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ingLots

LR/REO恋情后援会会员(成人向
贴吧ID@Casting_lots
(毛速逃跑三(۶ᐛ )۶)

《未接来电》[一、二]

2016.6.22
 
 
  
1
  
  
  
   『未接来电 1』
  
  最近,金元植的手机总会有莫名其妙的未接来电提示,每次点开一看,陌生的号码让他摸不着头脑。
  
  开始以为是投放简历时个人信息泄※露才遇到无聊的骚※扰※电话,但时间一长,金元植就怀疑是不是有人在捉弄他。
  
  如果是广告,那怎么可能每天晚上八点准时响铃几秒就挂掉呢?
  
  傍晚六点,午觉睡醒的金元植下楼,到楼下小餐馆解决晚饭。如常点了一碟紫菜包饭一杯可乐,边看手机,边不留心地嚼着饭。
  
  “美人,再加一个紫菜包饭咧!”
  
  他朝出餐口的老板娘喊了一句,眼睛瞟往周围,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安静地坐在一边,离他有三张桌的距离。
  
  一看又是一个工薪贵族,不像我,在家等消息的待业游民。金元植撇撇嘴,举起可乐。
  
  那个工薪族听见他那把低沉的声音,缓缓转过头。过了一会儿,老板娘端出那碟紫菜包饭,金元植抬起头,看见那张侧脸。
  
  这张脸好像在哪儿见过,在哪儿来着?该不会是熟人吧?搞不好,还能靠贵人找到工作呢!
  
  他决定放过那碟热腾腾的饭,走到那西装旁边,“哎,学长!是你!你怎么来这儿?”
  
  能认出是学长没错,可是完全忘了名字。
  
  西装学长抬起头,“元植,好久不见。”
  
  “哎,好久不见,更要叙叙旧!”
  
  金元植大大咧咧地跑到桌旁,拿起自己那碟包饭就往那学长旁边挤,两个男人肩并肩地坐在一张长凳上聊天。
  
  “学长,瞧你最近混得不错啊!”“还好。”
  
  “学长你可甭谦虚啊,能穿西装,起码是个办公室职员,你这样的,我猜,哎哟,你起码得主管级别昂!”“……这个,能看出来吗?”
  
  “你都穿料纸介么好的西装了,你就告诉我有啥门路嘛!”
  
  可能是跟大叔阿姨聊得多了,金元植一张嘴就是乡间方言,动作态度也随便,竟然直接伸手揉了揉那学长的西装领子。
  
  学长轻轻拨开那只捣乱的手,“好像……公司最近缺办公室助理。”
  
  “我吃苦耐劳,绝对没问题!学长,帮忙推荐一下嘛!”
  
  金元植说着就夹起一块紫菜包饭递到那学长嘴边,大有献殷勤的意思。出乎意料地,学长确实咬下这块包饭,眼睛却紧紧地盯着他,让他有些不解。
  
  “元植,记得在以前你经常找我聊天吗?”
  
  这种多少年前的事我哪里记得?学长啊,贵人啊,我连你名字都不记得呀。
  
  “啊,那当然记得,男人嘛,钱和妞儿,找你聊天儿,估计也是谈当时的妞儿多烦,是不是昂?”
  
  “嗯。”
  
  “那要不这样,我们留个联系方式,以后好联系呢!学长,你的号码是多少?”
  
  “一直没改,还是以前那个。”
  
  以前哪个?
  
  金元植大笑几声,拍拍对方的肩膀,“哎,学长,这你可不知道了,毕业后我换了两台手机,号码改了几遍,嫌麻烦也就没通知人,所以我这手机就存了我爹妈号码。”
  
  他机灵地把手机递到那学长面前,让对方填写联系人相关信息。
  
  学长看了他一眼,接过手机,翻翻页面,确定这手机的联系人只有“爹”“妈”两栏后才点开新增联系人页面。
  
  『姓 郑
  名 泽运
  手机 01019901110 』
  
  金元植接过自己的手机,看看屏幕就把它塞进口袋,“对啊,泽运学长怎么来这儿昂?”
  
  “因为……市区租房价格贵,这里比较便宜,上班也……方便。”
  
  郑泽运吃下最后一口炸酱面,把筷子碗碟移到一边,就连擦嘴用的纸巾也整齐地折好才丢进垃圾桶。
  
  跟那学长完全相反,金元植把易拉罐砸到垃圾桶,跟投篮得分似的,他捏着拳头嘟哝一句“我真牛×啊”,又拍拍学长的西裤:
  
  “学长,我先回家了,你要不走走这儿,熟悉环境,这里的帅哥美女都特别好滴,你说是吧,美人!”
  
