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弹珠游戏》(Reo/Raken/Heo)[五、六]

#前情提要: *1/2*   *3/4*

  
   
   
5
   
   
   
  “你问我会留着前任送的礼物的人到底有什么想法?我怎么知道,我不是那种人,所以你问我也没用啊。”
  
  李弘彬,X公司营业部中其中一名职员,就职一年,二十三岁,腰线较长,但身高超过180cm;单眼皮,但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美男子,同时也是出名的“懒人精”,喜欢躲到茶水间或其他角落偷懒;头脑好,个人业绩仅次于金元植组长,但听说有抽烟喝酒的不良嗜好。
  
  按照金元植的理解,这种美男子应该很受欢迎,身上每个缺点都会被美化成优点,而美男子肯定,必须有丰富的情感经历,所以情感匮乏的业务精英金元植在周三的午饭时间向这个情感专家作出咨询。
  
  但是情感专家的答复竟然老不正经,完全是在开玩笑。
  
  “怎么了,金组长,照我来看,这种留着前任礼物还告诉你的人,要么是想复合,要么是示威,觉得你可有可无,反正赶紧秀出你的现任就是了!”
  
  希望复合?有这个意思吗?
  
  金元植不禁瞪大自己的下垂眼,“可是对方好像跟朋友出来约会,应该不是故意让我看见……”
  
  “你送的是什么,项链、手链或者戒指这些吗?”“嗯。”“饰品的话,可能对方就是戴戴而已,没想那么多吧。”
  
  李弘彬夹起最后一块炖菜,边咀嚼边补充:“话说,之前我不是跟着宣传部的同事去混吃混喝吗,我碰到了一个挺有趣的人,不是我们公司的……”
  
  金元植可听不进李弘彬的唠嗑,因为前些天碰见的“年轻人”再度出与他的上司现在公司食堂门口,那两人依旧有说有笑,端着餐盘从他面前走过。
  
  营业部科长郑泽运穿着西服,右手戴着银色石英表,袖口没有一丝皱褶,当然,白衬衫衣领也被熨烫得直挺,掩盖了脖颈的一半。
  
  看不出到底有没有戴那条该死的离别项链啊!
  
  “哎,V公司的明星工程师怎么在我们这儿啊?”
  
  李弘彬在唠嗑的途中忽然蹦出这个问句,金元植扔开筷子,甚至把满是排骨的餐盘推到对方面前,“谁?你说谁,什么工程师?”
  
  “就是科长旁边的家伙啊,V公司里最年轻的游戏设计工程师韩相爀,‘千谕’这个手游就是他开发的啊,都上游戏介绍杂志了。不过,好像我们公司最近跟V公司有合作,科长真厉害啊,能招待这种贵客……”
  
  金元植照例只听一些,便开始低头窃喜。
  
  换言之,那两个人前些天来Kencafé,是为了谈公事?内心疑惑解除,一副郑泽运舍身为公的画卷就在金元植的脑海中展开,这个小组长还想象出年轻设计师韩什么刁难郑科长的画面。
  
  午休时间一过,所有职员都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金元植更是在下午三点半完成营业部七年来的收支分析报告,他偷偷瞄了科长室一眼,窗帘遮住室内景象,半掩的房门应该是“有空”的证明。
  
  金元植捧起一叠文件,迈步走向科长室,握着门把手,推开木门,“科长,分析报告做好了,您检查一……抱歉。”
  
  察觉到科长室里除了郑泽运还有其他客人,他迅速别过脸,“嘭”的一声拉上房门。
  
  为什么科长室里有那个工程师啊,而且,为什么前辈不关门?不,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那个工程师要揉前辈的右肩? 
  
  手,手都拉在一起了!
  
  “金组长,您的报告掉了。”
  
  路过的李弘彬小声提醒站在门外的金组长,这组长慌慌张张地捡起报告,却心乱如麻,在回答客户来电时弄错面谈时间,四点外出时还忘记托付其他同事上交报告。
  
  一直观察着组长的李弘彬出于同情心,把那份报告上交到科长室,没过几分钟,郑科长就手握报告,问金组长去哪儿了。
  
  李弘彬以同事兼朋友的语气回答“他出门了”,与此同时,那个金组长因为忘带手机而赶回营业部,郑科长了然地拦住那个十分匆忙的金组长,“你先来我的办公室。”
  
  “可是我的客户崔老师在……”“你先进来。”
  
  金元植只好垂头丧气地跟着眼前的郑科长,踏进这间充满压抑气氛的办公室。一进门,他发现那个工程师早就离去,便长呼一口气,双手别到背后,站在办公桌旁。
  
  “分析报告的页码全错了,还有,标题和正文字号都弄混了,这就是你一周的努力成果吗?”
  
