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尺码对照表》(LR/Reo)[1]

《尺码对照表》(LR/Reo)

2017.2.7
*慢热。
   
 
 

   
   
   
  作为庆熙高中的准高三学生,郑泽运却在开学典礼迟到,五个月的假期让他乐不思蜀,所以他彻底忘了今天早上的开学典礼。他气喘吁吁地赶到校门边,这还是他的好友兼同班同学车学沇通风报信的结果,顾不得自己有没有穿校服,他只身闯进操场,躲到某列队伍后尾。
  
  平安无事地度过这个典礼后,他便去找其他同学问今天的课程是什么,至于为什么不去找他的好友车学沇,全因那家伙是舞蹈社社长,对一个走到哪儿都被后辈们拥护万人迷来说,这是很常规的设定,不常规的设定就在于,这个万人迷有他这个好朋友。
  
  “泽运啊,今天放学你记得等我回去啊。”
  
  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课,车学沇特地把自己的数学课本放到郑泽运的桌前,这个万人迷准备翘了今天的数学课去练舞,而后者则选择坐在3-B教室里上课。
  
  说实话,郑泽运对跳舞没有太多热情,所有运动中他比较喜欢的就是足球,放学闲着无聊,他就会到操场花上一个小时去看后辈们踢足球,偶尔还会看校队排练。而他最喜欢的运动,也不过是吃和画画了,吃是最简单的运动,也是本能;画画就是兴趣,虽然他画出来的画儿都被车学沇嫌弃,但他坚持每天画一幅画,锻炼画技。
  
  这节数学课也被郑泽运当作是写生课,上课铃刚响,他便拿出单行本,开始画课桌后排的储物柜,画人太过繁琐,画风景比较省事,他不时回头观察储物柜的摆设,手上的铅笔时而急进时而急退,不一会儿,储物柜的草图便印在纸上,他拨开刺眼的刘海,继续完善细节。
  
  不料,在这关键时刻被老师点名要求回答,坐在最后排的他当然拥有更多的位置,他故作潇洒地站起身来回答,却听到前排一些男生在窃窃私语,这对他而言是一种常态,因为他在班级里就是一个不善交际的独行侠,但此时此刻最让他生气的是,那群男生窃窃私语的声音太大,内容就传到他耳里——
  
  “你说郑泽运这胖子啊,是不是混黑道的?”“不,照我看,他应该就是一个普通胖子,哎,别说了,他朝这看了。”
  
  胖子。这个词对郑泽运来说是个公开的禁忌,即使他就是个穿四个加大码的男生。青春期发胖并不该死,而他也不介意发胖这件事,光是“吃不饱”就已经是幸福,这意味着能随时随地吃上几袋不同口味的薯片,哪有空去管结果是什么。可是别人嘴里的“胖子”就不一样了,“胖子”这个词的含义太多,其中就包括好吃懒做,他不认为自己是个懒惰的人,至少他没落下任何一节课。
  
  于是他把车学沇的数学课本砸到那几名同学头上。
  
  放学的时间变成六时三十分,郑泽运坐在教室办公室里听了崔主任的多次教导才能离开,他一出门就被车学沇扣着脖子,“哎,泽运,没想到你脾气还是这么爆。还有,我等你可等很久了,一会儿的章鱼,你的。”
  
  郑泽运瞧见车学沇汗流浃背的样子,心情不好地“啧”了一声,“不是谁都像你一样。”
  
  “对,不是谁都像我这样,有一个这么好的青梅竹马。”
  
  郑泽运认为,车学沇跟自己不同的是,这万人迷不仅身材好,还会说话,虽然说的话就是废话,可是能让人心情好;而他一直贯彻一个原则,不说废话,说有用的话,因此被当作“冷男”,他跟车学沇走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冰与火”。
  
  冰火两人走到一个超市,郑泽运便抢在车学沇前头进入超市,花了十分钟扫下商场三分之一的肉片,为了健康,他顺手买了五种类的蔬菜水果,到收银台时还不忘买几盒口香糖,满载而归。车学沇站在超市门口外等候,看那青梅竹马背上背着手上拎着,自然就放下“章鱼”那一茬儿,帮忙提一袋零食。
  