  金元植在离开前也不忘调侃餐馆老板娘。
  
 
 
2
  
  
  
  再遇见那个学长已经是一周后的周六下午了。
  
  金元植穿着背心短裤,躺在小卖部门外的长凳上休息。小卖部的阿姨嫌弃他,说还没天黑就喝啤酒,一点儿也不像个好青年。
  
  他摇摇扇子,“呆这儿比首尔好多了,这儿要是热,首尔就得像蒸炉,俺可不稀得当干蒸饺子。”
  
  刚说完,他就看见那个学长来到小卖部旁买了一瓶可乐。金元植立刻端正坐姿,腾出一个空位,理所当然地招呼那学长到自己旁边坐下。
  
  “泽运学长啊,俺给你们公司投放简历,又面试咧,面试咋没通过呢?”
  
  郑泽运拿出手帕擦擦额头,他觉得自己的衬衫都要被汗浸透,所以他脱下西装外套放在一边儿,“没有电话通知吗?”
  
  “没有,等得俺那个心焦啊……”
  
  这一周里,金元植没有收到一通正式的电话,反而广告号码经常给他推荐哪一款微波炉实用省时间。
  
  当然,还有那个奇怪的未接来电数。
  
  从以往的“1”到“2”,每晚八点,只是响铃两次。
  
  他曾经尝试回电,但每一次都只有“嘟”的通话声在重复。回电次数多了,从开始的不耐烦,到现在把这个响铃当作准点报时。
  
  “可能是公司在考虑,你别担心。”
  
  郑泽运把可乐瓶放下,开始擦着脖子。金元植听着小卖部阿姨的唠叨有些烦躁,拿过啤酒瓶要喝上几口,发现瓶子空了,转而拿起那学长的可乐瓶,吸了几口可乐。
  
  “哎哟,有甜有苦,爽,”他擦擦嘴,朝郑泽运笑笑,“哎,学长啊,那个美人说俺要改改口音,不然浪费俺这身材外貌,你有啥方法不?”
  
  “应该……可以帮你改过来。”
  
  郑泽运接过那可乐瓶,重新咬着吸管。
  
  金元植一听,兴奋地说好,还装模作样地拎起对方的西装,不管自己身上的臭汗,直接套在身上,“怎样,像不像董事长?咳咳,你们最好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本分,为公司鞠躬尽瘁……”
  
  他模仿连续剧里的老董事长,郑泽运看他这样有些滑稽,便笑了笑。
  
  西装短裤的他,看不懂学长此刻的微笑是什么意思。感到有些无趣,他把衣服脱下,随便折成一团就放到对方旁边。
  
  “这夏天真热啊。”“嗯。”
  
  “学长是工薪阶层,自己搬过来,女朋友不会闹腾吗?”“没有女朋友。”
  
  “那假期得多浪费,赶紧谈一个,搞不好能成,虽然妞儿是忒麻烦了点儿,可四昂……”“你忘了吗?”
  
  郑泽运抱起那团西装放到膝上,转而伸手捏着对方的脸,指尖触到柔软的薄唇边,“口音,口音,要说标准普通话。”
  
  “对啊,哈哈,你看我,得意忘形了。”
  
  金元植取了一瓶啤酒,用牙撬开盖子就递给郑泽运,“刚喝了学长的可乐,现在请学长喝啤酒,哎,怎么算都是我亏呢!”
  
  郑泽运接过就灌一口,听到金元植问的问题,差点把嘴里的啤酒喷出来。
  
  “为什么我给学长打电话,却说是空号?”
  
  “咳……那是因为,我记错了,就是,”他抬起手腕擦嘴,“写成了弃用的新号码。”
  
  “这样……那你说号码吧,我改过来。”
  
  金元植看着那学长的嘴型,跟着把号码重复一遍后才点击确认。瞧那学长只把啤酒喝一半,抠门儿的心理让他握起那个酒瓶。
  
  “谢谢学长啊!”
  
  迅速把那半瓶啤酒喝完,没看郑泽运的表情,他就溜回家里。
  

评论(4)
热度(17)

© CastingLots | Powered by LOFTER