  郑泽运把报告放在办公桌上,“元植,我观察了你最近的工作状态,为什么心不在焉?”
  
  全部都是因为你啊,郑泽运前辈!
  
  金元植干咳几声再作回答:“可能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抱歉。”
  
  “是因为在外的兼职吗?”
  
  郑泽运忽然站起身来,推开办公椅,身子直接靠在玻璃面的办公桌沿,“公司不允许员工在外兼职,虽然大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你要分清主次。”
  
  什么主次?兼职?金元植皱起眉头,“抱歉,科长,我没有在兼职,咖啡厅的话,是去帮忙,没有任何薪酬。”
  
  回答过后,他又有些后悔,觉得自己说的话太过差劲,什么帮忙,什么没有薪酬,没有一个答在点子上。
  
  “‘在焕’这个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郑泽运忽然倾身靠近金元植,彼此的鼻尖即将相触。
  
  不适应这段近距离,金元植猛地退后,他甚至抬起双手,做出一个“别靠近”的动作。
  
  为什么要靠得这么近?啊,为什么要忽然问这种问题?前辈,你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在……嫉妒吗?
  
  “他……是……”
  
  正当金元植慌不择言的瞬间,工程师和郑科长的画面在他脑海中闪现,不知怎的,他又产生一种“底气”,望向郑泽运的眼神带上一股坚定,“那郑科长跟韩工程师是什么关系呢,韩工程师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吗?”
  
  “他是我的恋人。”
  
  郑泽运毫不犹豫地回答这个问题,眼神里似乎也带有坚定的意思,或许是被金元植那种犹豫的态度激怒,或许是像金元植所想的一样——
  
  在嫉妒。
 
  
 
6
  
  
  
  
  从踏出科长室的那一刻开始,金元植在脑海里做出无数的假设,之前,他只懂得对着不会回答的幻想问“为什么”,现在,他开始回答自己提过的问题。
  
  走出营业部,等待电梯时他看见自己在光滑地砖上的倒影,模糊的轮廓仿如他的思绪,他的内心。
  
  “他是我的恋人。”
  
  当时,郑泽运说过这句话后还轻笑一声,“还以为你能感觉出来啊,我想,你跟在焕的关系,应该像我跟相爀的关系。”
  
  “顾及到恋人的同时,不要忘了自己的工作。这份报告我不接受,明天早上,我要看到一份完美的报告在我桌上,好了,你去见崔老师吧。”
  
  郑泽运把那份错漏百出的报告递给金元植,自己则转身回到办公椅边坐下,那个组长没从批评中缓过来,他捏着报告,在宣泄不满似的咬着下唇,离开科长室。
  
  走进电梯的金元植还像个小孩一样,把每个楼层按钮都按了一遍,他还踢了电梯的钢板墙一脚。
  
  前辈果然一点儿也没变,一直这么随心所欲!
  
  为什么前辈这么关心你?因为他在寻找有伴侣的同类,确定同类的气味,这样才能让他安心,让他感觉不那么孤独。
  
  为什么前辈要戴以前你送的项链?因为想告诉你,他真的把你当朋友来看。
  
  为什么这个前辈对你的态度这么暧昧?因为这他妈的就是你想多了,金元植!
  
  带着浑身怒火出电梯,金元植走向公司附近的餐厅,给老客户崔老师解答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他就是一种“剑拔弩张”的态度面对客户,崔老师被这种“古代武士”的气势镇住,马上预定了半年额的护肤品。
  
  五点准时下班后,金元植难得地勾住李弘彬的肩膀,要对方带着自己吃喝玩乐,还拍胸膛保证自己通知了恋人今晚晚归。李弘彬瞧这组长今天一整天魂不守舍的,只好顺他的意思,找宣传部同事的时候就带上这“潇洒”的拖油瓶。
  
  以豪放派作风出名的宣传部同事们得知营业部的“业绩双雄”想跟着去酒吧“玩儿”后,不仅不介意这两个家伙的莽撞,还特地告诉他们,这一次出去的应酬对象是V公司,志在让合作公司了解自己公司的企业文化。
  
  情绪持续亢奋的金元植在来到著名的某酒吧之后,胆量忽然缩小——工作这么久,从来没见过这种灯红酒绿,碰杯声、交谈声与强劲的音乐声混在一起,他不禁感到晕眩。
  
  “干嘛,你晕车是不是?”
  
  李弘彬把躲在他身后的金元植拉到自己旁边,“看你这样,还真不知道你没来过这种地方。”
  
  金元植捂住耳朵,大声回答:“人不可貌相。”
  
  “是是是,我们赶紧跟上去!”
  
