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Copycat》

《Copycat》
  
  
  

  
  
  
  怎么会输给弘彬这个*崽子!
  
  作为一名电子游戏爱好者,大学生金元植可谓风流,不仅阅览无数单机或网络游戏,积极参加电子竞技,还有坐拥一屋的游戏周边,叫其他同龄玩家心生羡慕。
  
  可是这么一个热爱游戏的人,偏偏没有游戏操作的天赋。参加比赛,只停留在海选最后一位的成绩;与大学同学李弘彬宿舍局域网FPS对战,却总被“游戏王子”逼得留守复活点;想让同宿的弟弟韩相爀知道自己即时策略的厉害,结果,人族被虫族蚕食。
  
  今天也不例外,金元植在经历了第二十次的防守失败以后,他拔掉鼠标线,砸了鼠标,“我受够了!我不跟你们玩了!”
  
  李弘彬坐在他后面,朝旁座的韩相爀摊手,“要不我们仨组队,去横扫两千分场,你说好不好?”
  
  一收到援助,金元植马上捡起鼠标,催促舍友登录上线。俗话说,一根筷子能折断,单骑赴会有去无返,兄弟是最坚强的后盾。他手忙脚乱地登录账号,选取自己认为最漂亮的辅助型女英雄。
  
  无硝烟的战争开启,三个大学生一边对话一边按键走位,局势尚未明朗,他们都处于紧张的状态,尤其是金元植,他紧张得绕着地图的西南区域打圈,没过一秒,便被敌方击杀。
  
  接下来,他发现自己像被盯上了一样,只要一出复活点晃一会儿,英雄就会被一个名叫“OLE”的家伙击杀。最气的是,这家伙就是瞄准了他,即使李弘彬作了掩护,他也难逃被狙击的命运。
  
  “这他*的是谁?欧蕾?女生吗?还是‘喔嘞’的意思?”
  
  金元植忍不住砸了键盘一下,必杀招对着空地施放,他更是愤怒地砸桌子,“这个混*,如果让我遇到他,我就……”
  
  蹲守某个据点的韩相爀倒是冷静得多:“这个枪法,好像有我的风范!”
  
  “别说了!再说我就不拉你们起来浪了啊!”
  
  刚复活的金元植再度充满斗志,他打开麦克风,点“OLE”的名,说了一句脏话后又关闭语音,反正对方也听不见,只有队友们才知道。
  
  女英雄刚出复活点,便转转视角,观察一些建筑死角,终于,她看见屋顶那个杀她好几次的输出型男英雄,她立刻躲进建筑物内,无视补给,愣在原地。
  
  金元植坐在屏幕对面,他挥挥手,催促舍友,“快快快,东南区,B点,我的九点钟方向,那个‘OLE’。”
  
  李弘彬立刻移动鼠标,捕捉“OLE”,完成击杀以后,他就放下鼠标,先瞧了韩相爀一眼,又看看金元植,“不是吧,他就是盲打,这都能打中你,证明什么,证明不是他太强,而是你太……”
  
  金元植回避了这个评价,抓起一把薯片,“好的,你们掩护我!让我反杀一把,出一口气!”
  
  在两名游戏王子的掩护下,他终于击杀了可恶的“OLE”,就那么一次。同时,因为防守失败,三人的战绩分数下降了几点。
  
  战斗结束,这边的金玩家就朝两个队友说自己一会儿要当输出solo,不需要掩护。混战了五局,三人的分数又上去了一些,竟然还匹配到最开始对战的玩家,与“OLE”同队。
  
  看着见那个熟悉的名字,金元植有些兴奋地对麦克风大喊:“真让我碰着你了,哎,欧蕾我们一起bobo呀!”
  
  『「MR.Kim」,我要跟你单挑,单挑…』
  
  或许是麦克风掺杂噪音,金元植一听,还真把那道高音调的挑衅当作是撒娇的女声,他握住麦克风,大有说唱的姿态:“呀,单挑啊,行不行啊,细胳膊嫩腿,窈窕淑女能行吗?”
  
  『…你去死吧!』“哈哈!难不成刚才的队友是你的朋友?你怎么知道我赞美了你一把?”
  
  对局开始,操纵着输出型男英雄的金元植以一骑※当千的气势冲向要点,却看见一个打转的辅助型女英雄队友,他晃着鼠标,使劲发弹,想做出真正意义上的“把人点死”。
  
  扬声器又传来那个玩家的声音:『用我之前用过的英雄…你这个抄※袭者!』
  
  金元植不服输的那股劲儿也上来了:“你也用辅助啊,还用我的美女,你也是抄※袭!”
  
