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抓阄游戏》(LR/REO/90/93/HYUKEN)[5\6]

5
  
  
  
  那家伙已经十天没有正眼瞧过自己了。
  
  郑泽运盯着金元植的背影,那小子正挂在李在焕身上,李在焕也一副“随儿子”的父亲模样,丧心病狂地揉着金元植的头发。
  
  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自从他跟车学沇外宿那一次后,金元植对他的态度基本从弟弟对哥哥的态度转为对待就职同事的态度。
  
  仅仅是打个招呼的程度,说的话不超过三句,更不会坐在一起。
  
  即使在镜头前金元植还是习惯性地撩妹撩队友,可是一到后台,演出结束后就立刻安静下来。
  
  而且他还发现,金元植还有一种“连站在自己旁边也受不了”的倾向,视线总是漂移到车学沇旁边的李在焕身上。
  
  郑泽运挠了挠后颈,想象了无数主动破冰的场景:例如在金元植玩手机的时候好奇地挤在他旁边看内容;在金元植说回去工作室作曲的时候跟上去说帮忙给点建议;在发现金元植找李在焕之前先提议两个人出去散步……
  
  ……怎么想这都是个跟踪狂的行为啊!郑泽运愤怒地把拳头砸在饭桌上。
  
  完全搞不懂金元植这个脑残在想什么啊!
  
  即使是讨厌自己也不需要这么明显吧?
  
  “泽运啊,你在干嘛啊?”
  
  刚洗过澡的车学沇擦着湿发,打开浴室门,便望见坐在饭桌旁表情纠结的郑泽运。他坐到烦恼的小朋友旁边,“怎么了,晚饭没吃好吧,要不要给你弄点夜宵?”
  
  “不用,”郑泽运挥了挥手,想起那天外宿车学沇说过的话,他忍不住问:“元植是真的讨厌我吗?当时感觉不出来,可是现在越来越觉得……”
  
  “嗯?越来越觉得什么?”
  
  车学沇疑惑地歪着头,顺着突然沉默的郑泽运那两道视线而转身。
  
  “啊,是元植啊,你也要听吗,我跟泽运在聊哪一首歌曲是我们发挥得最好的……”
  
  “我是来拿饮料的,”金元植揉了揉鼻子,走到冰箱旁拿出红茶。
  
  “那元植你喜欢哪首歌呢?我们泽运说他比较喜欢锁链。”车学沇饶有兴致地望向金元植,后者则是安静地灌着红茶,好一会儿才回答:
  
  “我喜欢离别公式多一些。”
  
  车学沇的笑意更深了,“啊,为什么呀?”
  
  “因为比较轻松,而且大家都是走可爱风格的,”金元植特别认真地望着郑泽运的后脑勺回答,“歌也比较活泼,我们偶尔需要换换风格,增添新鲜感。”
  
  郑泽运听后把目光投向坐在茶几旁的李在焕,因为《离别公式》的舞蹈中,金元植和李在焕的互动是最多的。
  
  “无聊死了……我去透气儿。”
  
  郑泽运不耐烦地扔下这句话后离开座位,动作大得让沉浸在情景喜剧的李在焕侧目而视。
  
  被李在焕那不明所以的目光惹怒,想回到房间的郑泽运转身走到玄关旁,摔门而出。
  
  李在焕对愣住的金元植做唇形:“他、怎、么、了?”
  
  “你什么意思?”
  
  金元植无视了李在焕的动作,把红茶饮料瓶放在桌上,他俯视坐在饭桌旁的车学沇,后者则用手腕撑着脸回答:“是泽运自己心情不好啦,你着急什么?”
  
  “我问你总是这样做小动作是什么意思?”
  
  金元植直接朝车学沇旁的椅子踢了一脚,被挑衅的车学沇站了起来,直接与弟弟对峙。
  
  “我才听不懂你的话,什么小动作!”
  
  “你那天跟泽运哥说了什么!说啊!”
  
  金元植感觉自己的血脉贲张,准备抬起手揪住对方的衣领。
  
  嗅到火药味的李在焕立刻跑到饭桌旁按住要动手的金元植,“哎,金元植你适可而止点!”转过头就对车学沇说:“别太挑衅弟弟了,这对你,对整个团体都没好处。”
  
  “你们说的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车学沇打了个呵欠,又坐回座位上,看了一眼石英钟,“都这个点了,泽运还跑出去,真是小孩子。”
  
  金元植挣脱了李在焕的手,朝坐定的那人大吼:“车学沇你回答我,你到底他妈的跟泽运哥说了什么以至于他一直疏远我?!”
  