  冰火之间为什么是互补而不是互斥,这要从两人小学时期说起。小时候的郑泽运并没有现在这么健壮,还常被同岁的车学沇笑说“小仓鼠”,到了两人小学毕业,瘦小的郑泽运反而长了不少肉,而爱东奔西跑找乐子的车学沇那肤色就从白里透红变成古铜。于是,郑泽运开始用涂黑的火柴人来调侃这个竹马,至于他的竹马,自然是说了无数个他的绰号,仓鼠,糯米团子,小猫儿……怎么说也好,就是不说跟“胖”有关的字眼。
  
  与其说车学沇是个善解人意的好朋友,倒不如说他的审美“有些奇怪”,他觉得对方嚼着东西,双颊有赘肉的样子很可爱。就像现在,两个人坐在一个租房里吃火锅,他把肉片涮好了,蘸些辣酱就夹到对方的碗里,然后,放下筷子,隔着蒸汽看对方吃饭。
  
  “泽运,吃慢点,吃慢点,狼吞虎咽的话就浪费了肉片啊!”
  
  郑泽运就是猛吃,听不进他说的什么。电视机播着一个榨汁机的广告,车学沇转睛一看,便拿起旁边的苹果咬一口,“要不我们买个榨汁机吧,你看,最近有特价,挺便宜的,你看,我们的水果经常吃不完,放着也怪可惜的。”
  
  “嗯……”“那明天放学我们去看看咧。”“你手上的苹果,没洗。”
  
  万人迷立刻放下苹果,跑向厨房,不时还吐槽对方的恶作剧。郑泽运夹起锅里的所有肉片,一口三四片地吃着。
  
  今天砸人是个意外。郑泽运皱着眉头咬下蔬菜,谁让那群混账叫他什么什么,况且那群混账也不敢合伙欺负他,他反手一掌就把人甩在地上了。有时候他会听见一些同学说他是乡下莽夫,就会用武力解决问题,每次一听,他总会想起跟他同班的车学沇。
  
  其实两个乡下高中生跑到丘京这大城市里读书并不容易,要不是车村长的傻儿子一直在关照他,他还真不能一直这么随心所欲,这一点他十分清楚,所以,他从来不对车学沇耍横,只是偶尔耍对方玩玩。
  
  吃了火锅,郑泽运就躺在地板上,车学沇边收拾边说,以后可别随便就朝同学发脾气嘛,仓鼠啊。他不悦地踢了那万人迷一脚,那力道当然是在控制之下的,他最不明白的,就是小黑人奋力成为万人迷的理由。
  
  
**
 
 
  三月中旬就是庆熙高中一年一度的体检,这种体检不仅让在乎体重的女生头疼,也让在意健康指数的郑泽运头疼。
  
  连续两年,他都被保健医生推荐到附近的汉医诊所进行针灸减肥。高二那年,当他第二次握着那张身高写着180CM而体重写着100KG的体检表时,他以最快速度离开保健室,全因排在他后面的车学沇满脸笑容地进入保健室。
  
  不用想也知道那家伙是标准的舞者体格,照医师们说,一定是健康的十七岁。在忍不住把这张纸撕掉之前,郑泽运对这张废纸说了千百句脏话才递给班主任张老师。
  
  高三这一年,高中的最后一年,郑泽运准备“让那些保健医生好看”。在三月十七日,这个高三部体检日的前一周,他制定计划,缩减了一日三餐的饭量。早餐,只吃一片吐司只喝一瓶250毫升的牛奶,午餐,只吃一碟一人份的石锅拌饭,晚餐,就只吃500克水果。
  
  万事起头难,第一天早上十点,郑泽运正坐在教室上外语课,不争气的肚子开始“咕咕”大叫,与他同排的高挑女生见这滑稽景象便咧开嘴角。他顾不得什么形象,捏着自己的肚皮,心里全是番茄肉酱意粉和芝士培根牛排汉堡。以往的每个早上,他总会吃两个鸡肉鸡蛋三明治,外配一杯多糖少茶的奶茶,现在减了一半的量,肚子却撑不住了。
  
  六神无主地撑到午休时间,郑泽运第一个冲出教室,直奔食堂,他刚到点餐窗前,车学沇竟然凭空出现在他面前,“泽运,你昨天跟我说要控制饭量,现在冲到西餐窗前是什么意思?”
  
  “你甭管俺!”“俺就得管你,是哪来的小伙子说自己内体检表的数字忒难看,要让保健医生好看嘀?”
  
  这人一急,连方言都蹦出来了,车学沇意识到自己说出不符合他形象的乡音,便别过脸干咳几声,郑泽运趁着这空档,笨拙地伸手,给厨师摆了一个“V”手势,那厨师读懂了他的意思,开始下料炒意粉。等车学沇反应过来,却为时已晚,那糯米团子一定是跟食堂的每个厨师混熟了,不然怎么他摆个手势就知道他要什么呢?
  