  『呵……』“你是辅助呢,我快死了,啊呀,美女,快来加血呀!”『你很烦啊…我不是美女!』“那就是丑女喽,随便啦,跟着我来!”
  
  两个人直接用麦克风拌嘴,一心打游戏的游戏小王子们沉默地“抢人头”,却只碰到团结一致的敌队。最终结果可想而知,三名大学生又经历了一次失败。
  
  “元植哥不要跟她拌嘴了,”韩相爀不禁埋怨,“我觉得他跟你水平差不多,你们好好打图才是实际啊。”
  
  李弘彬接过话茬,“说不定他喜欢那个刁蛮女咧!”
  
  懒得搭理游戏王子们的埋怨,金元植准备退出游戏,却看见好友的图标闪烁,他随手点击,就是“OLE”的好友请求。
  
  他故意点击同意,在对话框输入『丑女欧蕾想葛格了吗?』,对方立刻回复一句:『我们单挑!』
  
  『欧蕾的胜负心好重啊,输不起了是不是?』『出来!X网吧…我们单挑…你这个K大学学生!』『你怎么知道我是K大的!』『…我就是知道!』
  
  该不会是同校生吧?金元植想起电视剧里的丑女形象,立马摇头,回绝了对方的请求,没想到对方学着他那种态度,给他发了几个大笑的表情,他的急性子就是遇强愈强,转过头来就愤怒应约,为周五的战斗准备。
   
  


  
  
  
  经过两名游戏教练的48小时地狱式训练,金元植练成“火眼金睛”,他趿拉着拖鞋,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到达学校附近的网吧,根据“OLE”所提供的方位,他走到大厅第六排第七座,沉默地坐下,不时偷瞄对面。
  
  对面第五排第七座一定就是传说中的丑女“OLE”。
  
  他迅速登录游戏,敲击键盘,问“OLE”是不是真的要单挑,葛格我来了。坐在他对面的人果然伸长脖子,歪着头偷看他。鸭舌帽在屏幕边缘晃动,引起了金元植的注意,他跟着歪头观察,那长刘海遮住了“OLE”的眼睛,只见高鼻梁与黑眼圈——原来这个丑女皮肤很白。
  

  他收回视线,继续确认:『黑色鸭舌帽是你吗?』
  
  『不整理的紫毛是你吗?』『是帅哥!』『kkk』
  
  那边的“OLE”不再说话,沉默地邀请金元植进入1V1模式。在挑选英雄时,金元植舔舔唇,选择了远程输出型女英雄,过度的自信让他在开始时就冲出复活点,占据地图中央的A点,但在完成占据之前,英雄血条骤然见底,漂亮的女英雄竟然倒在同样的女英雄脚边。
  
  原来选了一样的英雄!金元植咬咬牙,在复活之前更换辅助型英雄,克制了“OLE”一把,比分暂时一比一持平。
  
  令他没想到的是,战况变成了“只要一死就换英雄”模式,他换英雄击杀对方的英雄,对方也跟着换英雄击杀他,两人换来换去,还是A和B两个英雄之间抉择。
  
  战斗了五个地图,金元植开始感到疲软,他摘下耳机,站起身来,对着那个鸭舌帽顶说道:“别再用黑美女或者和尚了,我们到现在还是25:25,很累啊!”
  
  盯着屏幕的“OLE”见游戏好友忽然退出,他摘下耳机,想抬头看向对面,却与那个混混似的大学生对上视线,“你说什么?”
  
  原来不是女生啊!即使声音有那么一点尖,可还是听得出是男声啊!还没看清对方样子,金元植便尴尬地笑笑,立刻擦除丑女配角的幻想,“我说,我们能不能都换个英雄?”
  
  “OLE”困惑地低头,“我只会这两个……”
  
  “谁教你用这两个的!”“是学沇的朋友…”“‘学沇’的朋友是谁啊!我怎么没听说过!”“叫作…叫李弘彬!”“啊!李弘彬这个臭小子真是…!”
  
  金元植叉着腰,想出一百种折磨李弘彬的方法。坐着的“OLE”见对方不想再战,准备转身离开,头顶的帽子便被对方一把摘下,他慌张地抢回,似乎想遮住自己的脸。
    
  “哎,还以为你染了金发咧,结果还是黑发,就是没洗头才戴帽子耍酷吧?”
    
  金元植跟上“OLE”的步伐,这才发现对方不比自己矮,宽肩长腿,除去白皙的肤色,还真不像个丑女或美女。他跟在“OLE”身后,发现对方有弓背,便伸手按对方的肩膀,却被对方轻轻甩开,“别跟着我…”
  
  这态度跟之前网上呛架的样子完全不符合,金元植一把勾住“OLE”的肩膀,“好像你之前还嘲讽我,哎,怎么我们见面就这么像个少女啊,吴雷?”
  