  “闭嘴吧小子!他是你哥!后辈对长辈的礼节呢?!”李在焕捂住了金元植的嘴巴,把他拉进房间。
  
  好不容易把炸药塞进安静的房间,李在焕却把炸药锁在房间里,自己留在客厅里。
  
  “在焕哥,让我出去!”
  
  金元植不单疯狂地砸门,还不时蹦出几句凶狠的话。
  
  车学沇双手抱臂,瞟了那道紧闭的木门。
  
  “你就让他出来,我看他还能折腾什么。”
  
  “你也适可而止点吧,”李在焕走到车学沇面前,“捉弄一个小自己三岁的弟弟很好玩吗?”
  
  “谁让他先挑衅我的,泽运和我的感情比跟他的好、多、了。”
  
  车学沇故意在最后那几个字上拉高音量,果然,敲门的声音更响了。
  
  “他跟你不一样,你只是好胜心强想赢过他而已,但他对泽运哥,不一样,他是认真的。”李在焕抬手捏起车学沇的肩膀,而这队长突然用力甩开了李在焕的手。
  
  “我不认真?我一直都很认真。”
  
  “少来了……”
  
  “我喜欢泽运,所以我不允许有人介入我和他之间。”
  
  李在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费劲地笑了笑:“你说泽运哥像小孩,你也是啊。”
  
  “所以我和他之间不需要多加一个人。”
  
  “所以你还是跟我到练习室复习舞蹈吧,新年后还会有好几场演出呢!至于弟弟呢,就让他静思己过吧!”
  
  李在焕不容分说地勾起车学沇的肩膀,把人推到玄关边,车学沇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抗拒,只是安静地换好鞋,跟在李在焕后头。
  
  走在前头的李在焕望着天空飘下的细雪,又回头看了一眼一直低着头的车学沇。
  
  学沇啊,你知道泽运儿的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啊。
  
  “你们在外面说什么?快点开门啊!”
  
  陷入沉默的客厅让房间内的金元植更心烦意乱,所以砸门的力度更大,但没人回应让他既无奈又疲倦。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打开了,他抬头便听见那把熟悉的声音。
  
  “你怎么坐在这里?学沇和在焕……呢?”
  
**
  
  散步回来的郑泽运看见漆黑的宿舍,以为成员们外出,所以就把耳机和手机扔在沙发,准备拿着换洗衣物去浴室洗澡时,瞥见有道房门关上了。
  
  爀儿通常健身到很晚才回来,弘彬在拍戏,学沇和在焕像是出了门的样子……
  
  元植在睡觉吗?
  
  抱着猜测的心态,郑泽运轻轻地扭了门锁,好像锁上了。是怕被人打扰睡眠所以反锁房门吧。
  
  郑泽运摇了摇头,走进浴室洗了个澡,出了浴室后还是忍不住看向那道紧闭的房门。
  
  “……”
  
  寂静的空间里传来了微弱的歌曲声音,郑泽运立刻走到拿起手机,却发现并不是自己的手机铃声在响。
  
  他转过头望向那道门。原来那小子还没睡啊,他想。因为郑泽运的手机铃声,就是金元植传给他听的自作曲demo。
  
  郑泽运还是走到门边敲了敲门,结果听到了有些委屈的回应:“哥,给我开门吧。”
  
  不明不白地找到扔在门边的房间钥匙,满脑子问号地打开了房门,便瞧见盘腿坐在地上玩手机的金元植,所以郑泽运朝对方的发顶发问:
  
  “你怎么坐在这里?学沇和在焕……”
  
  没问完就被金元植熊抱了,还是没理由的熊抱。
  
  但是感觉不错,郑泽运想。他不知道现在应不应该响应这个拥抱,所以双臂停滞在空中。
  
  不过这个拥抱持续时间没有之前分队活动时拍的MV长,三秒后金元植松开了手,揉了揉郑泽运的额发,“谢谢哥,刚刚心情不好,所以才跟在焕哥说让我一个人静静,结果他捉弄我,把我锁上了。”
  
  “元植如果有什么事也可以跟我……”
  
  “没事啦,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去洗澡了。”
  
  金元植匆匆走出房间,冲进浴室开始淋浴,而郑泽运站在原地,攥紧了拳头。
  
  真是,这家伙真是……
  
  光速洗过澡的金元植发现自己没带换洗衣物,不好意思朝郑泽运开口要求帮忙,只好穿着之前的睡裤,谨慎地从浴室门缝观察屋外情况。
  
  泽运哥是回房间睡觉了吧?
  
