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已接电话》(Reo/LR)[1\2]

《已接电话》(Reo/LR)

2016.6.30
*是为《未接来电》的后续。

 
 
1
  
 
 
  偌大的乐器室里,只有一个学生正坐在钢琴边,反复弹着一首流行曲。午后两点的太阳足够毒辣,把这个没有空调的封闭晒得更热,可是那个学生的手指依旧贴着键盘,即使闭眼皱眉,汗流浃背。

  他弹得累了,才扭扭脖子,放下紧张的臂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人坐在自己旁边,没等他吓得站起,那个人就笑脸相迎:

  “同学,要不要加入我们乐队,当乐队主唱呢?”

  头一次有人对他使用平语,他惊讶地把手肘压在键盘上,钢琴发出诡异的“砰”的一声,“什么?”

  “我说,同学你就加入我们乐队当主唱嘛,好不好?”

  那个人搂着他的肩,他能闻到那人身上的汗臭味,但他身上也有味道,不好嫌弃对方。

  在简单的问答里,这两人互相交换了信息。那个名叫郑泽运的声乐专业大三学生,记下了拍他肩膀的大一学生金元植,不仅样貌身材,最重要的还是联系方式。

  因为郑泽运在大学里没有什么朋友。

  “我叫金元植,我的号码是……”

  他回忆着金元植说的话,回到出租公寓就迫不及待地拿起手机,保存那段记忆。

  『姓 朋

  名 友

  手机 010 1993 0215』

  郑泽运看着那个号码,总觉得不对劲,拨过去听了提示音才知道,这个号码是不存在的空号。

  他捏着手机,刚刚他把自己的专业、年级和手机号码告诉对方,结果对方却给他一个空号。

  被耍了。
  
  
**
  
  
  消沉的情绪只持续了两天,他又挑午后最热的时候回到那个乐器室,不过弹的是一首钢琴奏鸣曲,他没有跟着琴声唱歌。

  当金元植一行人推开乐器室的门,开始胡乱打着架子鼓的时候,郑泽运拉下琴盖,转身准备出去。

  “泽运哥怎么就一直坐在钢琴旁弹琴,不问我要排练的乐曲是什么?”

  金元植一手握着鼓槌,一手拉住郑泽运的手腕,但对方只是用力甩开他的手,厌恶地瞥了他一眼就推门出去。

  听见好友拨了一下电吉他,金元植的脑筋转了过来,边笑边把那个生气的前辈追上。

  “泽运哥,你是不是以为我报错了号码,在生我气?”

  他有些岔气地问,看见那个前辈停下,他干脆大笑起来:“瞧我这个德行,总把那一套用在朋友身上……我没有恶意,泽运哥。”

  “我以为,哥当时就听出来,那个号码是我的生日。结果泽运哥只是……无辜地点点头。

  “对不起,只是玩笑而已,哥别生气。这两天没有打电话找你,是因为在创作曲子。况且哥已经答应我当主唱,就不能随便离开乐队呀。”

  金元植想上前拉过郑泽运那只手,对方只是递给他一台手机,“号码。”

  他没接,反而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对方拨一通电话,“这样哥就有我的号码了……哥别接!”

  郑泽运按了接听,但通话界面只持续了一秒就消失。

  金元植拉过郑泽运,这次带着一些情绪,所以他用力地握着那修长的手指,“不是让哥别接嘛,通话时间又亏了一点点……”

  虽然感觉手有些痛,还有些烫,但是郑泽运看着通话记录,嘴角就上扬起来。

  幸好前天没有因为生气而清空通话记录,只是删掉了那个无法接通的联系人。

  不然就不知道这个后辈的生日了。

  “元植君的生日是二月十五号吗?”“对,哥太客气啦,叫我元植就好,或者……”

  “或者什么?”“我们要是相处久了,就叫我植儿好了。”

  “植儿?”“哎,现在可不行啊哥。”

  金元植说完,就把那前辈拉到乐器室,再把那前辈推到架子鼓前方,又拉了一把木凳让那前辈坐下,“哥试着唱我作的曲子吧?”

  “曲子是……”

  郑泽运没说完,额头就被贴上一张A6草稿纸,他拿下一看,潦草且故意缩小的字和简谱像天书一样。

  “我相信哥可以看得懂,”那人走到架子鼓旁边,“会看懂的,当初我也是路过乐器室,才听到哥的声音啊。”

  现在,郑泽运想要立刻看明白那张破纸写的什么,就像他想要交朋友一样。

  明天以前辈的身份去带领后辈,跟和自己有共鸣的家伙一起交流……会比今天好多了。

  不对,今天也很好。
  
  
  
2
  
  
  
  一个月的乐队练习让郑泽运认识并熟知了这一群可爱的学弟,他从鼓手的好友口中得知,鼓手很会哄人,为人开朗活泼,不仅受同龄人喜爱,还引起了姐姐们的注意。

  “也对啦,不是这种开朗的人,怎么搞起乐队?元植还是队长呢!”

