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疑心暗鬼》[上](LR/豆N)

*感谢 @伊拉那❀簫音葬日 提供的关键词m _ _ m
(很好玩的关键词)
*这篇可能只会在凌晨更新?

  
  
  

  
  
  
  李弘彬向金元植提议凌晨去后山附近著名的“鬼屋”一探究竟的时候,却遭到了这个青梅竹马的拒绝。虽然金元植一再强调只是怕飞来飞去的昆虫,但李弘彬认定对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他之所以挑今晚“探险”,是因为今晚是所谓的“万圣节”,现代人听见“万圣节”这个词,只会想到南瓜和糖果,却想不起来它是一个“鬼节”。
  
  大胆是李弘彬的性格组成部分,对于自己就读的高中内产生的鬼怪传言,他完全不相信。虽然身为“非自然现象研究社”的社长,但他总觉得那些灵异现象只是物理原理或化学反应,要么就是电脑处理过的“真实纪录片”。
  
  大概是听社员说得多了,李弘彬开始在意后山那间“恐怖民宅”。其实他在白天去过几趟,还实地拍摄几张照片。普通的古式民宅,锈钉和朽木,没有玻璃窗,拉门有一个破洞,住户门牌写的是“606”,没看出什么人脸,图像也没扭曲。
  
  今天的晚自习结束后,李弘彬背起书包,翻过宿舍护栏,他握着电筒,爬向通往后山的捷径。一路上泥沙在脚边飞扬,枯枝落叶快覆盖他的运动鞋,他踢开枝叶,终于走进所谓的“迷宫森林”。
  
  “哎,弘彬!等等我!”
  
  静谧的森林里响起熟悉的人声,李弘彬叹了口气,用电筒照向身后,果然,那个胆小鬼一直尾※随他,差点就磕到右脚。
  
  “不是说不来吗,怎么又跟着我啊?”
  
  “想了想,还是怕你摔下山崖嘛,再说了,有个照应不好吗?”
  
  金元植反戴着鸭舌帽,裤脚卷到膝盖位置。李弘彬见这青梅竹马毫无准备,只带了一个还没充满电的手机,他便把背包丢给那个家伙。
  
  “我带头,你走快点。现在是十二点半,我们在两个小时后下山,记住了。”
  
  上山的路程总是漫长的,李弘彬不知踢开多少的枯枝落叶才到达山腰,传言说民宅就在山腰的东南方,他握起挂在脖颈上的相机,朝附近拍了几张照片。
  
  跟在他身后的金元植揉揉肩膀,“你拍一团黑的森林干嘛?”
  
  “测试相机性能。哼,班上的女同学总说附近有什么长舌鬼,我想,她们一定是看电影看多了。”
  
  李弘彬不屑地删除照片,头顶却飞过一只乌鸦,乌鸦一边嘶叫一边绕圈飞翔,他抬头看向夜空,今晚没有星月,只有一片光污染导致的黑红色。不等他继续说些什么,乌鸦便在他面前坠落。
  
  “无头乌鸦……有点意思,这里应该是有断头鬼。”“快别说了,你不觉得渗人吗?!”
  
  金元植握紧肩带,稍稍后退几步,他学着李弘彬那样,打开自己的手机电筒照向周围。忽然,在他们面前闪过一件墨蓝色长袍,金元植猛地丢开手机,衣服便无影无踪。
  
  “我靠,你在干什么?”
  
  “这!这儿不干净!我们赶紧走!”
  
  李弘彬无奈地捡起被扔掉的手机,灯光延伸到森林深处,两棵枫树后似乎有一个坐在枫叶堆之中的人影。他无视了金元植的警告,拨开繁茂的树枝,走到那个人影的背后。
  
  “喂,这么晚了,你也是来探险的吗?”
  
  李弘彬晃晃手臂,白光照到那个人影的肩膀,原来刚才一闪而过的长袍就是这个人穿的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在人影周围响起,见那个人依旧没有反应,他捡起树枝戳了戳,那人终于转过脸来。
  
  “…你是何人?”
  
  原来是一个圆脸的古铜色男人。李弘彬的内心有些失望,期待的血腥效果全部变成对方嘴上的一点红,他干脆翻了个白眼,“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我可是这边高中的高二生,瞧你这样的……是不是临时演员啊?”
  
  “高中…?瞧你这…样的?临时演…员?”
  
  长袍疑惑不解地盯着李弘彬的嘴唇,模仿他的发音。
  
  李弘彬照了照这个长袍的全身,竟然是个没穿鞋子的疯子,腰带还耍酷似的绑着一把扇子。他决定给急救中心拨一个电话,虽然接通了,但山上信号极差,他没说清楚地点,电话便挂机了。
  
  “弘彬!你没事吧!我的小辣椒,赶紧上来啊,我怕!”
  
  “怕什么怕!怕你就原路返回,妈的,我的背包都给你这小辣椒了,你怕什么!”
  
  李弘彬朝大呼大叫的竹马呛了几句,转身瞟了长袍一眼。出于人道主义,他握住长袍的手,准备把这疯子“拉回路面”。
  
  冰凉的感觉从掌心传递,他皱起眉,正要怀疑这长袍是不是传说中的“鬼神”,温暖的触感传到指尖。
  
  “喂,长袍,你叫什么名字啊?”
  
  “弘…弘彬……”“哈?不是吧,你跟我同名吗?”“不…”
  
  长袍摇摇头,又低下头,手臂随李弘彬拉着,等对方走到另一个人面前,他才小声回答,“我…我叫,鄙人名为…车学沇……”
  
  “你说话真有趣,刚刚是不是去拍古装片啊?”“古装片?”
  
  惊魂未定的金元植看见自己的竹马带着一个陌生人回来,他便拿出口袋里的十字架项链,对着陌生人使劲甩手。
  
  遗憾的是,这个陌生人不是吸血鬼,他又换了一个方法——用手机播放寺庙经文,这个陌生人如他所料地躲到李弘彬的身后。
  
  “行了,”李弘彬看不过眼,抬手制止,“他其实是脑袋有问题的,我就是好心才带他上来。”
  
  “你还没搞清楚这是人是鬼,你就带它上来?”“我告诉你,你做这些不正规的除灵,更容易招来麻烦。”
  
  “别说了!”
  
  金元植一股脑地冲向前方,不料到达古宅,碰到一个同样穿着墨蓝色长袍的家伙坐在古宅旁边。他刹住脚步,却还是引起那一个长袍的注意。
  
  “来者何人?”“……”“竟然敢闯入吾室,意欲何为?!”
  
  金元植屏住呼吸,那个长袍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朝他走来,由于对方行进速度太慢,他还是憋不住气,被对方发现了。
  
  “原来是尔等小卒!”
  
  长袍满脸通红,浑身酒气,说完这句话就扑在他身上,金元植吓得马上推开这个酒鬼,跑回自己竹马身边,“我们赶紧下山,我靠,那边还有一只啊!”
  
  李弘彬看看手表,发现时间不早了,便同意竹马的建议。他要拉着刚认识的陌生人一同下山,结果这个陌生人突然发疯,不仅拒绝他的救助,还掰开他的手指,跑回树林深处。
  
  下山途中,金元植一直说话,试图以脏话吓退某些东西,见自己的竹马反常地沉默,他更加大音量:“我可不会再来了!”
  
  “明天你跟我再来一趟。”“什么?!”“再确定一下。”
  
  李弘彬挠挠下巴,琢磨着怎么解救“以为自己是古人”的疯子。
  
  

评论(4)
热度(27)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