  “我不管,泽运,你把那份意粉给我。”“自己点。”
  
  郑泽运就这么拿着两碟大份黑椒牛柳意粉走到桌边坐下,车学沇只好跟在其后,坐到糯米团子的对面。他发现,跟郑泽运吃饭时,对方坐哪一排桌子,哪一排桌子总是只有他们两个,估计大家是被郑泽运那种气势吓跑,这也算是个好处,至少在拥挤的食堂里,就他这一排桌子是安静的。
  
  既然白糯米团子想变成小汤圆,那作为黑糯米团子应该要贯彻好友的宗旨。坐在郑泽运对面的车学沇以奇怪的假设得出诡异的结论后马上采取行动,他抢过对方正吃着的意粉,握起叉子卷那意粉,却被对方一手拍掉,他揉着发红的右手,埋怨似的说道:“啊呀,好歹泽运的生活费有一半是我在付的,吃一口也不可以啊?”
  
  
  这句话触动了埋头苦吃的郑泽运。他不舍地放下叉子,把两碟意粉推到车学沇面前,看见对方满意地点头,又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望向对方,他知道小黑人是“人小心大”,同情心爆表,不忍心让他忍饥挨饿。
  
  没想到车学沇真的擦着汗把两份黑椒意粉吃完,连一根洋葱也不留给他。他眼巴巴地看着只有酱汁的碗碟,“学沇,你……”“我平时的食量也很大,可是我有在练舞,所以这点卡路里,没关系啦。就是下次……你能不能不要点这么辣的东西……”
  
  “意粉,还我!”“我给你点我平时吃的营养餐!”
  
  郑泽运第无数次碰上他不爱吃的“营养餐”,这份“营养餐”有大量的蔬菜,一人份的白饭,有饭前吃的几块苹果、橙,还有少量肉类——如果一个全熟的水煮蛋算是肉类的话。
  
  “我不吃。”“已经专门为你加上白饭这种碳水化合物了。”“你平时吃什么?”“大量的肉和蔬菜。”“我不吃这个。我要跟你一样,肉和蔬菜。”“不行,泽运啊,听话吧。”
  
  一听车学沇的回答,郑泽运更是气恼地推开餐盘,离开食堂,跟自己生闷气。这一天放学,他没等车学沇就匆匆离开,到附近便利店买了三个盒饭,一口气喝了两瓶可乐,边吃盒饭还边戳那被翻热了好几遍的牛肉。这几个盒饭一点也不好吃,可是他只能像清道夫一样把饭菜吃光。
  
  人吃饱了,心情自然变好,郑泽运揉揉肚皮,从裤袋抽出钱包准备结账,走到收银台才发现钱不够,三个盒饭加两瓶500毫升的可乐共计一万五韩圆,他只带了一张一万圆。店员怀疑地看向他,他只好抽出交通卡结账,结果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交通卡余额不足两千圆。
  
  他转身看向店内,店里只有一个跟他同校的后辈在买饮料,他想,唯有硬着头皮上去讨钱了!于是,郑泽运便挪到那小男生面前,“您好,请问能借我五千圆吗?”
  
  这后辈穿着墨蓝色的校服,听见旁边有人问他些什么,他就转过身瞧瞧,一看是个胖前辈,他就莫名其妙地捏捏衣领,“前辈您好,您刚刚问的什么?”
  
  “我是问,你能借我五千圆……”“我又不认识你,不行。”
  
  后辈轻佻地笑笑,无视对方,打开冰柜拿出啤酒,到收银台付账时还嚣张地朝他露鬼脸。郑泽运那股怒火就被这种无礼的后辈挑起,但作为前辈,他还是大度地嘀咕:“跟你这种后辈借钱,真傻。”
  
  “胖子,知道自己那么胖,下次就别吃那么多,占道呢。”
  
  那后辈一说完就握着酒瓶跑出店门,郑泽运瞪着眼睛走向店外,却找不到混账后辈的踪影,店员一把拉住他,坚持让他付账再离开,他气冲冲地放下一万圆和交通卡,准备把书包抵押在这儿,他自己也没料到,这个付账过程让他的怒气值升到最高。
  
  一张五千韩圆夹在一堆避※孕※套盒里。
 
 

评论(3)
热度(21)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