  李弘彬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拉到一个包厢,一开门,他就看见那个所谓的明星工程师安静地坐在一边。
  
  真糟糕。
  
  “原来这两位就是X公司的‘营业部双雄’啊,那贵公司的营业部科长也会来吗?你们请……”
  
  其中一位陌生男子从沙发边站起,来到这两人面前,却在看清两人脸庞的一刻愣在原地。李弘彬若有所思地挠头,笑着回答那位陌生男子:“啊,没想到又遇到您了,原来您是V公司的职员啊。”
  
  站在门边的金元植搞不懂现在的状况,他想从缝隙中挤进包厢里,但包厢里的空位恰好只存在于年轻工程师的附近。
  
  为什么要坐在初恋对象的恋人的旁边!妈的……
  
  陌生男子似乎看出金元植的窘况,他尴尬地笑笑,“嗯,我们先坐着吧……”“那我得坐在您旁边,小圆脸。”
  
  李弘彬竟然旁若无人地称呼眼前这个陌生人为“小圆脸”,在一边快疯掉的金元植听得清清楚楚,但其他人似乎没听见,宣传部的同事与V公司的同事喝酒聊天,没把注意力放到包厢门边。
  
  “金组长,您请坐。”
  
  在昏暗的包厢之中,安静的明星工程师韩相爀放下酒杯,朝金元植招手,其他人也跟着起哄,让这个X公司营业部组长快坐下,于是,那组长拉着不识趣的李弘彬坐到韩相爀旁边,而“小圆脸”只好坐到李弘彬的右侧。
  
  四个大男人坐在一起的画面有些不自然,所以,一些女同事借机挤到年轻有为的工程师身旁坐下,这才让金元植暗自松一口气。他借机溜到后门附近,想着呼吸新鲜空气,手机便接到一条短信。
  
  『元植 为什么现在还没回来?在加班吗?饭都冷了T T』
  
  送信者显示的是“在焕儿”,他准备回复『在应酬』时被人撞到胳膊,手指不小心碰到“通讯录”界面,“在焕儿”和“郑泽运”的名字并列浮现。
  
  “郑泽运”怎么可能会在“在焕儿”的前面呢?应该是根据罗马音“J”而排在一起的巧合。
  
  “你为什么要骗我?”
  
  后门外忽然响起一把熟悉的低沉嗓音,金元植稍稍推开后门,从门缝里看见李弘彬正与“小圆脸”对峙,那个“业绩第二名”还整理衣摆,“那天你说你是我公司宣传部的新人,可是我找了很久,没找到你。”
  
  “反正那天的事也不值得说出来,没什么好说的……”
  
  “小圆脸”满脸不耐烦,甚至还转身走回去,在门边偷看的金元植迅速背靠铁门,举起手机,装作没事发生的样子。
  
  “那为什么你跟我说你很寂寞,很想让我陪陪你?你可知道自己没喝醉吧,车学沇?”
  
  什么!
  
  信息只编辑到一半,金元植差点把手机摔出去,他捏住手机屏幕,继续从门缝观察,在他的理解里,美男子弘彬就是情场高手,可以说是人见人爱,但他没考虑过这高手竟然会男女通吃,甚至连“小圆脸”这种无趣男子也不放过。
  
  “为什么你会知道……”“做过之后感觉喜欢,所以在给你盖被子的时候看到你的身份证,这很平常吧?”
  
  “你竟然偷看……”“因为我不想把你当作炮 友啊!”
  
  公众场合说这些话真的很平常吗,花美男弘彬!金元植不断整理自己的面部表情,他决定先回复李在焕的短信。
  
  『在应酬』显得过于冰冷,但是不能打个电话实话实说,那个敏感的傻瓜肯定会胡思乱想,要不回复『在加班 准备回来吃夜宵 对不起 没告诉你』算了,毕竟都是相处一年多的情侣了……
  
  “终于找到您了,金组长。”
  
  他在点击发送的后一秒就看见那个工程师的脸。
  
  “因为其他女同事一直问金组长在哪儿,刚好,我被女孩子围得喘不过气来,就说出来找您。”
  
  韩相爀朝金元植无奈地笑了笑,眼睛眯成两条线,脸上的青涩尚未褪去,染过的短发与印有骷髅图案的名牌T恤让这个明星工程师显得桀骜不驯。
  
  好像输了。
  
  “这样啊,实在不好意思啊。”“没事,还有,学沇哥……就是跟我一起来的公关经理,您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金元植吸吸鼻子,“我好像看见他跟弘彬往大门方向走,可能是去买解酒药吧?”
  
  韩相爀点点头,以示了解。
  
  两人准备回到包厢,但在路过员工室的时候,韩相爀忽然转过身,朝跟在他身后的金元植提出一个奇怪的请求。金元植没听清那句话是什么,不过在五颜六色的激光灯照射下,他看清了韩相爀的表情,并读懂了这个表情。
  
  “请你别靠近泽运,别误导他,可以吗?”
  
   
  
  

评论(2)
热度(14)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