  放下警备心的金元植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搜索衣物,走出浴室却被郑泽运抓住手臂,拉到队长和主唱的房间。
  
  房门发出“喀嚓”一声,刚被锁在房间里的金元植再一次被捕获,只不过是被眼前的人锁在双臂之间,他整个人被郑泽运按住,肩膀撞到门上。
  
  “哥,你……”“你为什么疏远我?”
  
  两个人的距离只有十公分,但没开灯的房间有些昏暗,金元植看不清郑泽运的表情。
  
  这回换他不明白了,自己并没有疏远郑泽运,“虽然不知道哥为什么觉得我在疏远你,但我没有这么做。”
  
  难道不是你在疏远我吗,泽运哥?
  
  “没有吗?”
  
  由于距离太近,金元植可以感受到对方沉重的鼻息,他下意识地想推开对方。
  
  “真没有……”
  
  因为如果放任对方继续靠近自己,情况会变得很危险。
  
  郑泽运被金元植一下推开后,刚散步才平息下来的怒气又蹿升起来,“呀,金元植,你是想打架对吗?”
  
  “没有,对不起,哥,我只是情急之下……”
  
  金元植跑到床边,捡起胡乱扔在地上的T恤套上。没过几秒,他的眼前出现了那张五官皱在一起的脸,还没来得及说“别生气”,金元植就感觉自己的衣领被揪住。
  
  “看到你跟李在焕一起装疯卖傻的样子我就不爽。”
  
  二十三岁青年金元植,正面临着人生的重大考验,他的眼前是与自己共事多年的且比自己大三岁的哥哥,这个哥哥在责备他,而他现在的注意力却专注在那两片柔软的嘴唇。
  
  “现在没必要还饰演傻瓜弟弟啊,”郑泽运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话变得很多。
  
  受考验者金元植脑海里完全忽略了对方说的什么,他觉着,对方的嘴唇一直在轻启稍合,总有点温柔,甚至说是诱惑的意思在其中。
  
  他感到唇干舌燥,喉结急速滑动好几回,“哥,我没有装傻,我……”
  
  见这木头响应自己,郑泽运揪住衣领的手越紧,两个人几乎是鼻尖碰鼻尖,“所以你回答为什么疏远我啊!”
  
  “因为我不知道我应该……”
  
  啊,解释再多都嫌浪费时间,金元植想。所以他抬起双手扶着郑泽运的后脑勺,毫不意外于对方略有惊讶的表情,他鼓起勇气,准备靠近那双唇。
  
  金元植在闭上眼睛那一瞬间,瞥见了郑泽运的左耳变得通红,但他顾不上那么多了。
  
  泽运啊,请原谅我的莽撞,如果你能明白我现在的困惑,那就立刻推开我吧。
  
  因为我想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到底要不要把你当作哥来看待。
  
**
  
  多少有些预感的郑泽运没有推开一直靠近的弟弟。
  
  怎么说呢,如果现在推开元植的话,元植会怎么想?可是这个距离不是表示兄弟爱的距离啊。
  
  在昏暗中,郑泽运能感觉到越来越重的鼻息和逐渐升高的温度。过长的刘海遮不住他的眼睛,他还看见对方那逐渐放大的嘴唇。
  
  印象中的金元植是个很喜欢调戏别人的呆子,而自己也是个惯着弟弟无法无天的哥哥。
  
  所以,这样可以算是弟弟在跟哥哥撒娇吗?
  
  应该不是吧。
  
  在双唇交迭的那一瞬间,他也跟着闭上了眼睛,也就在那一刻,郑泽运明白了自己对金元植是什么态度。
  
  简单的吻只持续五秒,金元植率先松开了双手,尝试拉开双方的距离,“对不起!哥……我……”
  
  沉默的郑泽运拉过金元植有些僵硬的手臂,两人再一次双唇交缠。
  
  植儿啊,我明白了,是我先犯的错,是我先选择了你,所以你会疏远我,是正确的。
  
  只是我想要靠近你,不管是以兄弟的形式,还是以现在的形式。
  
  我需要靠近你啊。
  
  
  
6
  
  
  