  “OLE”第二次甩开他的手,“我不是吴雷!那…是我手快打错的…我有名字!”
  
  人不可容忍第二次被其他人甩开友善的援手,这是金元植的理论。他干脆双手插裤袋,语带讥诮:“你一定是姓吴,名雷,所以恼羞成怒!是不是!”
  
  “我…我叫郑泽运!”“那我叫金元植咧!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郑泽运偷看这个“混混”,竟然有些迟疑,语气也不肯定:“因为,学沇,学沇告诉我,你骂我。我要回敬……而且我,我知道了你是K大的,要找你单挑而已……”
  
  于是,一来二去,两个同为K大的前后辈冰释前嫌,并相约每周抽几个小时来“秘密训练”,让那些瞧不起自己技术的家伙好看,当然,也是为了秋季的什么什么大联赛做海选准备。
  
  经过了半个月的“交往”,金元植发现这个前辈有些神秘:出现的时候总戴个帽子,遮遮掩掩;虽然会对突然溜进网吧的猫猫狗狗十分温柔,可还是遮遮掩掩,不让他看到正脸似的。
  
  他想,难不成是额头有个疤痕?带着这个疑惑,金元植决定从朋友入手,问了舍友李弘彬,“你是不是有个朋友叫‘学沇’的?”
  
  李弘彬马上放下鼠标,一改认真游戏的本色,“怎么突然问这个?”
  
  有古怪!金元植眯起双眼,轻皱双眉,热汗在额头肆意流淌,他闻到自己身上那股汗臭味,那就是夏天的味道。
  
  “噢,好奇而已,你是不是有这个朋友?”“嗯。”“是不是那天跟我们一直组队的那个‘hakN’?”“你想说什么,你要找他?”“对啊!你怎么知道?”
  
  李弘彬转过身,继续打游戏,“你不能找他,没有为什么。”
  
  金元植有些自讨没趣,他跟着转过身,对着阳光美女海报自言自语:哎,还想问他技术怎么这么好,他的和尚玩得真牛啊,不像我,黑美女都用不好。
  
  “那是我教的,”李弘彬忍不住回嘴,“你想学,就跟我说,师父一定帮你。”
  
  金元植顺势搭话,“那师父能不能告诉我,‘hakN’在哪儿啊?”
  
  “不行。”“师父啊!”“你们别吵了。”
  
  坐在角落的韩相爀摘下耳机,趁宿舍回归键盘上的平静,他将一张便条纸贴到金元植的额头。被贴的人看到地址内容之后就憋住笑,向那个深藏不露的背影敬礼。
  
  『其实hakN哥住在我们学校,学校外面的公寓,因为他跟JAEKEN哥合租。』
  

  

  
  
  
  “秘密训练”结束后,金元植开始实施那个隐秘的计划。为了弄清楚神秘人的模样,他先是跟上对方的步伐,虽然两人并肩而行,可对方就是拧着脖子看风景,不以正脸示人;问及神秘人的住址,对方一直摇头,还有撇下他先走的倾向。
  
  他再次跟上对方,却发现对方走得很快。费尽力气,金元植终于到达预料之中的V公寓楼下,他“抓住”郑泽运的手臂,“泽运哥,你…你就是住在这里吧?为…为什么我不能到你家坐坐啊?”
  
  郑泽运回答时也不忘用帽檐遮住自己的正脸,“因为,因为我跟别人合租,会…有不方便。”
  
  “那哥能不能告诉我,”金元植缓缓调整呼吸,“为什么你总是戴着帽子出现?你在掩饰什么吗?”
  
  “我……”“如果你不想回答,那就请我上去喝一杯水吧,好渴。”
  
  对这个简单的喝水提议,郑泽运却显得踌躇。金元植感受到对方偷瞄自己,他转了眼珠,擦掉汗水,回应那道锐利的视线,在一瞬间,他看见那双眼睛的瞳色有那么一些变化。
  
  难道对方戴了美瞳?
  
  “如果,如果你一定要去,我就带你上去。”“那当然!”
  
  感应灯亮起,两人的脚步声在楼梯间回响,金元植跟在郑泽运身后,心里又生出一个疑点:既然住在十五层,为什么不去搭电梯,非要徒步回家?难道,是在争取一些什么时间吗,比如,杀了人,要处理尸体?
  
