去看演出服啦,臭美得要命。”
  
  听吉他手说完,他又赶到服装棚,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在匆忙翻着服装的时候,他的眼睛被蒙住了,“元植?”
  
  “哥怎么来晚了?”
  
  金元植把那人转了过来,一把抱住,“我还担心哥出了什么意外……”
  
  “因为……”
  
  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呢?郑泽运陷入两难的抉择中,一想到说谎需要再说一个谎来圆场,他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因为今天早上学沇突然找我,说是有事,实际上却是说找我庆祝考试结束,又被他拉去唱歌玩儿,好不容易我才……”
  
  “嗯,没事,”金元植放开郑泽运,“哥有自己的交友圈啊,我不会干涉。”
  
  他把挑好的衣服递给郑泽运,“哥是主唱,大家都会把注意力放到你身上,所以要穿得帅一些。”
  
  等郑泽运换好衣服出来,金元植让他坐在一边,自己弯下腰,拿起一个鞋盒,准备把新皮鞋套在他的脚上。
  
  “尤其是鞋子,很重要。”
  
  “这双鞋……看着很贵,你怎么买这种……”
  
  “这双鞋子是我兼职打工买的,所以也不是很亏啦,我帮哥穿上吧。”“不用了……”
  
  好痛!
  
  郑泽运在对方帮自己的右脚穿好鞋的一瞬间感觉到疼痛,脚跟像被什么刺穿了一样,而且鞋子并不合脚。
  
  “元植,我的右脚……”“怎么了?不合适吗?”
  
  “嗯,有些痛……”“不会啊,我看很合适啊。”
  
  金元植说着就把另一只鞋套进对方的左脚里,“很好看不是吗?”
  
  “很痛……”
  
  郑泽运皱起眉,额头开始冒出冷汗,他甚至不安地抓住对方衣服的袖口,“元植,我痛……”
  
  金元植推开那只求助的手,“怎么了?衣服会被弄皱的,哥别这样。”
  
  “可是很痛……”
  
  “哥是不是太热了才会有错觉?”“我没有撒谎,元植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因为哥迟到了,还不听我的电话。所以要惩罚。”
  
  金元植挡住那道想弯下去的肩膀,捏着对方的右手,“哥要乖乖地穿着我给你买的鞋子,好好地演出,知道吗?”
  
  “我要换鞋子……”“哥如果不听话,我就立刻跟主办方说把主唱换了,反正这首歌谁唱都可以。”
  
  怎么会这样?
  
  谁当这个乐队主唱都可以?那为什么要跟我说那些话?
  
  “元植在说什么,‘谁唱都可以’是什么意思……”“如果不听话,那哥现在就立刻回家。”
  
  金元植习惯性揉着对方的头发,可是郑泽运却没有心情回答,他站起来,扶着墙壁,有些摇摇晃晃地走着。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才让元植抓住不放?仅仅是因为没有按照他要求的时间来到现场吗?
  
  “哥还是讨厌我送的新鞋吗?”
  
  金元植跟着站起,准备走到棚外,“还是换主唱好了,反正找一个家伙上去然后放CD……”
  
  “我没有讨厌!”
  
  郑泽运追上那道身影,“主唱不能换,元植怎么能把我扔在这……”
  
  他注意到自己说出这段话时声音透着恐惧,他还感到袜子似乎被汗浸湿,或许是鞋子太不合脚。
  
  金元植顾不上衣服会不会变皱,他抱紧那个有些颤抖的人,“哥别太紧张,说换主唱只是吓唬哥的玩笑。
  
  “别害怕,我最在乎的就是泽运哥,所以想让哥时刻都在我身边,我才怕被哥丢掉……
  
  “泽运哥是最重要的,绝对不可替换。”
  
  原本,郑泽运还因为车学沇和李在焕说的话而陷入疑惑,可是听见金元植说出这句话时,他突然消除了那些疑惑。
  
  元植很在乎我。
  
  受点伤,也不要紧。
  
  
  
  
  

评论(2)
热度(9)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