  车学沇躺在练习室的地板上,拎起衣摆擦汗,他发觉自己的汗愈擦愈多,手指微微发抖,他苦笑了一下,又从地板上爬起来,甩甩头发继续练舞。
  
  旁边的李在焕似乎认为时间紧迫需要多加练习,或者只是为了缓解刚刚的尴尬气氛,他不知疲倦地对着镜子重复舞蹈动作。
  
  车学沇被他这副精力旺盛的样子震慑,只好继续把动作做到位,但体力不支让他差点摔了跟头,还是李在焕拉了他的手臂往后仰,他的膝盖才没磕到地板。
  
  “谢谢。”“不行就别硬撑。”
  
  李在焕松开手便走到音响旁关掉音乐,明亮的灯光与安静的氛围并不相配,两人背对镜子坐下,粗鲁地拧开瓶子喝水。
  
  李在焕干脆把水瓶砸到练习室门上,“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你是说刚刚的事,还是一直以来的心情?”
  
  “就刚刚的事,扯之前的事儿我可没兴趣知道。”
  
  “不好,”车学沇有些发呆地望向那个滚动的空瓶,“怎么也不会好,因为事实就是这样。”
  
  “真固执,”李在焕拍拍膝盖,费劲地站起来,把车学沇手中的水瓶抽走,“去吃点儿东西,光喝没劲,偶尔吃夜宵也是可以的吧。”
  
  “戴好口罩,”车学沇把口袋里的口罩甩到李在焕怀里,李在焕点点头便把口罩戴上。
  
  两人在一家便利店里难得地挤在一起吃方便面,嚼着面条的李在焕还观察窗外的路过的零星路人。
  
  “刚刚你在宿舍说的我都当没听过,”李在焕拍拍车学沇的肩膀,后者叹了一口气,玻璃立刻附上一层白色的雾气。
  
  车学沇把面卷成一块,塞进嘴里,有些口齿不清地说:“泽运的肩很宽,可是与他形象不符合的是性格,他的性格像小孩,缺乏安全感。”
  
  “啊,是吗,烫死了,”被年糕烫到的李在焕立刻抬起手往嘴里扇风,“不太能看出来,我以为泽运哥就是船锚一样的存在。”
  
  “真的看不出来,还是没去了解?”“真没看出来。”
  
  李在焕一直埋头吃着速食年糕面,车学沇干脆把自己的方便面盒推到李在焕面前,“因为把注意力都放到了忙内身上吧。”
  
  “你在说什么,”一直笑着的李在焕忽然换了一张脸,他盯着车学沇,“我尊重每个成员的私人空间,所以不了解很正常,你是泽运哥的室友,当然要比我了解才对。”
  
  车学沇在心里回道:才不是,你这危险的家伙。“那也是,说到室友,最近你有没有感觉到韩相爀有点儿脾气暴躁?”
  
  “不知道他,我们各自有行程,回到宿舍就是睡,没心思聊天。”
  
  当然这只是应付的说辞,李在焕皱眉想,自从回归后团体行程多了,必须住在宿舍,也就意味着每天晚上都会跟韩相爀住在一个空间里。
  
  “可能只是我多心了。”
  
  “作为队长总是会因为责任感而多虑,我理解。”
  
  “那你对韩相爀的想法也是像我一样‘多虑’吗?”车学沇侧脸望向李在焕,对方面无表情地嚼着面条。
  
  “我对他没什么想法,”感觉到不妥的李在焕开始用平语回答,他转身把桌上的空盒全部塞到垃圾桶里,“休息时间少,人自然就会暴躁,大家都是这样。”
  
  车学沇揉揉太阳穴,看到李在焕坚定的神情,他叹了口气:“刚刚我,元植也是这样吗?”
  
  “是。”
  
  几乎是车学沇刚问完,李在焕这边就立刻给出了答案。车学沇看向他,对他这种置身事外的态度有些不满:“爀儿可能不知道,不过你倒骗不了我。”
  
  听到车学沇一直提起自己和韩相爀的事,李在焕便怒上心头,双手插进口袋,语气用词变得粗鲁起来:“我跟他怎么相处,你过问什么,平时小事唠叨也就算了,这种事就别唠叨了吧?”
  