  在到达1502室之前,金元植便完成了丰富的悬疑片幻想。郑泽运在他旁边,没有抬手按门铃,反而是敲门。隔着一道门,也能听见开门的人咋咋呼呼地跑到玄关,“哎呀,我们的仓鼠回来……你是谁呀?”
  
  顶着亚麻色发的陌生人不仅浑身是汗,而且抱着一只黑猫。陌生人见郑泽运旁边还有一个人,便抱猫走到对方面前,重复问道:“你是谁呀?”
  
  金元植瞧了瞧这个亚麻色发大眼睛,一个直觉告诉他,这一定就是爀儿所说的“JAEKEN哥”,“我是泽运哥的朋友,我叫金元植。”
  
  “原来是朋友啊,我也告诉你,我叫李在焕!没问题啦,快进来坐吧!”“好。”
  
  三人准备进屋,李在焕怀里的黑猫却忽然炸毛,不仅挣脱怀抱,而且迅速爬到金元植的肩上,揉乱这个客人的头发,还扯坏客人的T恤衣领。金元植想抓住这只漂亮的顽皮猫,它却溜进屋里,只留下一个“猫影”。
  
  “不好意思啊,”李在焕尴尬地道歉,“这只猫很像他主人,我只是偶尔跟他玩,结果它……元植,你请进。”
  
  金元植无奈地抓抓头发,走进屋里。桌子和茶几堆着各式各样的方便罐头,而双人沙发旁就是一张电脑桌,同样堆着一些方便食品,厨房就像没用过似的。他跟着一直沉默的郑泽运坐下,对方低着头给他冲了一杯茶,他接过茶,却放在茶几边,“哥,你们不做饭吗?”
  
  在那边收空罐头的李在焕抢先回答道:“仓……泽运哥在学烹饪啦,这些东西只是暂时充饥用的。”
  
  不等金元植再问一个“你也不会做饭吗”的问题,浴室门被猛然打开,一个有着健康肤色的男人穿着睡衣出门。这个租客擦擦黑发,抬眼就看见坐在客厅的客人,却不打一句招呼,抱起走近自己的黑猫,坐到单人沙发上。
  
  金元植喝了一口茶,“这位是……”
  
  “你的茶喝完了,”郑泽运收起茶杯,“你要回去……”
  
  “泽运哥怎么能这样啊,赶客人是不对的。”
  
  李在焕拉过电脑椅,嘴上嚼着口香糖,“那个刚洗了澡的家伙就是我们的大哥车学沇。哎,都是朋友,我们干嘛还要这么客气地相互介绍啊!”
  
  金元植点点头,瞟了那只黑猫一眼。这里的结构跟自己宿舍完全一样,组成人员也差不多——三个生活白痴合租,有两个游戏天赋比较强的家伙,一个真正刻苦的普通玩家。
  
  巧妙的是,“hakN”养有一只跟李弘彬一样让人不爽的黑猫;“JAEKEN”为人跟韩相爀一样,还算和善。而“OLE”跟他不同的是,“OLE”就是喜欢遮遮掩掩,始终不肯露个正脸。
  
  难道这里的人都是一群爱模仿别人的家伙?
  
  “为什么你要放这种家伙进来?”车学沇终于开口,却是指责李在焕,“我不喜欢他!让他赶紧走!”
  
  李在焕无奈地摊手,“哎,哥啊,你这么激动干嘛?泽运哥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他有他的交友自由,交友自由懂不懂?”
  
  “什么郊游自有,我不懂,让他赶紧走!”
  
  怪不得不能来找这个“学沇”,原来这个“学沇”脾气暴躁得很。金元植还没想个明白,便被车学沇扯住衣领,整个人摔到茶几上,旁边的郑泽运赶忙扶起这个可怜的客人,头顶的帽子却被迅速摘下。
  
  “哇,虽然很疼…不过总算看清你的样子了。”
  
  一张清秀的脸在灯光下特别清晰,狭长的双眼灵动,下颔瘦削,嘴唇不厚不薄,也不见脸庞有什么奇怪的疤痕,这张好看的脸为什么要遮起来?
  
  不过,当他看见对方的耳朵,便立刻明白了理由。
  
  “啊,原来你是猫啊!”
  
  自问玩过许多单机美少女游戏的金元植以为对“猫耳”这种超自然现象满不在乎,可是看到实体,还是惊讶了一会儿,“那,那为什么,啊,为什么他们叫你‘仓鼠’?”
  
  “那是因为学沇哥觉得泽运哥吃东西的时候像仓鼠啦!”
  
  另一个“金毛猫会说人话”的超自然现象在金元植面前发生,他不可置信地晕了过去。
  

评论(3)
热度(24)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