  郑泽运握起水瓶,好奇地问那个吉他手,“那元植有女朋友吗?”

  “这倒没听他提过,真奇怪,那家伙应该在妞儿里很受欢迎才是……难道是不适合恋爱的体质?”

  听了吉他手的话,郑泽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见金元植提着一袋冰棍儿回来,他就合上嘴,接过那个热情鼓手递来的冰棍儿,“谢谢。”“不客气啦,哥!”

  “元植自从把泽运哥招揽了也就抛弃哥哥我了,都不跟我一起玩儿,你们看,他还坐在泽运哥旁边,故意给我添堵啊……”

  吉他手朝其他成员调侃,郑泽运也只好朝金元植笑笑,没想到对方搂过他的腰,扬起脖子,“是啊是啊,泽运哥体贴温柔又安静,不像你,整天叽叽喳喳的,烦人呢。”

  他握着的冰棍儿似乎要融化了,快要滴到金元植的手臂上。

  “泽运哥,我跟你说,你对他太好了,我们得治治这小子,”吉他手说完又指着金元植,“兄弟们,揍他啊!”

  郑泽运还没反应过来,金元植的手就离开了他的腰侧。一群学弟聚在一堆打闹,是平时排练完毕的常态,而郑泽运是坐在一旁看学弟打闹的那个前辈,不参与战争也不充当和事老。

  他吃着冰棍,听见手机响了,拿出一看,发现是朋友发来的一条短信,他随便回复一句,手机又响了。

  『泽运 就借我一天 一天而已』

  实在无可奈何地背起背包,郑泽运准备离开乐器室,金元植终于从人堆里露出那张被折磨的脸,“哥去哪儿?”

  “排练结束了,我现在得回公寓……”

  “那我能跟你一起走吗?”

  撇下那群傻瓜,金元植抓起挎包就追上郑泽运。可能对方在故意等他,所以他只跨了三步就勾着对方的肩膀,“真羡慕哥啊。”

  郑泽运转过头,“什么?”

  我有什么好被羡慕的,朋友不多,也没有你这么开朗耀眼。

  “最近呢,我发现跟宿舍的朋友相处不来,”金元植撅起嘴,装可爱地呼了一口气,“我以为,只有女生才会有冷战啊看不惯啊那种事,没想过,其实男生也会这样。”

  “那也要解决……”“哥是一个人住吧?”

  金元植不仅打断郑泽运的话,还拦住了郑泽运的步伐,他站在郑泽运面前,双手握住对方的手臂,“我可以,跟哥合租吗?因为哥住的地方离学校近……”

  “为什么……”

  难以置信。

  “不想跟那群家伙住了……泽运哥放心,如果一起住,我不会动你的东西,绝对!要分界线限制活动区域也没有问题,钱的话,我付多一点也可以……”

  金元植越来越靠近郑泽运,那件衣领被浸 湿的T恤快要贴到对方的手臂。即使别过脸,郑泽运也瞥见那家伙的脸要贴到自己的手腕了。

  嘴唇,嘴唇要贴到手腕了,别这么靠近我啊……

  “嗡……”

  手机震动让郑泽运清醒了不少,他看见手机上那条『泽运啊 我今天就不来了 我先去吃饭了』的信息,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

  “元植想要合租吗?”

  回应是拼命地点头。

  “好。”

  
**

  
  “哥的住的公寓好乱……”“所以,才要你来帮忙收拾,这样才能腾出空间呀。”

  郑泽运踢着扔在一边的卷纸,金元植第一次听他那种带着撒娇语气的埋怨,没来得及吐槽就踩到了一只袜子。

  “哈哈,哥好脏啊,袜子都随便乱……”“呀,真是的!”

  他抢过那只袜子,把它扔进洗衣篮。两个人吵吵闹闹地收拾,花了半小时才整理好客厅。

  金元植坐在沙发上揉着肩膀,郑泽运则是进房间继续整理。

  所以,门铃声响起的时候,开门的不是门外人所期待的郑泽运,而是看着很莽撞的金元植。

  “惊喜吗……哎,难道是我记错房号了?”

  那个按了门铃的人大大咧咧地看了一眼门牌,把疑惑的金元植当作透明人,轻轻推开对方就进入房间,“明明是这里没错啊,泽运呢?”

  “哎,你……”“你就是泽运常说的学弟吧,叫什么……金元淑?”

  “什么啊,你在说什么啊,你谁啊?”“懒得理你……泽运呢?”

  金元植看着那个人走到阳台,饭桌边,浴厕间,似乎对房屋构造十分了解。

  那个人一找到郑泽运,就立刻笑了起来,跟对方勾肩搭背回到客厅,坐在金元植的旁边。

  这个人是泽运哥的谁呢?

  反正是很重要的人,泽运哥才会因为这个人的一条信息而紧张。

  这可不行。

  

评论
热度(17)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