  “因为我已经不知道怎么跟泽运好好相处下去了,我很苦恼。”
  
  车学沇说完这句话,便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运动鞋。坐在对面的李在焕明白了车学沇的意图,不仅放下心,同时也松开紧握的拳头,他望着车学沇,看到车学沇额上的湿发早已被寒风吹干。
  
  “就这么相处下去,当作没事发生,反正他也不知道,”李在焕拍了拍自己的膝盖,起身的时候还揉揉车学沇的刘海,“时间不早,刚刚在练习室练习也累了,回去吧。”
  
  “因为我没有选择了,”车学沇木然地坐在凳子上。三年前,他也坐在便利店的凳子上,跟郑泽运聊天,描绘出道后的好日子。一想到当初两人撞拳的场景,车学沇说不出话来,他摇摇头,离开座位。
  
  除了“一生挚友”这个角色以外,我对泽运而言是什么呢?真不好形容。或许是天气过于寒冷,车学沇紧握拳头,指甲快要嵌入掌心。跟在他身后的李在焕穿着厚外套,见眼前人瑟瑟发抖,便把外套脱下扔到对方怀里,先跑向宿舍。
  
**
  
  韩相爀把李弘彬扛回宿舍时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整了,他费劲地敲门,亮着灯的宿舍却迟迟没人应答,于是他只好再费劲地从口袋摸索出钥匙。
  
  “这小子怎么这么重!”
  
  韩相爀把人扔到沙发上,舒展筋骨后便走向自己的房间。整个宿舍空荡荡的——除了队长的房间门是紧闭的。
  
  “学沇哥,我把弘彬扛回来了,”他走到房间旁敲门,却没得到回应,他再次敲门,“明天订早餐订五份,弘彬这家伙说不在这儿吃。”
  
  “知道了。”
  
  开门的是郑泽运,韩相爀看见这哥的脸立刻点点头,“不好意思啊哥,打扰你休息了。”
  
  “没事,”郑泽运挠挠头发,转过身,“元植,你也回去休息吧,记得把弘彬扛回房间,免得他着凉。”
  
  站在门外的韩相爀满脸疑惑地望向郑泽运,郑泽运自然知道他要问什么,“元植是拿他的曲子问我,我们就聊了一会儿。”
  
  金元植匆匆从房间里出来,像猫一样拱起背,迅速溜到沙发旁,“哎,韩相爀谢谢你照顾我的儿子呀!”说完便把李弘彬扶起来搬到房间里。
  
  韩相爀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郑泽运,之后这哥就把他关在门外。刚才他看见金元植身上的T恤,那件T恤不符合金元植本人的品味,因此他在一秒内判断这T恤是郑泽运的。
  
  当然成员之间互穿衣服也不稀奇,但金元植穿着郑泽运的衣服,坐在郑泽运的房间里讨论曲子的画面,让韩相爀实在无法想象。带着疑惑的韩相爀回到房间休息,准备洗澡,没多久便听到了玄关处有人开门的声音。
  
  脱了鞋的李在焕率先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前,准备弯腰捡起房门钥匙时却发现钥匙消失了。
  
  他立刻站起身子,扭了扭门锁,发现门被反锁。于是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选择在安静的半夜低声对门缝说:“元植啊,是哥不好,我这钥匙呢给弄不见了,我现在给你去找备份……”
  
  “原来在焕哥把元植哥锁在房间里然后自己跑出去玩呀?”
  
  房门被韩相爀用力地打开,身长一百八十五厘米的巨型忙内有些好笑地看向反应不过来的李在焕。
  
  “啊?怎么……怎么是爀儿在这……”
  
  “这是我们的房间啊,如果我不睡在我的床上,哥要借我床睡吗?”
  
  在韩相爀的眼里,比自己矮个三公分的李在焕就像个找错门的小朋友。让小朋友站在门外确实有点儿委屈人,所以韩相爀把李在焕拉进房间。
  
  “啊哈哈,怎么说呢,哥近视嘛,所以就分不清房间,不好意思啊爀儿。”
  
  李在焕回避视线,低头双手合十放在脸前,一副“请原谅”的模样。韩相爀玩心大起,故意弯下腰盯着这张目光一直飘忽不定的脸。
  
  “为什么要把元植哥锁上了?”
  
  “因为……”李在焕低头抿唇,思考了一会,“元植他刚刚突然朝我和队长发脾气,我就决定让他静思己过,然后我们出去吃夜宵……嗯,对,你说他这种制作人的烂脾气是不是要改一改嘛!”
  
  如果在焕哥说的话是真的,那泽运哥就是在撒谎了。不过为什么泽运哥要撒谎呢?韩相爀的视线依旧聚焦在李在焕身上。
  
  可是在焕哥不像在撒谎。韩相爀抬眼望向房门,视线像能透过房门一般,他的眼前浮现出郑泽运的房间。
  
  “在焕哥,你知道吗,把酒醉的霸道少爷扛回来,还真的不容易啊。”
  
  “今晚出去喝酒了?”
  
  李在焕终于抬起头望向韩相爀,后者忍不住笑了一声,“是啊,成年人了,酒也能随便喝不是吗?”
  
  “喝酒注意点儿。”
  
  “哥,还不是因为你,我才有千杯不倒的酒量。”
  
  “关我什么事儿,”李在焕嘟哝了一会儿便转身挥了挥手,“嗯,元植回到自己的房间了吗?”
  
  “所以说你不用关心他啊,有他照顾弘彬不就好了。”
  
  韩相爀发现李在焕似乎一直搞不清状况,他望着对方乖巧的软发,想伸出手拉过对方,但李在焕却神经大条似的躲过了。
  
  “还是看看吧,”李在焕一直逃避韩相爀的视线,准备走到旁边的房间。
  
  看着他的背影,韩相爀脑海里闪现出一个场景,也是夜间常放送的都市爱情电视剧中常用的桥段——
  
  “为什么这几天……或者说最近,总是跟金元植一起玩,嘴边总挂着‘元植’?”
  
  揪住对方手臂的韩相爀扮演着被年上爱人冷落而困扰的高中生,被捏住手臂的李在焕则饰演受欢迎的成熟教师,他抬起头,“因为我跟元植有很多话聊嘛!”
  
  “为什么跟我就不可以聊呢?我就一直站在这里等着哥回头啊……”
  
  啊,这么幼稚却很煽情的台词,在焕哥应该会很感动吧。化身成高中生的韩相爀在自我陶醉,但不出所料,李在焕眼中闪烁着星光。
  
  “爀儿,我们……”“我不管!我要跟在焕哥你一起!”
  
  嗯……霸道总裁一样的台词,应该是在焕哥抗拒不了的。韩相爀眯着眼点点头,但李在焕揉揉眼睛,甩开了他的手,“爀儿呀,我们要考虑现实,现实不允许我们这样!你就当作是一场梦吧!”
  
  “就因为现实所以你把我推开吗?那好,让我别从这场梦里醒来,我宁愿死在梦里!”
  
  啊!这种台词真肉麻!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可是为了在焕哥,算了!韩相爀深情地望着穿着教工职装的李在焕,显然李在焕被这番话感动,闭上眼睛准备靠近他,在他也闭上眼睛迎接美好的时候,一把声音响起来。
  
  “爀儿,你在干嘛?”
  
  韩相爀的面部表情变化被随后进门的车学沇撞见,车学沇疑惑地发问:“一般你都要锻炼到零点才回来吧,今天这么早?”
  
  被车学沇的真实问句打消了那个有些神经质的幻想,韩相爀揉了揉额头,声音透露出了疲倦:“今天被治昂拉着喝了几杯,所以想着把治昂扛回来,休息一下好了。”
  
  他看了一眼扭开隔壁房门的李在焕,蹑手蹑脚进别人房间的样子完全没有作为哥的自觉。
  
  “不说啦,我睡了。黑哥你也早些睡吧。”
  
  “啊韩相爀你……”
  
  立刻紧闭房门堵住车学沇唠叨的韩相爀走到游戏机旁,盯着绕在一起的电线。
  
  在焕哥,你知道的吧,我的想法你是知道的吧。这种推断,从组合出道前一周便开始在脑海里萌芽,似乎只要在韩相爀把这个推断扼杀的那一刻,李在焕的每个神态便会呈现在他眼前,让他裹足不前。
  
  韩相爀的本意是放弃这段感情,然后尽全力地做好组合成员这个角色,可是他做不到,轻而易举的事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命运的相遇这种事真可笑,在两人擦肩而过,或是初次相遇时,产生的初印象说不定已经是预兆。
  
  韩相爀走到游戏机旁,耐心地把电线整理好,思绪却飘到过去。到底是主动靠近对方,还是被动地如坐针毡,他无法选择。恼怒让他把手中的电线扔向一旁,卷成螺旋状的电线失去控制,一下子散乱开。
  
  抓阄这个游戏一开始,我翻到的牌面就是你啊,李在焕。
  
  
  

评论
热度(16)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